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疫情下的广东小微出口企业:订单下降,需求锐减,货物运到义乌拼船出海

去年忙到分身乏术的沈燕发现,今年的生意突然间冷清了很多。

在广东省潮州市,沈燕经营着一家不锈钢制品的工厂,公司以海外客户为主,产品包括不锈钢地漏、纸巾盒、汤勺等小商品,通过阿里巴巴平台销往印度、巴基斯坦,以及东南亚和少量非洲国家。

在往年,春节一过,马上就会迎来一波订单旺季,而今年,旺季不仅没有出现,甚至日渐清冷。

“我们做不锈钢出口的几个老板聚在一起喝茶,谈的最多的就是订单的锐减。”沈燕说。

广东是中国第一外贸大省,类似于沈燕经营的出口型小企业,广泛分布于沿海一带。今年一季度,广东外贸徒然“失速”,不仅沈燕,其他的外贸型企业也遇到同样的困境。

最新数据显示,1~3月,广东货物进出口总额同比仅增长了0.6%,其中,出口总额同比增长2.2%;进口总额下降2%;仅3月来看,进出口总额同比下降了6.9%。

消失的海外订单

自2020年疫情暴发以来,两年半时间里,沈燕的生意历经大起大伏。

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一段时间订单几乎中断,“当时,所有人都处于观望状态,物流也中断过一段时间,再加上我们的产品不是生活必需品,所以曾有一段时间是没有订单的,但需求是存在的,只不过是延后了。”沈燕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2020年三、四季度,沈燕的订单量逐步回升到正常水平,进入2021年,可以说是最好的一年,在海外深受疫情影响的背景下,中国有力的疫情防控措施保证了生产的稳定性,“尤其是在去年国庆节之后,我们的销量一下子增长了15%~20%。”沈燕说。

“其实我们的客户,并不仅仅从中国拿货,他们是全球采购的,比如,越南也是他们的重点采购地区。在去年,其他国家都不能提供稳定的供应,所以,剩余的订单就全部集中到了中国。”沈燕分析。

尽管去年大宗商品飙涨,不锈钢原材料的价格也节节攀升,但价格转嫁到下游,并没有给沈燕带来太大的影响。

“其实,我们这种不锈钢制品的利润点是很透明的,海外客商也知道,我们中间就赚个加工费。”沈燕原本想着今年能够延续去年的状况,但实际情况却超出她的预料。

需求在下降

沈燕说,首先是疫情因素影响了物流的时效,导致物流效率大大降低。

3月份,由于深圳、东莞等地一度停工停产,部分物流出现堵塞。据黄埔海关统计,2022年一季度,东莞外贸进出口同比下降0.6%。其中,出口增长3.3%,进口下降6.2%;据深圳海关数据,2022年一季度,深圳货物贸易进出口同比下降2.8%。其中,出口下降2.6%,进口下降3.1%。

“去年,我们在广东的几个大港口,都是整柜整柜的发货,今年,客商的采购量不仅小而且很零散,所以我们选择将80%的货物运到义乌,再在义乌和别的货物拼装发货,整体下来要比广东发货便宜。”沈燕说。

其实,疫情仅仅是一个短暂的影响因素,总会过去。只要有需求,就会有订单,而沈燕今年真正担心的是,需求开始萎缩了。

“我们经常和海外的客户沟通,为何下单量减少了这么多,很多客户回复是由于终端的需求下降了,所以只能降低采购量。”沈燕说。

与往年相比,今年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交织在一起,从美国通胀到俄乌冲突,再到亚洲疫情,拖累全球经济复苏步伐放缓。

华创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指出,今年3月我国出口份额已回落至2021年3月同期水平,“替代”我国出口份额的以东南亚经济体为主。随着我国出口份额回落,出口增速大概率将趋势放缓。

另外,财信国际经济研究院也认为,预计年内出口增速将延续平缓下降趋势。

而除了这些显性因素外,一些隐形的因素也在加剧订单的流失。

在2020年以前,经常会有海外客户来到沈燕的工厂实地考察,接待这些客户,并保证自己的工厂给他们留下美好的印象也是沈燕的主要工作之一,而疫情阻断了人员的流动。

“虽然在网上沟通高效快捷,但人与人之间更为深度的信任还是建立在面对面的沟通之上。”沈燕说。

当前,沈燕也不太敢估算今年销售量的下滑程度,但显然这是一个不太乐观的数字。


上一篇:央行:已上缴财政8000亿利润相当于降准0.4个百分点
下一篇:共同出击韩国市场,吉利豪掷近14亿收购雷诺韩国股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