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从零排放客机到农业“脱碳”,能源危机下法国砸钱突进

从零排放客机到农业“脱碳”,能源危机下法国砸钱突进

凛冬将至,天然气价格史无前例暴涨,让欧洲这个冬天不太好过。

法国柴油价格日前创新高,达到每升1.534欧元。除柴油外,汽油价格近来也不断攀升,SP95汽油在法国的均价目前为每升1.607欧元,正在不断逼近1.66欧元的历史最高价。

电费和汽油价格上涨引发民众不满。大批抗议者近期在巴黎游行示威。“一旦我们支付电费,剩下的生活就成了大问题。如果你去贫困地区看看,就会发现人们正在受苦,没有人开暖气,因为他们付不起电费。”示威活动组织者让·克里斯蒂安·瓦伦丁说。

经济问题积弊已久,能源危机猝不及防,法国人赶紧安排上了一个看起来很全面的解决方案。

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地时间12日在总统府爱丽舍宫公布了一项300亿欧元(约合2242亿元人民币)的五年投资计划,主要涉及半导体、生物制药、核能、电动汽车、农业等领域,旨在提高法国通过创新实现经济增长的能力。

从零排放客机到农业“脱碳”,能源危机下法国砸钱突进

法国也在加速于2030年实现“脱碳”的目标,重振工业竞争力。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马克龙祭出300亿欧元投资计划大背景是法国临近大选。从投资的方向来看,既有符合国际潮流的趋势,也结合了国内的实际情况。主要强调贯彻了战略自主的方向,这是因为整个欧洲近期对新兴科技、数字主权等问题的战略意图更加明确,法国也希望占领科技、数字化、新兴能源等领域的制高点。”

清洁能源重振工业

面对不断飙升的能源价格,马克龙呼吁政府保持动员状态。

“他影响了我们的普通百姓,也是一个主权问题!”马克龙在塞纳-圣但尼之行期间表示。上个月,法国总理让·卡斯特克斯 (Jean Castex) 宣布建立“真正的关税护盾”,将天然气价格至少冻结至明年4 月,并将电价上涨幅度限制在4%。

历史上,法国在核能等领域拥有发展优势。作为核能大国与核技术强国,法国最新投资计划中的10亿欧元将用于发展核能,开发“颠覆性技术”,特别是小型创新核反应堆(SMR),以及更有效的废料管理系统。“小型模块化反应堆更加模块化,更加安全。”马克龙表示。他强调,通过降低成本来提高安全性始终是法国发展核能的优先事项。

马克龙还承诺在2030年之前成为“绿色氢能的领跑者”。他表示,法国必须考虑建设“两个超级工厂或电解槽”,从而使得“行业脱碳”成为可能。为此,法国有必要对该领域加大投资,以加速“脱碳”进程。马克龙特别提到了需要使用绿色氢能替代化石燃料的行业,包括钢铁、水泥和化工生产企业,以及为卡车、公共汽车、火车和飞机提供燃料的企业。

传统能源企业希望借助新的气候变化应对契机,实现百年一遇的历史转型。

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能源中国区主席赵伟良表示:“工业要实现转型,把传统工业变成新型工业,最关键的是能源转型,城市和工业发展的模式和程序都要转变。”

从零排放客机到农业“脱碳”,能源危机下法国砸钱突进

道达尔去年在新能源方面的投资规模达到30亿美元。该公司已经承诺,未来10年内,在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将达600亿美元。道达尔也是欧洲为数不多的绿氢制造商。

马克龙表示,到2030年,将投入近40亿欧元的资金发展未来的低碳交通工具和运输行业,并在2030年前生产首架低排放飞机。

空中客车已经公布了全球首款零排放民用飞机的三种概念机型,并计划于2035年投入使用。

所有这些概念飞机都依靠氢能源作为主要动力。空中客车认为,氢能源作为一种清洁的航空燃料具有广阔的前景,并很可能是航空航天以及许多其他行业实现其气候中立目标的解决方案。

“这是法国的项目,但其目标是尽可能地将其推及至欧洲。”马克龙说道。他还宣称,交通运输行业必须是法国工业未来的核心。

电动车也有望受益于最新的投资计划。根据计划,到2030年法国将实现生产近200万辆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的目标。“到本月底,该行业的参与者就会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方面有所动作。”马克龙表示。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十年来,法国汽车工业下滑得非常厉害,借助新的投资计划,法国希望能够复兴汽车制造业。”

他援引数据称,2020年,法国纯电动车加上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产量约30万辆。

张君毅表示,长期以来,出于环保方面的因素,法国和欧洲都缺乏电池生产工厂,这也制约了电动车行业的发展。直到近期,特斯拉和宁德时代才开始将电池工厂移向欧洲,但特斯拉的德国工厂也引发了环保人士的不满。

