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上实发展子公司26亿应收款涉险,“专网通信”骗局余震未了?

上实发展子公司26亿应收款涉险,“专网通信”骗局余震未了?

只有30多亿的总资产,可能被突然爆出26亿元无法回收风险的应收款,一下抹掉七成以上。这样的离奇之事,发生在上实发展子公司身上。

上实发展1月11日晚间披露,控股子公司上海上实龙创智慧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实龙创”)的应收类款项中,部分业务可能涉及融资性贸易,存在不可收回风 险。截至去年底,上实龙创应收款合计约26.15 亿元,在其截至去年6月底的总资产的占比超过70%。

上实龙创的应收款项风险,并不是突然发生。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该公司应收款项风险很有可能与去年上半年暴发、涉及近20家A股公司的“专网通信”骗局有关。在2020年底一起利用贸易空转套取资金的刑事案件判决中,涉事企业就包括上实龙创。而在去年上半年上实发展计提的坏账减值准备中,欠款方也出现了“专网通信”骗局相关主体的身影。

26亿应收款涉险

上实发展公告称,经初步自查,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上实龙创未经审计的应收类款项合计约人民币26.15亿元,其中部分业务可能涉及融资性贸易,可能存在不可收回的风险,具体涉及金额正在加紧进一步核查。

根据2021年三季报数据,截至去年9月底,上实发展总资产458.7亿元,净资产128.7亿元。按静态计算,上实龙创上述涉险应收款占比分别达到6%、20%左右。而2018年至2021年9月底,该公司净利润累计金额在26.7亿元左右。涉险应收款如果最终确认损失,相当于上市公司过去三年多的全部利润全部被抹掉。

上述公告披露后,上实发展12日股价开盘即大幅下挫,盘中最低一度跌至3.87元,跌幅达8.08%,接近去年6月上旬以来的最低价。截至收盘最终报于3.99元,跌幅仍达5.23%。

而记者梳理上市公司最近两年的2020年报、半年报发现,上实发展并没有与上实龙创完全同名的重要参股、控股子公司,只有一家子公司名称近似,为上海上实龙创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创智能”)。

而实际上,上实龙创与龙创智能是同一家公司。根据工商登记信息,上实龙创成立于1999年,2020年5月变更为现在的名称。目前,该公司共有五家股东,其中上实发展持股约69.78%,为其控股股东,剩余股权由一家法人股东和三名自然人持有。不过在披露时,上实发展使用的仍然是该公司更名前的名称。

公开资料显示,上实龙创的主营业务为工程施工,经营范围包括供电、电信增值服务、建筑智能化设计、建筑智能化施工、合同能源管理、电力电子元器件以及化工产品销售等。

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上实龙创实现营业收入6.21亿元,净利润为亏损1.52亿元,经营净现金流为-5.85亿元,期末总资产35.2亿元,总负债28.27亿元,净资产约6.9亿元。按静态测算,上实龙创涉险应收款项的规模,相当于该公司去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的4.3倍以上。这也意味着,若涉险应收款项全部无法收回,该公司有可能会陷入资不抵债的困境。

在1月11日的公告中,对于上实龙创上述应收款的发生时间、交易方式、交易内容、付款方名称等具体信息,上实发展均未做出说明。实际上,上实龙创此番爆出重大风险,来得并不突然,早在去年上半年就已有端倪。

2020年上半年,上实龙创营业收入为6.65亿元,净利润为亏损47.2万元,经营性净现金流为-2.93亿元。到当年12月底,该公司总资产为38.2亿元,净资产8.39亿元,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9.1亿元,净利润6033万元,均明显好于2021年上半年。

尽管如此,在此次监管要求核查之前,上实龙创的应收账款和相应风险,在上实发展的公开披露中,几乎没有得到反映。三季报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上实发展合并应收账款约9.9亿元,其他应收款约4.7亿元,两项合计不足15亿元,不到最新爆出的上实龙创涉险应收款项金额的60%。

不过,上实龙创上述应收款是全部,还是部分存在无法收回风险,上实发展尚未披露。但风险的实际发生时间可能更早。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裁判文书网2020年12月曾披露一份谭剑波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内容,谭剑波曾任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三十八研究所国际化经营部主任、中电博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国际业务部主任、中电科技(合肥)博微信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肥东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谭剑波与人虞某相识后,虞某欲将中电博微发展为空转贸易平合,通过密切交往取得谭剑波信任,将谭剑波拉入空转贸易圈,开展空转贸易,使相关公司垫付的资金在上下游公司之间循环流转,最终资金流转至虞某处,使其获得大额资金使用权、银行贴息利差以及经营业绩等利益。2016年至2019年,谭剑波利用担任职务便利,与虞某安排、指定的公司签订空转贸易合同,以中电博微充当空转贸易平台,为虞某在上述空转贸易中提供帮助、获取利益。2016年至2020年,虞某安排中电博微先后与多家企业签订采购合同,开展空转贸易,其中即包括上实龙创。

“专网通信”骗局余震?

虽然没有披露欠款方、交易内容等具体信息,但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上实龙创的应收款风险,很有可能与去年上半年暴发的“专网通信”骗局有关。自去年5月底以来,A股近20家上市公司的应付款、应收款陆续发生违约事件,涉及金额多达数百亿元。

所谓专网通信,是指专为政府与公共安 全、公用事业和工商业等提供的应急通信、指挥调度、日常工作通信等服务,区别于电信运营商参与运营的公众通信网络。卷入其中的上市公司专网通信业务,上、下游结算模式大体相同:向上游采购原材料时大部分需要预付100%货款,而产成品对下游销售时只能预收10%货款。这种模式意味着上市公司会发生大规模垫款。

多家出现应收款逾期的上市公司,欠款方都指向了一家名为环球景行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环球景行)的企业,其中包括瑞斯康达、中利集团。

根据瑞斯康达去年6月披露其子公司自2018年10月起,先后与环球景行等下游客户签订产品购销合同,向后者销售多媒体网格通信机,合同金额共计14.51亿元;合同约定,先由环球景行支付总合同金额10%的预付货款,其余90%货款在收到全部货物并验收合格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自2020年6月起,环球景行均出现逾期支付货款的情形。截至6月2日,环球景行共拖欠货款金额合计4.94亿元。

中利集团则在去年8月24日披露,2019年1月,公司与环球景行签订了合同,向环球景行销售 “量子多网视频会议终端”。截至披露时,中利集团已完成全部发货,但未收到环球景行确认签收的收货单,涉及金额6159万元。

上实发展2021年半年报的应收款项欠款方中,同样出现了环球景行的身影。根据披露,去年上半年,该公司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2.26亿元,环球景行以2483万元的全额计提,在该科目的计提金额中排在第二位,计提原因是预计无法收回。

上实发展去年上半年计提的坏账准备中,涉及环球景行的金额,对应上实龙创目前的涉险应收款规模,占比还不到1%。由于没有披露具体欠款方,超过26亿元的应收款项,是否全部来自环球景行,有待上实发展进一步披露。


上一篇:世卫组织:超过85%的非洲人口尚未接种新冠疫苗
下一篇:美CPI创40年新高破7%,美股却涨了?交易员:缩表大棒下牛市很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