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携带大量突变的新变异株已在非洲香港等地发现 WHO密切监测

携带大量突变的新变异株已在非洲香港等地发现 WHO密切监测

科学家们表示,一种携带“极高数量”突变的新冠新变异株可能会逃避人体免疫系统。尽管基因组测序仅在三个国家/地区确认了11例感染新变异株的新冠病例,但该变异引起了一些研究人员的严重关注。

这种还有待被正式命名的B.1.1.529新冠变异株的刺突蛋白显示了32个突变,目前的大多数疫苗针对刺突蛋白启动免疫系统对抗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突变会影响病毒感染细胞和传播的能力,也会使免疫细胞更难攻击病原体。

世卫组织官员将于周五召开特别会议,讨论该变异株对疫苗和现有疗法的影响。不过称目前对该病毒的了解仍然很少。“令人担忧的是,当你有如此多的突变时,它可能会对病毒的行为产生影响。”世卫组织新冠技术负责人Maria Van Kerkhove博士在世卫组织社交媒体上直播的问答中说道。

该变异株最初是在非洲南部国家博茨瓦纳发现的,11月11日已经通过基因测序在该国发现了三个病例,三天后在南非又确认了另外六个病例,并在香港确认了两个病例。在香港发现的一个病例是一名36岁的男子,他在从香港飞往南非之前的检测结果为阴性,他于10月22日至11月11日在南非逗留,回港后检测结果呈阴性,但在隔离期间于11月13日检测呈阳性。香港的第二个病例是在第一个病例隔离酒店对面房间发现的,有人猜测是通过酒店流动的空气传播,但该说法尚无法得到印证。

英国已经宣布将从周五中午开始禁止来自包括南非在内的六个非洲国家的航班。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病毒学家汤姆·皮科克(Tom Peacock)博士在基因组共享网站上发布了新变异株的详细信息,并指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刺突蛋白突变表明这可能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皮科克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由于可怕的突变分布在刺突蛋白上,它应该受到严密监控。他补充说,希望这些突变不会让病毒变得更容易传播。

剑桥大学临床微生物学教授古普塔(Ravi Gupta)表示,他的实验室发现B.1.1.529的两个突变增加了传染性并降低了抗体识别。 “根据存在的突变,它确实看起来很重要。”古普塔说道,“免疫逃逸只是一方面,病毒的一个未知的关键特性是它的传播能力,因为这是导致Delta变异株肆虐的主要因素。”

伦敦大学学院(UCL)遗传学研究所所长学家弗朗索瓦·鲍洛(Francois Balloux)教授表示,新变异株的大量突变显然是在“单次爆发”中积累的,这表明它可能是在免疫系统较弱的人的慢性感染过程中进化而来的,比如未经治疗的HIV患者。

他说:“我认为新的变异相对于Alpha或Delta变异株,中和抗体更难识别它。但在现阶段很难预测它的传播能力。目前应该密切监测和分析它,但没有理由过度担心,除非它在不久的将来开始变得更加流行。”

“由于病毒的本质是经常和随机突变,因此出现少量具有新突变集的病例并不罕见。任何显示传播证据的变异都会得到迅速评估。”一位病毒学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认为,从突变数量来看,B.1.1.529确实具有非常多的突变,但是关键问题还要看它是否在未来会成为像Delta那样的主要流行病毒株。


上一篇:独董乱象调查:有公司让独董把一年的签字页都先签了
下一篇:涉1.4亿患者的胰岛素集采来了:业内预计平均降幅或超5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