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疫情反复冲击实体,老牌商圈汉正街破局“播”出生机

凌晨4点,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恺多多已经来到位于武汉汉正街的云尚·武汉国际时尚中心,准备当天5点30分开播的直播。这样的日子,恺多多已经坚持了半年多。

去年10月,恺多多开始涉足直播带货,半年多时间,从直播“小白”做到了汉正街直播头部,销售额超过2000万元。

恺多多所在的公司经营汉派男装已经27年了, “之前做生意一直顺风顺水,不咋操心,哪怕是在直播行业风生水起的时候,我们也没想过要转型”。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改变发生在2021年,“做直播的同行越来越多,线下经营也越来越感觉到力不从心,我们逐渐意识到,必须改变了”。

当下,传统线下营销体量不断收缩,实体服装店受到线上营销、网红带货的巨大冲击,像恺多多这样努力寻求创新的传统服贸人不在少数,仅汉正街云尚就聚集了近800位直播卖货的网络主播,直播间面积突破两万平方米,直播产业规模突破百亿元。

直播经济的大热也让挺过转型阵痛期的汉正街意识到“触网”“上线”的重要性。硚口区汉正街道党工委书记胡亚非表示,近年来,汉正街通过电商直播和跨境电商加快数字化转型升级步伐,“数字汉正街”成为硚口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通过打造“数字汉正街”,3~5年内,汉正街的数字经济产值有望达到3000亿元。

汉派服饰线上破局

恺多多决心尝试直播卖货就报名参加了云尚开设的直播培训班,“从选品、到搭配,再到直播话术等等各方面,培训都有涉及到,老师还会看我们的直播,指出存在的问题,我们再一起探讨改进。”恺多多说,几次直播下来,大家越来越得心应手,直播间的成交量也越来越大。

疫情反复冲击实体,老牌商圈汉正街破局“播”出生机

云端男装“恺多多”直播间运营总经理廖恺告诉记者,加上恺多多,公司现在有12位主播,“恺多多”账号粉丝已有22万余人。今年3月,“云端”曾创下抖音直播12小时销售额过200万元的佳绩,现在日常一场4小时的直播可以卖到30~50万元的货品。这个成绩,相当于在传统市场租两到三个批发档口一天的销售额。

“目前我们在抖音平台是湖北男装直播头部账号。”恺多多的目标不仅是在湖北第一, “在男装直播赛道,我们想和全国一线直播大号PK。”

同样因危机而寻求创新的,还有汉正街的“创二代”万点。2019年,淘宝直播大热,当汉正街的服装商户们还是守着实体店经营的时候,杭州的同行们已经开始做直播,一天直播能卖几千万。在武汉直播市场行业仍处于空白阶段的时候,万点提前嗅到了商机,2020年疫情过后,他关掉了在汉正街经营的档口,只身一人去杭州,进入直播公司上班学习。

摸清直播门道后,2021年,万点选择回到汉正街创业,一口气装修了8个直播间。今年,在很多服装人眼里是生意最难做的一年,万点却对全年的线上销售提出了更高的目标——1.5亿元。

万点的底气来自于大数据的加持。“汉正街以前货不愁卖,做什么卖什么,汉正街老板做直播大多是实体生意下滑而被迫转型,把原来在线下卖的货拿到线上来卖。”但万点的想法不太一样,据他透露,“我们做直播是通过大数据分析来卖货,选品团队从互联网各个平台筛选当下卖得最好的面料和款式,开发适合线上销售的服装,工厂小批量生产后,通过直播平台卖货进行短期测版,卖得好的就让工厂加量,卖得不好的我们赶紧叫停,快速响应市场。”

万点认为,在线上经营以逆向思维寻求生机,方向主攻定位年轻快消市场,与传统线下市场拉开差异。依据大数据赋能,万点团队开发了一款百褶裙,今年上半年单品在抖音平台已卖出超过10万件。

复星蜂巢合伙人、云尚产业发展集团CEO吉南对第一财经表示,2022年以来,云尚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和楼宇经济,重点打造武汉最大服贸类电商直播生态体系。围绕武汉优势服装产业带需求,从设计、品牌、配套服务等方面打造汉正街数字贸易平台,重点聚焦汉派服饰流量增长引擎,扶持商户“触网”“上线”,大力构建“企业品牌+专业市场+电商直播”直播产业生态体系,提升汉派服饰流通广度与深度,推进汉正服装产业集群数字化运营。

本月12日,湖北省网商协会汉派服装直播基地和硚口云尚网络直播行业联合工会在汉正街云尚揭牌,目前已有近800主播加入,直播间面积突破两万平方米,直播产业规模突破百亿元。

愿花一百万请主播”

“人才,现在最缺的就是直播人才。”目前,万点经营的万世电子商务公司已经成功孵化出3个卖货主账号以及30多个矩阵账号,拥有20多位专职主播,带货能力强、收入高的主播一个月可以拿4~5万元的分成。

“以前汉派服饰的老板愿意花一百万请厂长,现在我愿意花一百万请主播。”万点表示,随着汉正街开始试水直播的商户越来越多,对于主播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他已先后帮助其他商户孵化培养出50余名主播。

为了招到主播与运营团队,万点还找到武汉高校合作选拔直播人才,“相比杭州等直播做的比较好的城市,现在武汉在这一块仍有不足之处,需要政府相应的政策,帮助企业聚集人才、招纳人才。”

同时,在政府政策引入方面,武汉与杭州也有不小的差距。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杭州从建设、引入、培训、人才、产业、宣传等七大方面给予直播经济补贴政策。比如积极参与内容制造、直播场景、视频技术等直播基础设施建设的市场主体,引入和聚集国内优秀直播电商平台、直播机构等入驻并形成集群效应的,可给予运营方最高50万元一次性奖励。对新设立直播电商机构,且个人应税收入达到15万元的直播电商主播,可连续两年按个人区级财政贡献100%给予奖励支持。

像万点这样通过电商直播销售终端产品达到500万元/年以上的,杭州会按照直播带货佣金的15%对企业给予补贴,补贴金最高可达100万元。像云尚这样开设电商直播主播培训班,并产生了网上销售额的,也可按1000元/人的标准获得一次性补助,每家培训机构一年最高可获50万元补助。

据了解,今年4月,武汉出台《武汉市支持数字经济加快发展若干政策》,但几无涉及传统商贸市场数字化转型与促进直播经济发展的相关条款。6月11日出台的《武汉市加快消费恢复提振若干措施》中,虽然提到了要“支持商圈、商业街区和商贸企业加快数字化改造,引导实体商业企业发展社群营销、直播带货、云逛街”,但只有认定为国家级或省级的数字商务企业才能获得资金支持,这样高的门槛要求令大部分汉正街直播机构都望尘莫及。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应该在适当时间拉一把初创企业。数字科技类初创企业的发展面临诸多不确定性,此时民营风投机构未必敢介入扶持,因此需要政府层面加大对这类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多元渠道助力企业解决融资问题。

盘和林建议,汉正街要搭上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顺风车,缩小与第一梯队的差距,还需地方政府制定更多接地气的政策,聚集更多从业者,比如在基地创建、机构引入、培育主播、人才奖励、培训支持、产业赋能、税收优惠等方面出台更有针对性的扶持政策,利用数字商贸、数字金融、数字物流赋能汉正街数字化转型,重新擦亮全国服贸业“天下第一街”的金字招牌。


上一篇:业内预计2022年中国电子烟出口将达1867亿元
下一篇:液晶面板价格三季或触底 面板股反弹能持续多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