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孙明春:绿色股票与ESG投资︱明言ESG

2020年5月,全球首只“绿色股票”在瑞典面世,由瑞典银行和挪威的研究机构“国际气候研究中心”(CICERO)合作,给予一家瑞典房地产公司“绿色股票”的独立评估。2021年6月,纳斯达克在其北欧交易所出了“绿股贴标”计划。之后,已有9家公司相继获得了纳斯达克的绿股标签。CICERO也完成了16家公司的绿色评估,涉及地产、交通运输、能源、制造业、可选消费等行业。

虽然取得了上述进展,绿色股票仍然是个小众概念,大多数投资者可能尚未听说过这个名词,更不了解其概念和意义。对负责任投资者来说,现有的ESG投资框架和生态体系已相当完备,完全涵盖绿色股票的投资范围,似乎不需要再增加这个新的资产类别。

我们认为,相对于ESG投资框架涵盖主题广、评级难度大以及价值判断较多等特点,绿色股票聚焦于节能减排与低碳转型主题,评估方法客观透明,确立了对权益类资产的绿色属性的界定标准,可满足那些专注于气候变化风险的股权投资者的特殊需求,其发展空间值得期待。

首先,ESG投资涉及环境(E)、社会责任(S)与公司治理(G)三个领域,每个领域之下又涉及很多分项主题,对于那些更关注气候风险和“碳中和”投资机遇的投资者来说,ESG投资框架涉及的主题过多,超出了他们的需求。即便是在环境分项,ESG评级考察的是企业在气候变化、自然资源、污染和废弃物处理等方面的综合表现,并不能识别其业务活动是否具备绿色属性(例如,一家互联网企业和一家新能源企业均有机会获得较高的环境评分),对投资者筛选绿色资产的参考价值有限。相比之下,绿色股票聚焦于企业对低碳转型的贡献,能更精准地满足此类投资者的需求,应该具有自身的细分市场和发展空间。

其次,在ESG投资框架下,许多分项主题很难量化,还有些带有较强的价值判断(如社会责任主题),甚至有可能存在争议,给ESG评级带来很大困难。虽然全球各大评级机构都投入大量人力进行ESG数据的搜集、整理与统计处理,尽可能完善自身的ESG评级模型,但各家机构的评级结果仍然存在很大差异,令投资者无所适从。相比之下,CICERO的绿色股票评估标准聚焦于企业收入和投资中的“绿色比例”,以及公司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治理架构”这两大部分,评估结果简单透明,易于理解,也易于验证,尽可能减少价值判断等主观因素的影响,有利于形成市场统一的评级标准。统一的评级标准对于绿股市场规模的扩张意义重大,有可能帮助它异军突起、甚至后来居上。

最后,在ESG基金与ETF中,有相当大比例是专注于可再生能源、低碳环保或提升能源与资源使用效率的,基金经理通常依据绿色产业分类目录来筛选绿色标的,选股标准较为粗放,未必能准确反映所选标的的环境效益和气候风险水平。有些基金甚至存在严重的“漂绿”嫌疑。相比之下,绿股评估能清晰地界定公司业务活动的绿色属性、绿色程度(深、中、浅绿等级以及绿色收入和投资占比)、环境治理水平,有助于投资者了解企业在低碳转型中的发展机遇和绿色价值,也有助于基金经理选股,降低“漂绿”风险。

在全球各国协力推动“碳中和”的大趋势下,与气候风险及低碳转型相关的投资机遇很可能成为未来十年ESG投资浪潮的主要引擎。作为聚焦清晰、客观透明、操作简易的投资工具,绿色股票很可能成为广义的ESG投资产品中的佼佼者,成为与绿色债券并驾齐驱的核心绿色金融资产之一。

(孙明春系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夏韵系海通国际ESG专业分析师)


上一篇:券商带动非银金融集体躁动,“牛市旗手”又开始“起舞”了吗?
下一篇:以加拿大蒙特利尔和多伦多为例,探讨如何打造成功的数字城市样板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