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日本首相喊话企业加薪!疫情下今年日企加薪4%能实现吗

日本首相喊话企业加薪!疫情下今年日企加薪4%能实现吗

又到了日本企业劳资双方进行新财年雇员薪酬谈判,也就是传统“春斗”的时节。疫情下,日本企业今年准备涨薪多少?

在今年的“春斗”开始前,日本首相岸田已喊话企业界,他说希望看到财富分布更广泛,呼吁企业将工资提高3%或更多,以刺激消费支出,为后疫情时代的日本经济开启一个增长与分配的良性循环。“薪资提高,意味着对未来的投资,对于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岸田如此表示。

与去年相似的是,今年的“春斗”恰逢日本遭遇由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引发的新一波疫情中,但不同的是,日本经济在经历过去一年疫情的考验后已出现缓步复苏的迹象,多数日企还是看好未来,认为利润会进一步增加。

目前,日本工会总联合会正式敲定的2022年春季劳资谈判方针显示,要求雇员的月基本工资一律上调月薪的2%左右,包括2%定期涨薪在内,力争实现合计加薪4%左右。去年,日本工会总联合会也提出了相同的目标。不过,疫情下,日企是否会答应给员工加薪还不得而知。

日本首相喊话企业加薪!疫情下今年日企加薪4%能实现吗

商界会答应吗?

在工会方面给出具体加薪目标后,每年的3月是大型企业集中给出答复的关键时刻。

据日媒报道,为消除不同雇用形态间的收入差距,工会总联合会要求各企业内部将最低工资标准设定为“时薪1150日元”(约合人民币65元)以上,较2021年“春斗”多出50日元。一旦劳资双方签订协定,无论何种雇用形态,均适用企业内最低工资标准。

考虑到疫情下日本各行业经济复苏的步伐并不一致,工会总联合会也预计,今年的谈判不会比去年轻松。2021年“春斗”的结果显示,企业并没有对加薪给出积极回应,最终平均涨薪幅度仅为1.78%,远低于4%的目标。

目前,为了鼓励企业加大涨薪幅度,岸田政府计划向那些选择加薪的企业提供税收优惠。而岸田本人亲自为企业加薪“打气”,则被日媒视为岸田促增长、重分配的“新资本主义”经济模式的重要一环。

不过,面对政府与劳工界的喊话,日本商界并不是很“感冒”。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商业游说团体经团联(Keidanren)就对此态度暧昧,表示各行业深受疫情的影响并不一致,“对受疫情较深的企业来说,加薪是不切实际的”。

日本上市企业2021年4~6月财报统计的结果显示,净利润总额达到上年同期的2.8倍,创下同期新高。其中,推高总体净利润的是制造业,净利润增加到13倍多。比如汽车行业的合计净利润总额为1.52万亿日元,比陷入亏损的上年同期增加2.15万亿日元。就细分行业而言,汽车、钢铁、海运等恢复显著,但铁路和空运仍处于亏损状态。

日媒在去年底对500余家日本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鉴于疫情的不确定性、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日元疲软,企业可能仍然会拒绝提高工资。上述调查显示,共有54%的企业希望在下一财年将包括奖金在内的员工工资总额保持不变,而4%的企业计划削减工资。

一家钢铁制造商在调查中回复道:“我们不会提高基本工资,这样才能在我们无法预见的未来避免增加成本。”而那些选择加薪的企业更多地是出于留住人才和技术的考虑。比如,一家造纸和纸浆制造商回复道:“我们会提高工资,以确保招到新员工,并防止年轻工人更换工作。”

政府发钱、民众存钱

自上世纪50年代“春斗”推出以来,日本企业的加薪情况并不是很积极。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日本员工的工资至少在过去30年几乎没有增长,在此期间,日本经历了增长停滞和通货紧缩的“失去的几十年”。

按2000年实际购买力平价来计算,2020年日本的平均年薪为38500美元,低于经合组织49200美元和大多数七国集团(G7)成员的平均水平。如果与30年前相比,日本的年收入仅增长4%,而同期美国则增长48%至6.9万美元,OECD的平均值则大幅增长33%,至4.9万美元。

日本首相喊话企业加薪!疫情下今年日企加薪4%能实现吗

上述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三的企业预计会将利润用于资本支出,其次是研发,而不是为员工加薪。日媒认为,虽然日本企业的净利润出现上涨,但总体依赖的是外需。去年三季度的经济数据显示,由于日本多地实施了长达80天的紧急状态,当季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下滑3.0%。其中,外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0.1个百分点,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负0.9个百分点。而日本GDP的构成来看,以个人消费为代表的内需占经济总体的比重要达50%以上。

内需不振,已成为困扰着日本经济的老大难问题。多年来的疲弱增长和停滞不前的通胀,使得企业几乎没有获取利润的空间,因此也没有动力提高价格。早在2013年前,日本央行就已制定2%的物价上涨目标,但至今仍未实现。即便在疫情前的2019年,日本的月度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一度冲破1%。但随着疫情袭来,经济低迷且民众消费信心不足,这一数据也又徘徊在0.1%附近。

去年以来,为刺激经济复苏,日本政府也祭出了多轮财政刺激政策,比如直接向消费者大量发放现金,向企业提供零利率贷款。但一方面日本民众早已习惯了低物价的时代,另一方面老年人口的比重增加也削弱了消费需求,因此民众往往选择将派发的现金直接存入银行,而不是投入消费环节。这也直接导致了企业并不愿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

日本政府公布的2020年国民经济计算报告显示,家庭储蓄金额为42万亿日元(约2.34万亿人民币),较上年大幅增加超30万亿日元(约1.67万亿人民币)。因此,日本的家庭储蓄率达到13.1%,与2019年度的3.7%相比大幅提高,为1994年以来最高水平。


上一篇:手中有粮,心中不慌!2021年我国农作物相关企业同比大增189.59%
下一篇:加盟新东家半年后,明星基金经理邹维娜团队将首发新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