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美债实际收益率也开始走高了,风险资产岌岌可危?

美债实际收益率也开始走高了,风险资产岌岌可危?

进入2022年以来,在美联储加息、加快缩减购债规模(taper)并可能缩表的预期下,美国各期限国债的收益率均持续走高。作为全球资产定价之锚的美债收益率走高令不少市场人士忧心忡忡。

但眼下,又有一个更令他们担心的情况出现了:美国国债的实际收益率也开始上涨,且实际收益率上涨的速度快于名义收益率。不少市场人士警示,美债实际收益率的上涨会令风险资产承受更大压力。

美债实际收益率也开始走高了,风险资产岌岌可危?

美债实际收益率上涨

去年12月底以来,与通胀挂钩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上涨0.24个百分点,至-0.86%,达到去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美债实际收益率的涨幅超过了美债的名义收益率涨幅。两者之间的差距,即投资者密切关注的衡量通胀预期的盈亏平衡利率,从此前的2.60%下降了2.58个百分点。

此前,受到通胀飙升的影响,投资者在2021年向持有通胀保值国债(TIPS)的基金注入了创纪录的700亿美元,令美债实际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

隔夜公布的美国12月CPI同比上涨7%,再创40多年新高。一些分析师指出,近期美债实际收益率的走高表明虽然美国通胀继续走高,但投资者对未来十年高通胀的担忧近期有所缓解,或者说,至少市场对美联储能够控制物价上涨的信心有所增强。还有一些分析师将美债实际收益率的走高,归因为供给变得更为有限:美联储每月通过量化宽松计划购买65亿美元的TIPS,限制了普通投资者可获得的份额,美联储目前对未到期TIPS的占比已从2020年初的9%激增至22%。

法巴银行的发达市场策略主管布朗(Sam Lynton Brown)表示,随着美联储持续推行taper,并在未来数月内结束这一缩减进程,TIPS的价格可能下滑,进一步加剧实际收益率的上升。

风险资产岌岌可危

对于今年以来美债实际收益率的上升,不少分析师已不无担忧地警示,这将导致从美股到比特币等各类风险资产承压,终结疫情后的“万物复苏”行情。

Principal Global Investors的首席策略师沙哈(Seema Shah)称,对投资者而言,几乎无风险的美国国债的实际收益率走高,会使得其他资产的吸引力相对较低。因而,“美债实际收益率才是影响市场的根本因素,实际收益率的上涨将令风险资产面临真正考验。”他说。

荷兰银行(ING)的利率策略师布瓦特(Antoine Bouvet)也表示:“实际收益率上升的情况下,整个经济体的融资成本都会随之走高。除非人们对增长更加乐观,否则这(实际收益率上升)将扰动风险资产。”

事实上,这一情况已然发生。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Nasdaq Composite)今年首个交易日就跌超3%,第一周累计下跌4.5%,录得最差开局;高盛跟踪的一篮子未盈利的科技公司的股票跌幅更大,今年至今已跌去约7%;比特币首周也暴跌8%,加密货币相关股票的跌幅更大。根据加密数据分析公司Arcane Research的数据,比特币目前较去年11月的历史高位跌去38%,而15家规模最大的比特币开采公司的股票市值加权指数更下跌了近50%。

当然,德国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Bank)通过研究表示,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多次美股和美债实际收益率同时上涨的情况,最近一次就是在2020年3月至2021年2月期间。美债收益率于该期间上涨了1.5个百分点,美股同期也持续从疫情之初的暴跌中反弹,全球股票期间的回报率达到50%。不过,贝伦贝格银行指出,对利率更为敏感的科技股目前的价格比以往更高可能令这种美股和实际收益率同步上涨的情况出现变数。

分析师还表示,更高的美债实际收益率也可能导致企业的借贷成本上升。“实际收益率代表了真实的融资成本水平,而不是隐藏在通胀背后的水平。在实际收益率上升的情况下,我们将可以了解到企业资产负债表的真实健康状况。”沙哈称。

德银的高级分析师里德(Jim Reid)表示,近年来,企业债的息差(投资者对企业债相对美国国债提供的额外收益率)与实际收益率的相关性越来越大。因此,随着实际收益率的攀升,息差也会走高。他补充称,那些高负债的企业对实际收益率的变化更为敏感,因为实际收益率比名义收益率更考验企业债务的可持续性。


上一篇:陆铭:刻意推动和防止 “一城独大”均无必要
下一篇:广东中山市报告1例新冠病毒核酸阳性个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