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抛储大招来了!原油不跌反涨,拜登和欧佩克还有哪些后手?

抛储大招来了!原油不跌反涨,拜登和欧佩克还有哪些后手?

在长达数周的讨论与沟通后,当地时间周二白宫方面宣布了有关抛售原油储备的决定,美国能源部将释放5000万桶原油,同时协同印度、日本、韩国和英国等国家一起释放战略储备。

这是消费国与产油国之间新一轮较量。此前美国已经三次要求产油国组织OPEC+增产以控制不断上涨的油价,但以俄罗斯和沙特为代表联盟都顶住了压力。

下周该组织将召开本年度最后一次月度部长级会议,但迄今为止没有迹象表明缓慢增产的策略将有所变化。拜登当天也在发言中向欧佩克放出了狠话:“我以前告诉过你,我们将对这些问题采取行动。这正是我们正在做的。”

抛储大招来了!原油不跌反涨,拜登和欧佩克还有哪些后手?

高油价动摇民主党支持率

燃料价格正在令美国物价指数加速上行,10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6.2%,创1990年以来新高。过去一年成品油零售端价格上涨近60%,创2000年以来新高。路透社上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67%的美国成年人同意通胀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

随着汽油价格和其他成本的上涨,美国总统拜登在明年国会中期选举前正面临政治压力,近期多项民意调查显示,其支持率不断刷新任内新低并跌破了50%关口。通胀问题也让其雄心勃勃的经济议程面临重大考验,共和党人上周借物价问题频频在国会发难,试图阻碍民主党方面继续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如今共和党方面希望借助民众对通胀的不满卷土重来,结束民主党目前对国会两院的垄断。

根据燃料价格监测平台GasBuddy的数据,上周美国普通汽油的平均价格为每加仑3.415美元,比一年前上涨了1.30美元。GasBuddy石油分析主管德哈恩(Patrick De Haan)表示,美国的汽油价格正在接近感恩节同期的历史最高水平。

高油价已经对民众驾车出行造成了影响。 GasBuddy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人今年感恩节周末的出行计划比去年要少。32%的美国人计划在感恩节周末出行,低于去年的35%,要知道在疫情出现前夕的2019年,该比例达到65%。调查也显示,高达50%的受访者表示,今年他们的总体驾驶里程有所下降。

动用战略储备是拜登面前最直接的选项。美国战略原油储备系统建立于上世纪70年代。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欧佩克为了打击以色列,宣布石油禁运造成油价上涨,进而引发石油危机重创了美国经济。因此美国便开始从1975年建立长效储备机制,目前美国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国有紧急石油储备。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上周全美战略原油库存为6.1亿桶。

在美国政府的努力下,此次抛储还得到了多国支持。印度表示将释放500万桶石油,英国方面将允许私人持有的石油储备项目自愿释放150万桶石油。日本将在年底前从其国家储备中拍卖约420万桶石油。韩国则表示,将在与美国和其他盟国讨论后作出决定。

短期影响或已释放

国际油价本周一跌至七周低点,除了疫情因素以外,投资者也在给潜在的政府抛储效应估值。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在近四周连续调整中,WTI原油区间最大跌幅12.5%,布伦特原油区间最大跌幅10%。但在抛储消息公布后,23日国际油价却反弹超2%。

对于市场反应,高盛认为,以美国为首的政府石油储备协调释放,可能会增加约7000万至8000万桶原油供应,低于市场对超过1亿桶原油预期的定价。该行周二发布的报告中表示:“根据我们的定价模式,这样的释放价值将低于2美元/桶,远低于10月底以来期货市场抛售的影响。”

原油走势也反映了投资者买预期卖事实的想法。美国银行财富管理公司(U.S.Bank Wealth Management)高级投资策略师霍沃斯(Rob Haworth)表示,美国抛售储备的总量略高于预期。但计划的细节,包括使用互换交易意味着从这些石油必须在未来一到三年内归还,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弱了影响。

美国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主席、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对于政府抛储决定表示,此举只是权宜之计,而不是解决能源价格上涨的持久办法。

拜登还有哪些后招?

