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连续四年“忽悠”定增项目达产时间表,南都电源收年报问询函

6年前的定增募投项目被数次延期、一季度“卖子”获利扭亏,南都电源(300068.SZ)的多项不合理举动引起了监管关注。

5月9日早间,深交所对南都电源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对外处置两家控股子公司后,是否会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今年1月,南都电源通过对外处置界首市南都华宇电源有限公司(下称“南都华宇”)、浙江长兴南都电源有限公司(下称“长兴南都”)各21%股权,实现投资收益4.2亿元。而报告期内,南都电源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为1194万元。

今年4月末,南都电源表示,将年产1000万kVAh新能源电池项目(下称“新能源电池项目”)的预计可使用状态日期继续延期至2023年4月30日。

新能源电池项目是南都电源2016年定增募资的募投项目。2019年起,公司“年复一年”推迟项目达产时间,市场质疑公司存在变相挪用募集资金的情形。

收购不成就“卖子”

今年一季度,南都电源业绩“毫无征兆”地实现扭亏,归母净利润同比高增15倍,为4.79亿元,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为1194万元,两者相差悬殊主要系资本运作“得当”——录得投资收益4.2亿元。

公告显示,1月4日,南都电源的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对外处置控股子公司南都华宇、长兴南都的各21%股权,受让方为雅迪控股(01585.HK)。处置完成后公司持有南都华宇、长兴南都各30%股权,丧失控制权,不再并表。雅迪集团将持有两家标的公司各70%股权,为控股股东。

但“卖子”并不是南都电源的原计划。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告发现,南都电源原计划是收购这两家子公司剩余股权,进而形成100%控股。

2021年10月25日,南都电源公告称,拟合计作价1.80亿元收购南都华宇、长兴南都各49%股权,交易完成后,两公司将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

4天后,南都电源宣布终止收购。至于终止收购的原因,南都电源表示,两家标的公司的相关价值有待进一步评估。

于是,这两家子公司成为上市公司资本运作的“弃子”。2021年12月18日,南都电源披露的“卖子”公告显示,南都华宇、长兴南都的交易作价分别为9345万元、 0万元。截至2021年11月30日,两标的公司100%股权评估值合计为4.23亿元。

由此,这笔交易对价为9345万元的股权处置直接为南都电源带来了超过4亿元的投资收益,推动一季度业绩扭亏。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南都华宇将不再是控股子公司,南都电源为其提供的2.08亿元担保被动形成了对外担保。

公告显示,长兴南都的主营业务范围包括铅酸蓄电池批发(票据)、锂电池、金属材料(除稀、贵及放射性金属)等;南都华宇的经营范围包括极板、蓄电池生产、销售。

2020年以来,这两家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南都华宇、长兴南都的净利润分别亏损4951万元、1.33亿元。2021年,亏损幅度加剧,南都华宇、长兴南的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终止经营利润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36亿元。

深交所要求南都电源说明,处置后公司主要生产经营业务构成及占比,是否对生产经营结构造成重大影响,南都华宇、长兴南都是否和上市公司剩余业务构成竞争关系,进而对上市公司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连续四年推迟定增项目落地时间

目前,南都电源主要从事铅蓄电池产品、锂电池产品、再生铅产品生产及销售业务。2021年,公司业绩续亏,创下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年度亏损。

报告期内,南都电源实现营业收入118.47亿元,同比增长15.48%;归母净利润亏损13.7亿元,同比下滑387.46%;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12.92亿元,同比下滑65.16%。

南都电源解释称,锂电池产品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铅电产线搬迁调整、再生铅冶炼炉检修,加之全球疫情影响以及“双控”政策,都是导致业绩出现亏损的原因。

此外,2021年南都电源对储能电站、商誉、存货等计提了大额减值合计约1.93亿元,计提应收款项信用减值损失1.12亿元,因电站及其他资产处置及报废损失金额约 1.64亿元。

年报中,南都电源表示,未来公司将聚焦新能源储能、锂电及锂电回收业务。嘴上如是说,今年4月,公司第四次对2016年的定增募投项目达产时间进行了延期。

根据公告,2016年6月,南都电源通过定增募资24.5亿元,其中11.6亿元用于年产1000万kVAh新能源电池项目,截至2021年末该项目投资进度为74.73%。

按投资计划,该项目应于2019年底达产。2019年~2021年,南都电源在每年4月披露公告,将新能源电池项目继续延期一年。今年4月29日,“同样的剧本”继续上演,南都电源表示,又因进一步优化设计工艺路线并调整产线布局,具体方案尚在论证中等原因,将项目达到预计可使用状态日期继续延期至2023年4月30日。

不合常理的举动也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年报问询函要求南都电源说明上述项目多次延期的原因及合理性,前期项目规划是否合理、审慎,相关募集资金的存放和使用情况,是否存在被变相挪用的情形。

并购后遗症凸显

南都电源在2021年年报中表示,转让上述两家子公司股权是将原有亏损的民用铅酸电池业务进行剥离,有助于公司快速回笼资金,缓解现有资金压力和降低负债。

财报显示,近五年来,南都电源的营收除2018年外,总体呈现逐步攀升状态。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从2017年开始就进入负增长状态,并一直持续到2021年,由2017年的盈利2.66亿元逐步下滑至2021年巨亏13亿元。

从财务状况来看,南都电源的货币资金难以覆盖短期债务,资金链紧绷。截至2021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为9.1亿元;短期借款36.4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5.97亿元,长期借款7.6亿元,有息负债金额合计为5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0%。2021年,南都电源支付的利息费用高达2.43亿元。

南都电源的财务与业绩问题,主要可以归结为并购“埋雷”。Wind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南都电源分两次,以合计22.76亿元交易对价收购了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铂科技”)100%股权。

2016年,南都电源以3000万元参股长春孔辉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1月,公司又以自有资金2.81亿元增资参股北京智行鸿远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智行鸿远”),此后进一步增持,成为智行鸿远的第一大股东。

一系列的收并购动作之后,华铂科技和智行鸿远等收购标的并未达成相应的业绩预期目标。

以智行鸿远为例,2017年~2019年,该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合计亏损1.96亿元,远未到达业绩承诺,成为南都电源2020年业绩亏损的原因之一。

再如主营铅蓄电池的华铂科技。2021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63亿元,同比增长9.85%,实现净利润0.63亿元,同比下降57.37%。

截至2021年末,南都电源收购华铂科技形成的商誉余额为2.32亿元,2021年新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254.47万元,2020年未计提商誉减值。

对此,深交所要求南都电源结合华铂科技近3年经营业绩、行业发展、市场竞争能力变化情况等说明2021年商誉减值测试选取的关键参数是否合理,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截至5月9日收盘,南都电源股价报11.01元/股,总市值95.22亿元,今年以来股价累计下跌22.25%。


上一篇:独董辞职潮如期而至!单月发布辞职公告公司首超100家
下一篇:谈股论金0509丨沪指失守5日线 弱势震荡将延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