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数据确权难,数据交易所如何当好“中介”?

数据确权难,数据交易所如何当好“中介”?

11月25日晚,接续数商大会,数商夜话在黄浦江上的一艘邮轮上举行。在这样具有想象力的一个空间,来自上海、深圳、山东、贵州、江西等省市数据交易平台的领导,以及学者、企业家们,围绕全球数商生态,共同探讨如何推动数据的流通交易。

数据确权难,数据交易所如何当好“中介”?

当天,上海数据交易所揭牌成立,在夜话交流中,上海数据交易所副总经理黄靖讨论了数据交易所的定位。上海数据交易所是上海数据交易中心联合上海信投共同发起的服务平台,旨在数据的交易、流通、交付等过程中,提供一个功能性服务的平台。

当前,数据流通交易存在确权难、定价难、监管难、保护难等问题,上海数据交易所的成立正是希望构建完善的数字交易体系,解决数据交易过程中的这类问题。但是具体该如何实践,目前还有待探索。

来自普华永道的中国金融业主管合伙人张立钧认为,数据作为交易的要素,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必须通过资产化的手段,经历市场化、商品化的过程,从而更好地流通,“否则它纯粹只是资源。”黄靖提到,可以通过数据产品的说明书,提供基础信息以及使用条件,使数据这样的资源变成有规格的产品。

数据确权难,但是通过加工和应用后的数据产品,确权会相对容易。

目前国内还没有明确的确权机构,山东数据交易公司总经理刘心田提及,一个可借鉴模式是,通过数据登记制度让数据产品流通起来。通过登记可以了解数据产品的画像,包括产品的来源、用途和场景、去向等等,从而做到来源可控,去向可查。此外,通过第三方平台的登记,可以解决和消除关于数据产品是否可控和安全的疑问。

粤港澳大湾区大数据研究院副院长杜自然讨论了数据定价的问题,他认为,数据交易所职责不是定价,但是要有一套机制让最终交易双方的价格形成。深圳数据交易所会设三个价格:初始价、建议价和成交价。“我们不是要给一个明确的价格,我们事实上是要把控一个范围。”深圳数据交易有限公司筹备组成员王腾表示。

此外,王腾提到数据交易所重要的一个角色是,作为一个有公信力的数据资产化的中介平台,去推动数据资产化,实现数据价值的证券化,资产化,从而能够实现融资、转让和质押。“做评估和定价,并不是为了影响市场价格和指导市场价格,而是我们为下一步资产化做铺垫。”

贵州云上数据交易公司总经理叶玉婷同样提到了数据交易所“中介”的角色,她认为,数据交易公司有点类似于房地产中介的运营方,作为数据的撮合方撮合服务平台。

作为一家数据提供商,云上贵州目前有大概600多家数据相关的生态,有自营的政府公共数据,也有依托于现在各种生态的他营部分,包括了标准的数据产品和非标准的数据产品。数据产品定价方式可能会不同,因此交易双方撮合不成功的时候,作为第三方的撮合方,交易所的价值就得以体现。

数据交易所的成立,是从菜市场到最终的超市一样的质的变化。张立钧认为,像传统的交易所那样,数据交易所可以实现三个功能:产品的合规和标准化从而保证质量、价格透明、提供整个生态链上包括登记、结算、清算等多样的服务。对以物换物的数据时代来说,交易所是一个新的起点。


上一篇:国家发改委就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开展专题调研
下一篇: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例,其中上海3例辽宁1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