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从“全面收紧”到适度超前,铁路建设再次进入“机遇期”︱秀言城事

在稳住经济大盘的政策下,铁路建设迎来新的政策机遇。在各地陆续出台的稳住经济大盘的一揽子政策中,地方正在积极争取项目进入国家规划,推动项目尽快开工建设。有机构预计,今年铁路投资将再次迈上8000亿元台阶。

铁路建设进入“窗口期”?

近日,四川省发改委及巴中市政府有关负责人联合赴陕西省发改委对接协调汉巴南铁路巴中至汉中段项目(下称“巴汉段项目”)推进事宜。此次对接,双方在巴汉段项目设计标准、推进时间节点等方面达成一致意见。

陕西省发改委主任张晓光表示,抢抓新一轮国家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机遇期”和“窗口期”,共同争取将巴汉段项目纳入国家铁路“十四五”发展规划并争取中央资金支持,力争项目尽快开工。

6月15日,陕西省发改委主任信箱回复网民咨询时称,近日,我们与四川省有关方面就川陕铁路网络融合发展有关事宜进行了座谈对接,后续两省将进一步加强合作,深入论证宝鸡经汉中至巴中段建设标准、建设时序,并积极向国家层面争取纳入国家规划早日实施。

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彭其渊向第一财经表示,汉巴南铁路连接四川和陕西两省的山区,同时增加了一条四川北上的通道(现在四川北上的城际客运专线只有一条西成高铁),修建汉巴南铁路对于区域经济发展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2021年3月底,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该意见对铁路建设设定了严格的标准,该文件被认为是对铁路建设的政策“全面收紧”。一位地方发改部门负责人就向第一财经表示,正在努力推进的一条城际客运线路因此受挫。

不过,在当前经济形势下,“适度超前”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对拉动投资,稳住经济大盘有着积极的作用。不仅如此,目前《铁路“十四五”发展规划》还没有公布,《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修编正在开展中,这给地方留有争取的空间,因此,被认为是政策机遇期和窗口期。

这在近日各个省份陆续出台稳住经济大盘的一揽子政策中有明显体现。在已经出台的20多个省份稳住经济大盘政策中,详细列举了数十个铁路项目并进行任务分配,有的还制定了严格的推进时序。很多项目正在奋力挤进国家规划。

湖北省的《贯彻落实中央扎实稳住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工作清单的通知》提出,积极争取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铁集团”)加快推动沿江高铁合肥至武汉段、武汉枢纽直通线、襄阳至荆门高铁等项目审查审批,推动沿江、呼南、京九等纳入国家“十四五”规划涉及湖北段的干线铁路加快建设。

青海省提出,积极衔接国家有关部委研究论证西宁至青海湖至茶卡(察汗诺)铁路建设方案,力争项目早日批复并获得国家资金支持。协调国家有关部委争取尽快开展青藏铁路格尔木至拉萨段电气化及外部配套电源工程前期工作,力争早日开工建设。争取国家层面早日启动西宁至玉树至昌都、木里至镜铁山等铁路项目前期工作。

重庆市发改委在答复重庆市人大代表建议时称,黔江经石柱至万州高速铁路项目已纳入重庆《铁路中长期规划(2021~2035年)》,下阶段,将会同市级有关部门积极争取国家支持,争取将该项目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修编,为项目开工建设奠定基础,并积极支持在国土空间规划中做好通道预留。

项目建设全力推进

5月31日,国务院印发了《扎实稳住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第14条就是加快推动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其中明确提出,支持国铁集团发行3000亿元铁路建设债券。这刺激了铁路基建板块的快速拉升。

多年以来,我国铁路建设投资一直保持高位运行。2014~2019年我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均保持在8000亿元以上,但是,2020年降到7819亿元。2021年全国铁路完成固定资产投资7489亿元,同比减少4.22%,为8年来最低。

从“全面收紧”到适度超前,铁路建设再次进入“机遇期”︱秀言城事

在当前形势下,中信建投证券预计,2022年是实施“十四五”规划、加快建设交通强国的重要一年,铁路固定资产投资有可能恢复到8000亿元水平。彭其渊也表示,相比消费促进,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拉动效果对稳住经济增长的效果更快、更明显。

他还认为,去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意见并不是政策收紧。目前国家铁路大的架构也即大路网已经形成,现在要更多补强路网,因此需要大力发展城际、市域铁路,增强网络的可靠性和可达性,需要更加科学的规划。

6月13日,国铁集团召开党组(扩大)会议,会议提出,要主动对接国家战略,发挥铁路优势,为治蜀兴川事业发展提供服务保障。高质量推进川藏铁路工程建设,科学有序推进四川及西部地区在建铁路项目和前期工作,发挥铁路投资拉动作用,为稳住经济大盘做出应有贡献。

此次会议还提出,科学有序推进长江流域铁路规划建设,持续提升沿长江铁路运输服务水平。持续增加乡村地区运输产品有效供给,提升脱贫地区铁路通达水平。

根据去年3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铁路要分类分层建设,干线铁路由中央与地方共同出资,国铁集团发挥主体作用;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支线铁路及铁路专用线以有关地方和企业出资为主。

地方一方面推进项目希望挤进规划,另一方面则努力争取国家资金的支持。比如,贵州提出,积极争取国家铁路建设债券支持贵南、盘兴等铁路干线和盘江新光瓦窑田等铁路专用线建设。黑龙江提出,全面落实项目资金,积极争取铁路建设债券支持。

推动重大项目的建设进度、争取形成更多实物工作量是今年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重要手段,而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对投资的拉动效应明显。因此,推动铁路建设进度能有力扩大有效投资,稳定经济增长。

河南省贯彻落实稳住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实施方案中,快速拉升交通基础设施投资是其中的重要内容。积极争取更多国家铁路建设债券支持,并明确2022年6月底前开工平顶山至漯河至周口高铁、郑州枢纽小李庄站、郑开城际延长线,2022年12月底前争取开工呼南高铁焦作经洛阳至平顶山段、南阳经信阳至合肥高铁,2023年开工京港台高铁阜阳至黄冈段。

内蒙古提出,全面加快项目建设进度,加强与国家对口部委衔接,争取更多项目纳入国家规划。铁路方面,积极推进包银高铁(含巴银支线)、集大原高铁、集宁至通辽铁路电气化改造等重点项目建设进度,全年铁路建设规模达到1700公里(其中高铁470公里)。


上一篇:福州:全日制高校外地生源毕业生,可申请最长不超过一年的免费住宿
下一篇:互联网医疗迎来强监管时代,引导行业回归公益杜绝暴利︱晋观医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