按照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此前的说法,美国正关注“武器库中的每一个工具”来降低汽油价格。

继续抛储是一种选择。美国战略石油储备量为6.2亿桶的水平。从历史经验来看,1990年以来美国历次主要大规模抛售战略石油6次,除了2017年之外,其余5次都成功端了原油价格,美国本土基准的WTI价格下跌幅度均超过20%。 目前美国宣布的5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也仅占了其总储备的8%,确实存在较大的后续操作空间。

增加本土产能也是平复市场压力的办法,贝克休斯每周活跃钻井平台数量已经回升至近一年半高位——464台。国际能源巨头在三季报中披露了最新美国页岩油气田开发计划,埃克森美孚宣布计划在二叠纪再增加钻机。雪佛龙表示,四季度起二叠纪产量可能从60万桶/日增至100万桶/日。英国石油公司也宣布,明年将在美国页岩气资产上增加5亿美元的支出。二叠纪是美国产量最多的页岩区,长期以来一直是该国石油产量增长的关键驱动力。根据EIA的预测,本月二叠纪产量与2020年3月疫情爆发前创下的491万桶/日的历史纪录已经近在咫尺。

禁止出口也是潜在选项,不过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特兰(Michael Tran)认为市场影响可能很小,一方面推高美国国内油价背后也包括炼厂产能的问题,而且这样做存在潜在的负面作用,因为禁止原油出口将扩大WTI和布伦特原油之间的价差,导致世界其他地区的能源价格飙升,而禁止汽油出口可能会使与墨西哥的贸易关系紧张,墨西哥占美国出口原油的近一半。

相比之下,伊朗核谈判对市场的潜在冲击风险更大,涉及至少100万桶产能流入市场,同时不确定性也较高。美国和伊朗方面此前证实,陷入停滞的伊核协议谈判将于11月29日重启。22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再次作出强硬表态,他表示,如果伊核谈判不能达成解除对伊制裁,伊朗将以相应行动回应。

欧佩克面临严峻考验

面对美国等主要消费国施压,OPEC+似乎依然无意额外增产。欧佩克最大产油国之一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SuhailAl-Mazrouei)本周明确表示,他认为提高对全球市场的供应“没有逻辑”。消息人士称,释放储备使OPEC+对市场监控复杂化。

经历了疫情初期的短暂动荡后,国际油价在OPEC+联手限产下一度重回80美元关口,各产油国财政收入明显改善,在限产问题上形成了基本共识。但疫情、抛售储备和竞争对手入场正在改变紧平衡的供应格局,原油经纪商PVM Oil Associates高级市场分析师瓦尔加(Tamas Varga)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OPEC+可能会在下周的会议上讨论暂停增产。

事实上,欧佩克方面正在密切关注供应过剩的潜在风险。欧佩克秘书长(Mohammad Barkindo)上周表示,他预计最早将在12月实现石油供应盈余,明年市场陷入供过于求的局面。国际能源署IEA在最新月报中指出, 明年一季度如果OPEC+继续放松削减措施,并假设伊朗仍处于制裁之下,原油日产量可能比市场需求量高出110万桶。到二季度,产能过剩规模可能达到220万桶。

瓦尔加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目前情况看,北半球冬季偏冷、天然气短缺仍是推动油价上涨的主要推手。但从国际原油期货合约贴水价差明显缩小可以看出,投资者对2022年供需形势逐步扭转有所防范。对OPEC+而言,明年市场管理的难度将明显上升。

瓦尔加认为,OPEC+下周宣布按计划增产依然是最可能的结果,目前的全球能源供应状况仍在其预期内。当然停止增产是潜在选项,但考虑到美国方面的压力正在升级,产油国组织也许会选择暂时按兵不动,冻产的决定最早也要在明年1月才会出现。


上一篇:腾讯旗下APP将暂停更新?腾讯称正配合监管升级保护措施
下一篇:《长津湖》登顶中国影史票房榜,起底背后博纳影业的商业版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