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数字服务税从火爆到退场,国际税收利益再平衡

数字服务税从火爆到退场,国际税收利益再平衡

为了打击跨国互联网巨头逃避税,前些年包括法国、英国等相继开征数字服务税,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等成为征税目标,欧盟等其他部分国家、地区也“摩拳擦掌”跟进,使得数字服务税一度火爆,但也遭到美国等反对甚至采取措施反制。

不过随着全球税制改革出乎意料地顺利推进,数字服务税要凉了,这从最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的《关于应对经济数字化税收挑战双支柱方案的声明》(下称《声明》)中可以看出。

该《声明》再次重申将开发多边公约,要求所有缔约方撤销对所有企业的所有数字服务税以及其他相关类似单边措施,并新增一条“并承诺未来不再引入类似措施”。包括法国、英国等136个国家或地区均同意《声明》。

多位关注全球税改的专家告诉第一财经,如果未来全球税改顺利实施,法国、英国等开征的数字服务税将被撤销。其实此次全球税改相关内容正是欧盟、英国等跟美国讨价还价的结果,通过构建跨国企业利润重新分配多边规则,来取代数字服务税这一临时性单边规则,可以尽可能消除国际税收冲突,平衡各国税收利益,促进数字经济可持续规范化发展。

数字服务税从冲突到缓和

由于跨国互联网巨头从事的在线广告服务、数字中介服务、源自用户提供的信息的数据销售等收入,很难被用户所在地国家征到税。对此欧盟2018年率先发布报告建议,对某些数字服务按收入的3%征收临时性的数字服务税。

不过由于欧盟各国内部分歧,欧盟短期难以推出数字服务税,使得法国等一些欧盟国家单独立法率先推出数字服务税,不少国家也跟进。

比如,法国2019年7月率先开征数字服务税,即对年全球营业额超过7.5亿欧元、法国国内营业额超过2500万欧元的居民和非居民企业,就其来源于法国的在线广告收入、销售用于广告目的的个人数据以及提供点对点在线平台服务的收入,征收3%的数字服务税。

随后奥地利、突尼斯、意大利、土耳其、英国、肯尼亚、西班牙等也先后开征数字服务税,尽管税率和征税标准不完全一致,但矛头主要指向了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等美国互联网巨头。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李旭红教授对第一财经分析,单边的数字服务税一直遭到一些国家较为强烈的反对。另外,她表示,爱尔兰、荷兰等低税率国家因为担心数字服务税将严重损害低税率国吸引外资的优势,也提倡国际多边协商。

李旭红认为,单边开征的数字服务税,使各国各自为政,导致对某些企业或市场侵害性征税的同时还会出现税负不平衡,甚至出现规则漏洞从而引发有害税收竞争,增加了国际税收规则的协调和统一难度。

她表示,单边开征数字服务税同时成为了跨国贸易谈判中施压和要价的武器,即部分国家利用新型“非关税壁垒”打击数字贸易,影响他国数字企业海外发展。单边开征数字服务税不但衍生出政治、经济利益冲突,也将进一步加剧数字经济发展地缘政治化。

在欧美博弈力推下,全球税制改革出人意料地快速推进。最新的进展是,10月8日,OECD宣布,136个国家和地区就国际税收制度重大改革达成共识,并发布了上述《声明》。

《声明》中的全球税改方案核心是两大“双支柱”方案。其中,支柱一突破现行国际税收规则中关于物理存在的限制条件,向市场国重新分配大型跨国企业的利润和征税权,以确保相关跨国企业在数字经济背景下更加公平地承担全球纳税义务。支柱二通过建立全球最低税制度,打击跨国企业逃避税,并为企业所得税税率竞争划定15%底线。

OECD测算,支柱一预计影响全球规模最大且最具营利性的约100家跨国企业集团,每年将超过1250亿美元的利润重新分配给市场国;支柱二中全球最低税税率为15%,预计每年在全球范围内增加1500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收入。

与此同时,《声明》在支柱一中也要求,多边公约(MLC)将要求所有缔约方撤销对所有企业的所有数字服务税以及其他相关类似单边措施,并承诺未来不再引入类似措施。

《声明》还要求,自2021年10月8日起,至2023年12月31日和多边公约生效日中较早一日,各辖区不得对任何企业实施新立法的数字服务税或者其他相关类似单边措施。将妥善协调撤销现行数字服务税以及其他相关类似措施的方式。

多边主义替代单边措施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税务研究中心主任曹明星告诉第一财经,多边主义的“双支柱”方案的达成,必然要求取消单边主义的数字服务税,这是G20支持OECD改革方案的应有之义。

曹明星表示,数字服务税目前确实主要是针对美国的互联网巨头,“双支柱”方案也主要是欧美讨价还价的结果;双方都有妥协,双支柱方案至少在谋求形式上的国际税收公平和正义,欧盟弱化了数字经济税收的针对性,美国默认了以欧盟为代表的市场国的部分征税权。

他认为,数字服务税并没有消失,而是在支柱一方案里以另外一种形式得到一定程度的实现。形式上的数字服务税被支柱一的市场国征税权和支柱二的全球最低税方案所取代,应当是多边主义对单边主义的胜利,具有一定的历史进步意义,有利于全球税收秩序的稳定性和世界经济贸易的顺畅性。

李旭红表示,“双支柱”方案是多边的,对收益分配大洗牌,但数字服务税是单边的。国际税收规则是多边合作的重要一步,此次改革是用多边规则取代单边规则,有助于平衡国际税收利益,促进数字经济的可持续、规范化发展。长远来看,国际税收规则的重塑应始终坚持公平原则、效益原则和多边主义,鼓励立法机构、政府、企业等多方参与。

她表示,欧盟等已经开征数字服务税的国家提出征收数字服务税主要是在未达成全球共识的情况下防止税收流失,且开征之初已将其定位为临时性的应对措施,待数字经济的所得征税规则达成全球共识将会被取消。

中国财政学会副秘书长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如果国际税改方案最终获得通过并实施,像法国等征收数字服务税的国家将会取消这一税种。当然按照目前计划,国际税改方案需要到2023年正式实施,因为方案真正落地还需要各国通过相应立法程序等,因此在真正实施前这些国家恐怕不会取消数字服务税。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数字服务税本来就是不得已而为之,需要更规范的做法,因此被撤销是正常合理。数字服务税撤销不仅仅对美国有利,可以说对全球有利。已经开征的数字服务税国家未来应该会取消这一税种。但数字服务税不一定会彻底凉,未来仍然可能以其他方式存在。

多位专家表示,上述数字服务税只是一种狭义概念,特指上述欧盟等国家采取的临时性征收数字服务税。而广义上的数字服务税,还包括对数字经济本身征收的增值税等流转税税种,这些并不在上述《声明》撤销之列。为了适用数字经济时代,传统税制也会有相应变革,以更好对数字服务征税。


上一篇:“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可供全球借鉴的中国元素
下一篇:能源危机影响德国 冬季供暖价格恐大幅上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