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财报到期叠加疫情反复,IPO中止企业仍超百家

疫情反复给正在冲刺IPO的企业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每年一季度末都是拟上市企业因财报到期而“中止”IPO进程的关键期。目前,已有部分企业逐步更新材料并申请恢复相关程序,但仍有超百家企业因财报到期或新冠疫情影响,而处于暂停状态。

更值得关注的是,疫情不仅影响中介机构及发行企业的财报更新具体操作,也直接影响着许多企业一季度甚至更长时间的业绩数据。与此同时,今年以来A股市场走势低迷,IPO破发成势,也成为企业有意放缓IPO节奏的背后原因。

“疫情对投行的工作有直接影响,从我们自身感受来说,不能出差,不能尽调,业务很难开展,这样一来对服务企业上市工作就产生了影响。”一位券商投行部董事总经理对第一财经表示。

另一位北京地区投行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市场行情之下,部分企业可能也有意观望。

疫情冲击,放慢企业IPO进程

受疫情影响,无法正常推进尽调、回复审核问询等,成为不少企业中止IPO的一大原因。

据第一财经统计,科创板目前有32家企业中止审核,创业板有108家,沪市主板有3家,北交所有7家。此外,在注册阶段,也有多家企业中止注册。其中科创板6家、创业板6家。上述总计中止数量超过160家。

疫情对科创板企业上市影响明显。数据显示,年初至今,共计32家中止审核企业中,有21家是因财报到期需要更新而中止,另外11家是因受疫情影响中止,占比达到34%。

比如,5月6日,恒普科技科创板IPO审核状态变更为“中止”,原因是“公司及其中介机构因受疫情影响,无法在规定时限内完成尽职调查、回复审核问询等工作,向上交所申请中止审核”。

3月30日,该公司科创板IPO申请获受理,保荐机构为方正证券承销保荐,4月22日审核状态为“已问询”,仅半个月后,审核中止。

拟科创板企业因疫情中止审核,高峰出现在今年3月。记者据上交所网站统计,当月,光隆科技、赛恩斯、山外山、星环科技、荣信汇科、云洲智能、金橙子、浩辰软件等多家企业审核状态均曾变更为“中止”,中止原因均是受疫情影响。部分公司现已恢复审核。

还有公司在中止审核之后进一步终止IPO。5月5日,极飞科技科创板IPO审核终止,原因为撤材料。

极飞科技3月“因公司及中介机构受疫情影响,无法在规定时限内完成尽职调查、回复审核问询等工作”,向上交所申请中止审核。

极飞科技科创板IPO保荐机构为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去年11月下旬申请获受理,今年3月完成问询。

另外,年内,在提交注册之后因财报到期而“中止”的科创板企业还有2家,分别为福特科和影石创新。

疫情影响在创业板也逐步显现。创业板提交注册企业73家,其中中止企业6家,皆因财报到期而中止。不过,在深交所审核阶段,有108家企业“中止”,其中7家表示“因受新冠疫情影响”。

北交所方面,年初至今,共有8家拟登陆北交所企业中止审核,涉及三维股份、瑞科汉斯等,均因财报到期而申请中止审核。

其中,三维股份是在上会遭暂缓审议后中止了IPO进程。资料显示,该公司于3月25日上会。其余7家均为问询阶段中止。

“目前来看,北交所的审核上市受(疫情)影响不大,有中止的,主要还是因为财报过期。”力量资本总经理朱为绎对记者表示。

疫情反复,挑战业绩预期

对希望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而言,为了顺利通过上市大考,在递交招股书时往往都会拿出经营业绩“最好的一面”。然而,疫情反复正在对企业财务表现带来持续挑战。

比如,前述科创板中止审核企业恒普科技就表示,“疫情发生以来,全球主要国家均采取各种措施减少人员出行,下游客户及终端应用领域企业的业务开展均受到一定影响。若疫情发生反复,全球经济活动持续受到限制,可能会对公司业务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前述撤回IPO材料的极飞科技也在问询回复中称,受疫情影响,大宗商品的采购成本大幅上涨,同时全球芯片短缺影响了发行人的交付能力,未能实现规模效应,综合导致2021年主推产品的单位成本超过预期,引起毛利率下滑。

从创业板企业来看,疫情对部分企业的影响也非常明显。

以中止审核的朗威电子来看,公司由安信证券保荐,计划募资3.78亿元,4月29日中止审核。公司在最新招股书中表示,国际政治形势、新冠疫情等因素对公司成本上升、毛利率下降影响明显,其中2021年毛利率下降13.47%。

再以中止注册的弘成科技为例,该公司由中信建投保荐,计划募资3.8亿元,2020年7月IPO获受理,2020年12月底通过创业板上市委审核,目前处于注册“中止”状态。

弘成科技对中止原因披露为财报到期,不过由于公司主营业务为“为国内高等院校开展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提供技术平台开发及运营维护”和“校外学习中心服务”等,且公司校外学习中心服务业务主要集中在江苏、浙江、北京、 上海、广东、吉林等区域,在今年以来疫情反复下,预计业务受冲击明显。

在2020年疫情中,弘成科技业绩就受到了较大冲击。公司在最新招股书中提到,“受新冠疫情持续蔓延等因素影响,2020年发行人校外学习中心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学生咨询、报名、考试等工作均受到较大影响,2020年春季招生人数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目前,上述公司还在更新财务数据,尚未更新到2022年一季报,不过,预计疫情冲击会在一季报中得到体现。

市场震荡,企业观望发行时机

除财报到期及疫情冲击影响外,业内人士认为,近期二级市场走势低迷,IPO破发频频,也会影响企业和中介机构对发行上市时机的选择。

事实上,在2020年初疫情期间,为了保障IPO和并购重组等正常推进,当时证监会考虑到尽职调查、审计评估比较困难,专门作出了部分针对性安排,包括对发行人反馈意见的时限要求放宽,同时放宽并购重组业务相关时限,并在审核方面做到“三个正常”,包括正常核发首发批文、正常推进审核进度、正常推进并购重组许可和受理工作等。

资深投行人士、前保荐代表人王骥跃对第一财经表示,疫情对IPO节奏会有一定影响,但整体影响不会很大。“市场本身的影响要更大一些。”他认为,二级市场表现会影响企业IPO节奏安排。

前述券商投行部董事总经理也对记者表示,疫情会影响投行工作开展,进而影响IPO申报及回复问询等工作,同时也会影响企业经营,并反映在企业业绩上。

前述北京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通常意义上,IPO发行“拿到批文即启动”,但具体要根据发行人和保荐机构意见综合确定。

“如果当时的市场很好,拿到批文马上就启动(发行),可能两周就够了。也有很多发行人拿到批文之后,觉得当前阶段市场条件不够好,如果有非理性下跌,会想躲过这个阶段,这就不一定了。”该人士称,如果需要再报送会后事项,或出现重大负面,也会影响发行节奏,“我们做过比较慢的要6个月(发行)。”

不过,对于尚未步入审核和注册阶段的拟IPO企业而言,目前监管部门尚难以给予对口的支持政策。

“现阶段IPO受影响的很多企业,是因为审计和尽调没法现场做,还没有进入到交易所审核阶段,所以交易所也没办法给予太多扶持。”有券商投行人士对记者称。


上一篇:美国个人储蓄率降至新低,钱都花哪儿去了
下一篇:股价“深蹲”,天山铝业这样回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