今年6月,中国能源科技公司远景科技集团旗下动力电池公司远景动力的超级工厂宣布落户法国北部城市杜埃(Douai)。法国雷诺旗下的巨型新电动汽车工厂雷诺“电力城”(ElectriCity)也坐落于杜埃,目标是到2025年每年生产40万辆汽车。雷诺中国首席商务官施戈迈(Guillaume Sicard)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认为这项计划非常社会化,一方面符合全球脱碳的愿望,另一方面也支持发展美好生活的领域,如医疗健康和食品。 所以这最终是将是一个人类发展计划。 ”

电子元件产量翻番

与全球很多地方一样,法国和欧洲正面临原材料危机。为保证原材料的供应,马克龙呼吁发展安全可回收的材料技术,包括稀土回收,以减少对塑料和金属等原材料供应的依赖。

“这对于能源转型和电池制造是必不可少的。”马克龙说。

“原材料的压力在近期尤为凸显。”张君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是稀土出口大国,目前美国80%的进口稀土来自于中国,欧盟高达98%的进口稀土来自中国。“发展自主可回收技术,可以减少法国对进口原材料的依赖。”

除了原材料短缺之外,全球半导体供应短缺的问题也日益突出。欧洲和法国都在积极确保半导体工业的独立性。

在法国最新的投资计划中,将斥资近60亿欧元(约合450亿元人民币)发展半导体行业,目标是到2030年将法国的电子元件生产能力翻一番,并确保其芯片供应。

法国的芯片计划与欧洲保持一致。今年早些时候,欧盟委员会推出一项为期十年的芯片复兴计划,承诺在2030年前将欧盟占全球半导体市场的份额翻番至20%,并建造可制造2纳米制程芯片的制造工厂。目前欧洲芯片份额仅占全球4400亿欧元芯片市场的10%,而且大量依赖于从美国和亚洲国家进口。欧盟机构认为,这将威胁到欧洲未来的“数字主权”。

法国、德国以及其他11个欧洲国家也已经宣布签署一项“欧洲电子芯片和半导体产业联盟计划”,以打破美国对芯片领域的主导。这些欧洲国家还计划建立安全电子技术的通用标准,目标是“建立先进的欧洲芯片设计和生产能力”。未来三年内,欧盟将在芯片领域投入1450亿欧元(约合1.08万亿元人民币)。

从零排放客机到农业“脱碳”,能源危机下法国砸钱突进

从智能手机到电动汽车等电子产品对于芯片的需求在新冠疫情发生后急剧回升,这导致了芯片供应链的紧张。苹果公司也已经宣布未来三年在欧洲投资10亿欧元,建立芯片设计工厂。

“芯片对于很多国家都是战略性的领域,为了保证基础芯片的供应,法国选择的是一条多元化的方式,从原材料到生产制造,各个环节都是希望推动芯片的独立自主发展,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张君毅对第一财经表示。

生物医学和尖端科技

现代制药业正在经历从化学向生物科技和基因技术发展的重大转变,对技术产业化的要求更高。对此,马克龙希望大力发展法国的生物医学。他设立目标,到2030年法国至少拥有20种能够对抗癌症、新发疾病和慢性病,以及与年龄相关疾病的生物药。

“这是一个我们必须全力以赴的目标。”马克龙说道,“在我看来,创新的健康医疗企业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力量。”他还强调,法国的目标是发展更具预测性、更具创新性和更具生产力的生物医学。

不过,法国的医学创新近年来显著落后于美国,甚至落后于欧洲伙伴德国。新冠疫情之后,作为法国制药巨头的赛诺菲,以及法国生物医学领域国宝级实验室巴斯德,都至今尚未开发出一款获得批准的新冠疫苗。

虽然疫苗的研发有运气的成分,但是也得益于长期的技术积累。疫苗“新贵”美国初创公司Moderna和德国初创公司拜恩泰科(BioNTech)在疫情前也都不为人知。

“令人感到可惜的是,法国在疫苗应对过程中确实慢于竞争对手很多。”一位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病毒研究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法国可能并不缺乏创新能力,但是缺乏培养创新的土壤。Moderna的CEO是法国人斯蒂芬·班塞尔(Stephan Bancel),Moderna却在美国生物重镇马萨诸塞州获得了成功。在一些人看来,当法国仍停留在由基础研究向工业转化的初期阶段。

马克龙希望通过大量投资来改变这种现状。他承诺到2030年,将至少投资20亿欧元用于农业领域的“颠覆性”创新,通过数字技术、机器人技术和基因遗传学等,实现农业生产“脱碳”,提高农业生产力,并开发更具弹性的生产和更可靠的生物解决方案。


上一篇:《脱口秀大会》收官 笑果估值超40亿 李诞竟想再造一个“李诞”?丨C位
下一篇:BMS与百济神州闹“分手”,欲终止化疗药紫杉醇授权合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