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票房超越《007》,这部“剧本杀电影”强在哪?

票房超越《007》,这部“剧本杀电影”强在哪?

上映两周,国产影片《扬名立万》票房破4.3亿元,超越《007:无暇赴死》成为第四季度的票房“黑马”。根据猫眼专业版预测,其内地总票房将有可能突破7亿元。

票房超越《007》,这部“剧本杀电影”强在哪?

影片出品方之一万合天宜的代表作是《万万没想到》和《报告老板》。在短视频、短剧集尚未形成风潮的时代,这些笑点密集又不乏深思的喜剧短片,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在系列剧悄然无声的这几年,观众依旧期待着,这支颇具才思的创作团队,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

熟悉《万万没想到》或是《报告老板》的观众,不会对刘循子墨的面孔陌生,他诠释过各种类型的角色,那些诙谐中又有一丝可爱或风情的形象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演员身份之外,刘循子墨也是导演、编剧。《扬名立万》是他执导的首部院线电影,同时参与影片编剧,另外三位编剧是里八神、张本煜和柯达,后两位也是他从《万万没想到》《报告老板》开始就合作至今的伙伴,在《扬名立万》中还出演了颇具分量的角色。

在《扬名立万》中,对创作过程的戏谑、对经典电影的解构中,可窥见这支团队过去的影子,不过这一次,他们对“梗”的密集编织做了舍弃,留下那些能够推进剧情、表达人物情感的笑点。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刘循子墨说,喜剧只是点缀,悬疑也不是最重要的,人物才是重点。“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衬托人,他们的选择、善意以及守护。”

剧本杀电影?

有意思的是,《扬名立万》破圈的原因之一是“剧本杀”。密闭空间,几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围绕剧本展开讨论,有实景搜证环节,还有杀手和警探角色,满足观众推理和解谜的需求。这与时下年轻人潮流娱乐方式剧本杀或是密室逃脱的形式不谋而合。

实际上,剧本会是影视创作者最寻常不过的工作。“我们的日常就是这样:颓废、快乐、痛苦。”刘循子墨想讲一个与剧本会有关的故事,却不知道该如何影像化。直到2018年,他看了三谷幸喜导演的《广播时间》,这部喜剧片以一部广播剧的录制始末,讽刺演艺圈与媒体行业的种种荒诞现象,故事基本上都在密闭空间展开,通过精确调度讲述了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广播时间》解决了刘循子墨关于行业故事如何呈现的困惑。

票房超越《007》,这部“剧本杀电影”强在哪?

《扬名立万》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主角大部分都来自于电影行业。因为耿直揭黑而丢了饭碗的记者,转行做了编剧却只能匿名写作;看似光鲜票房卖座的导演,却被行业所不齿,被冠以“烂片之王”的名号;风情万种的女明星,背后却被人指点私生活,被批评演技造作;曾经的默片明星到了有声时代成了接不到戏的边缘演员;在好莱坞混不下去的武打演员,回中国发展却露了馅,只会一些花拳绣腿;看似家财万贯八面玲珑的制片人,实际上已赔得血本无归只得孤注一掷。一群电影业的失意之人因为一部号称要“扬名立万”的项目走到了一起,他们要拍一部有原型的凶杀故事,而凶手就在身边,真相远比他们所知晓的更残酷。

影片中,那些对电影行业的探讨与隐喻,即便不是从业者也能够心领神会。人物塑造上,也有行业人物的影子,刘循子墨就坦言,导演郑千里的形象参考了导演王晶。

《赌神》《赌侠》《九品芝麻官》……刘循子墨对王晶的作品如数家珍,可以说是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我觉得他是很先锋的一个人,很敢拍的一个人,他的很多影片在当时是非常超前的。然后中间一段时间,看到他拍了一些套路的东西。后来我看了他的很多访谈,就理解了。他其实为这个行业默默奉献了很多。那一刻我觉得王晶导演其实很善良,是挺有胸怀的一个人。所以我们的郑导其实也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首映后,王晶也发微博支持《扬名立万》:“乍看以为是Agatha Christie(阿加莎·克里斯蒂)式的悬念凶杀片,用民初上海电影界做背景,但当中又笑料泉涌,最后几个大反转,很是出人意表。”

影片最开始,这似乎是一群站在各自立场上争执不断的人,但最后还是达成了共识,他们拍了一部有勇气的电影,赌上自己的职业生涯甚至生命。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一位观众的评价令刘循子墨印象很深:这帮人是那种为了自己往上爬、可以把对方踩进粪坑的人。但是低头一看,下面不是粪坑而是万丈深渊,他们会把对方紧紧拉住。

如果要在里面出演一个角色,刘循子墨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是李家辉,这个正直、勇敢的编剧,为了真相的揭露可以牺牲一切,为了一缕光的延续,他生平第一次撒谎。“我觉得我需要像李家辉这样有勇气才行,我也在慢慢锻炼自己。”

电影不只造梦

在执导《报告老板2》之后,刘循子墨曾陷入了一段迷茫期。

“到底要拍什么,适合什么,想表达什么。”在《报告老板2》电影项目遭遇撤资而停滞之后,他参与了另一个与之相关的剧集项目的剧本会。有人问他,你究竟想表达什么?他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甚至连故事都不能完整陈述。“这个故事可能不属于我,也不是只有我才能拍的故事,我得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喜剧实际上是一件容易掏空创作者的艺术。“喜剧很难。当你用过一个笑点之后,怎么才能接着让观众笑,这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当时做《报告老板》的时候,我们经常被一个梗困住差不多两天。尤其到后面越做越难,被困住的次数更多,我们不想给观众重复的东西,每次都想要新的东西,其实就更难了。”刘循子墨说。

票房超越《007》,这部“剧本杀电影”强在哪?

当《扬名立万》出现的时候,他不想再做一个纯喜剧。“大家都觉得喜剧,笑才是王道,笑即正义。但我很害怕只想着怎么让观众去笑,而忘了故事本身,忘了人物如何发展,而且风险也很大,万一观众不笑怎么办,每个人的笑点也不一样。”

他一直想拍能够与现实发生关系的电影,而不仅仅是造梦。《扬名立万》正是这样一部电影,它有现实的探讨,它呈现那些黑暗权势的勾当,也没有回避人性中逐利自保的弱点,但最终这群人选择不再对真相沉默,不再对悲剧置身事外,他们所展现出的善意、互助,让人们相信,善意的火苗集聚在一起,能够释放出巨大的光亮。

影片上映之后,有剧本杀团队接洽。不过刘循子墨说,“我不太懂行。”他还是更爱电影神圣的感觉。“我一直觉得这种形式很好,挺有仪式感的。把自己放在一个漆黑的屋子里面,专注地度过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去体验别人的生活,从中获得一种关于自身的喜悲。我挺喜欢这种体验的,也希望这种形式能一直持续下去。”


上一篇:MSCI中国A50期指“满月”外资大买2万张 如何撬动A股?丨一份观察
下一篇:投资SpaceX被退款,利欧股份股价直逼跌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