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北交所首例!天济草堂二次上会前被终止审核,遭保荐机构“临阵脱逃”

开市半年后,北交所首现企业上会前突然终止审核的情况。因保荐机构“临门”撤材料,二度上会的天济草堂,可能将无缘A股市场。

北交所6月13日披露了对天济草堂终止审核的决定,因保荐人西部证券于前一日申请撤回上市申请,因此决定终止对该公司的上市审核。截至目前,天济草堂是北交所首家临近上会时被终止审核企业。

天济草堂原定6月14日上会。此前的4月6日,天济草堂就曾出现上会被暂缓审议的情况。

自2020年3月起,西部证券担任天济草堂主办券商,成为该公司挂牌精选层及其后冲击北交所的保荐券商。IPO只差临门一脚,保荐券商为何打了退堂鼓?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保荐机构不敢“带病闯关”,不愿为企业承担额外的风险等可能是撤销保荐的原因。

北交所首家上前撤材料企业

在天济草堂之前,北交所拟上市公司企业中,还没有在上回前撤回IPO申请材料的先例。

根据招股书披露,天济草堂此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后不超过2300万股,拟募资9395.55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发行底价5.32元/股。

天济草堂成立于1992年,主营中成药的研发、制造与销售,主要产品分为清热解毒类、心脑血管类、泌尿类等中成药系列等。2017年3月在挂牌新三板后,2020年11月在精选层挂牌的申请,获得全国股转公司受理。但在申请精选层挂牌及拟上市期间,全国股转公司对其发出三轮问询,并因财报更新多次申请中止审查。

记者综合梳理发现,三轮问询中,天济草堂经营业务持续下滑的相关原因和影响均被提及。

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天济草堂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2亿元、2.91亿元和3.34亿元;实现净利润3326.52万元、2944.1万元和4372.48万元。2020年度公司经营业绩有所下滑。

在二轮问询中,股转公司还要求该公司,结合疫情影响、客户财务状况、期后回款情况、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说明2020年营业收入下降的情况下应收款项有所增长对公司经营的具体影响及公司的应对措施。

天济草堂对此回复称,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公司2020年下半年业绩逐步恢复,2020年最后四个月的收入金额与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2020年末应收账款金额增加主要受信用政策放宽影响。

撤材料原因可能有三

西部证券成为天济草堂主办券商,是在2020年,之前则是方正证券。

资料显示,天济草堂由方正证券推荐挂牌并公开转让;2019年6月,主办券商由方正证券变更为方正证券承销保荐,2020年3月,主办券商由方正证券承销保公司变更为西部证券。

根据招股书披露,天济草堂此次申请北交所上市,发行保荐人、承销商为西部证券,项目负责人和签字保荐代表人为薛冰、徐伟。

北京南山投资创始人周运南表示,保荐机构上会前夕撤材料原因可能有三个:

首先,北交所上市审核执行注册制,保荐机构“看门人”责任重大,不敢“带病闯关”,不愿为企业承担额外的风险;其二,保荐机构可能预判上会被否的概率较大,不敢创造北交所首个上会被否的历史;其三,保荐机构发现企业存在合规瑕疵,或突发情况导致现阶段企业不适合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底的第一轮问询中,天济草堂变更主办券商和会计师事务所的情况曾被问及。

全国股转公司提到,报告期内,公司持续督导主办券商由方正证券变更为民族证券再变更为西部证券,会计师事务所则由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变更为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后,再次变更为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因此要求该公司补充说明变更主办券商和会计事务所的原因。

对此,天济草堂回复称,2020年3月,公司出于战略规划及资本市场运作等方面的考虑,聘请西部证券作为主办券商,后于2020年6月聘请西部证券作为公司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精选层挂牌的保荐机构。


上一篇:“6.18”前半段囤货效应续显 大冰箱冷柜线下销售大幅增长
下一篇:核酸初筛阳性就隔离?专家建议加强复核避免假阳变真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