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欧央行召开紧急会议,能否避免欧债危机重现?

当地时间15日,欧洲中央银行(下称“欧央行”)召开紧急会议,就当前市场形势交换意见。

欧央行管理委员会(Governing Council)表示,将灵活地对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投资组合中即将到期的赎回资金进行再投资,以保持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运作。

此外,管理委员会还决定授权相关的欧元体系委员会,加上欧央行服务部门,一起加快完成新的反碎片化工具的设计,以供管理委员会审议。

在15日欧央行召开紧急会议的消息放出后,欧元区债券收益率略有所下降,欧元收复部分失地,意大利银行股走高。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达3.849%,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达4.240%,欧元兑美元汇率报1.0412。

欧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传导不均

欧央行表示,自去年12月开始逐步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以来,管理委员会已承诺采取行动,以应对再次出现的碎片化风险。“新冠肺炎疫情为欧元区经济留下了持久的脆弱性,这导致欧央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的传导不均衡。”该行在声明中表示。

“我认为今天的声明是可以预期的最低限度,但也是最现实的结果,”丹斯克银行首席策略师克里斯蒂安森(Piet Christiansen)表示,“欧央行发出了一个信号,表明他们已完全致力于确保货币政策传导的运作。然而,他们也为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我们可能只会在7月或9月的会议上听取管理委员会的意见。”

实际上,14日,欧央行执委会成员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便已在一次讲话中表示,欧央行正在接近干预债券市场的时刻。“自今年年初以来,一些借款人的融资条件发生的变化比其他借款人要大得多。此种融资条件的变化,可能损害需要密切监控的货币政策的传导。”她说道。

施纳贝尔进一步表示,欧央行对捍卫欧元的承诺是“没有限制的”,并称该行愿意推出一种新的工具来应对欧元区较弱经济体借款成本的任何“无序”跳升。

上周,欧央行宣布计划停止购买更多债券并开始加息,标志着过去10年超宽松货币政策的结束。

自此之后,作为负债较重的欧元区国家,意大利的借贷成本已升至8年高位。15日,意大利和德国之间的借贷成本差距(即息差)已从上周的约2个百分点上升至约2.4个百分点,是去年水平的两倍。作为意大利国内债务最大的持有者——意大利银行的股价也开始下挫。自今年年初以来,意大利银行业指数已下跌了近25%。

与此同时,其他欧元区边缘国——西班牙和葡萄牙,与德国之间的借贷成本差距(即息差)也已升至202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欧元区边缘国家接近“危险区域”

“交易意大利债务的难度有所上升,我们正接近危险区域。”百达财富管理(Pictet Wealth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杜克洛泽(Frederik Ducrozet)表示。

安联投资债券基金经理里德尔(Mike Riddell)则称:“市场对意大利的关注有点像2011年。”彼时,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被市场推高至逾7%的创纪录高点。

欧央行担心,当前意大利借贷成本走高,将影响该国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问题;同时,政府借债成本还是企业和家庭整体融资成本的底价,这将带来连锁反应。欧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意大利平均抵押贷款利率已从1月的1.4%升至1.83%,为3年来最高水平。

意大利央行表示,必须进行再融资的中长期债务规模将从今年的2220亿欧元增至明年的2540亿欧元,加上欧洲央行大幅减少资产购买,上述因素可能会加大该国债券收益率的上行压力。

而意大利政府则可能不得不更为依赖该国金融机构,来购买更多政府债券。欧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意大利各银行持有超过4230亿欧元的国内政府债券,以及2620亿欧元的政府贷款,这一水平仅略低于欧债危机暴发后的峰值水平。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称,去年,外国投资者已经在减少对意大利主权债券的敞口。在当前背景下,可能会重新引发人们的担忧:“即私人部门贷款机构和政府相互削弱,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威胁到单一货币区(欧元区)的存在。”

意大利财政部前首席经济学家科多尼奥(Lorenzo Codogno)也认为:“就资本金和不良资产存量而言,欧元区银行的状况较好。但是,政府与银行相互削弱的恶性循环仍然可能被触发。”


上一篇:上海营收骤降93%,疫情下怪兽充电连续三个季度亏损
下一篇:河南楼盘业主“红码风波”背后,房企停工问题值得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