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钱东奇再创业涉足中餐数字化 欲与外卖和预制菜PK

钱东奇再创业涉足中餐数字化 欲与外卖和预制菜PK

科沃斯(603486.SH)董事长、添可品牌创始人钱东奇7月29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做智能料理机“食万”的生态是他第四次切换赛道,相比于之前做代工、做扫地机器人、做洗地机的前三个赛道,做食万和净菜涉及的维度更广、是更大的赛道,不只是智能硬件,而是软硬结合的生态,将推动中餐的标准化和数字化。

智能料理机,又被称为炒菜机器人,市场目前还处于隧道期,但未来有机会重构千亿厨房生态。钱东奇预计,智能料理机市场引爆的时间,将短于扫地机器人,但是否短于洗地机还需观察。做净菜可使智能料理机生态完成闭环,添可今年8月底前将推出百款常温净菜,还将于今年12月推出商用智能料理机。“食万”市场引爆后,他将安心退休。

跨界食品领域

当天下午,在科沃斯总部创想机器人科技馆的会议厅,添可食万数字美味研究院成立。在会议厅的一个角落里,还摆着钱东奇之前创立科沃斯品牌曾做过的几个扫地机器人样板。

两三年前,科沃斯超过国外对手,拿下全球扫地机器人市场的最大份额。但现年64岁的钱东奇仍保持着创业激情。他2018年开始第二次创业,开辟洗地机的新赛道,中间经历了两代产品的失败,2020年添可品牌的洗地机销量开始起来,2021年销售额翻倍增长。

添可2020年初又推出智能料理机食万1.0。“没到两三个月,我们意识到这个产品失败,马上想下一代产品。”钱东奇认识到,消费者要为备料花大量时间,智能料理机欠缺闭环。

他那时刚好遇到浙江工商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教授田师一,一起探讨食材的标准化、数字化。如今,添可与浙江工商大学食品感官科学实验室合作,设立了数字美味研究院。2022年,食万3.0上市,配了可自动输送调料的料盒,常温净菜也上市了,生态初现。

在数字美味研究院成立仪式上,钱东奇说,扫地机器人和洗地机仍然蓬勃发展,他做的新赛道是“用数字化、智能化赋能食品行业”。当天,首批数字美味研发工程师获颁证书。他认为,每道菜的工程化、数字化,将跨越厨师,中餐数字化、标准化仍要脚踏实地去做。

“要穿越隧道期。”钱东奇说,当天他还与团队开会,探讨如何培育市场。智能料理机在先锋、先行人群推广,能不能做成,内部还有分歧。有的推销员说若做不成,就回去卖洗地机。“我们打通过两个赛道,知道要经历怎样的过程,先锋用户的评价比扫地机早期好。”

钱东奇再创业涉足中餐数字化 欲与外卖和预制菜PK

扫地机太卷了

身形矫健、笑声朗朗的钱东奇,外表不像60多岁。他最近的微博都在“晒”食万和净菜。但他认为,扫地机器人、洗地机仍有很大普及空间,离成熟市场80-90%的渗透率还很远。

据奥维云网(AVC)的数据,2022年截至7月24日,国内清洁电器线下零售额同比下降5.63%,线上零售额同比微增0.5%。清洁电器市场增速放缓,追赶者的差距则在缩小。2022年上半年,国内扫地机器人线上市场,科沃斯的销售额份额为39.8%,石头、云鲸的份额分别为22.9%和15.1%;国内洗地机线上销售额,添可的份额从上年同期的76.3%,降至56.7%。

是否担心“后院起火”?钱东奇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企业光靠一个人不行,他把精力花在未来大方向上。让小伙伴们传承扫地机器人、洗地机业务,虽有波折,但放手会更有未来。

钱东奇说,以创新推高客单价,是行业问题。“我们(产品)往上走,行业都卷上去了”。今天国内扫地机器人市场增价不增量,只满足了“塔尖人群”的需求,价格做到了天花板。5999元、4999元的扫地机器人单价,对乡镇用户来说偏贵,后面还有很大普及空间。现在国内扫地机器人渗透率约10%,洗地机渗透率约3%-4%,而洗衣机等成熟产品渗透率达80%-90%。

“食万(智能料理机)是三个品类中最复杂的体系,涉及智能硬件、净菜、数字美味工程师、物联网、大数据等。”钱东奇说,这个赛道选定了,就要不妥协地做到最后。

钱东奇再创业涉足中餐数字化 欲与外卖和预制菜PK

与外卖、预制菜PK

炒菜机器人(智能料理机)是“懒人”消费的新赛道。奥维云网(AVC)的研报认为,家庭空间小、烹饪时间长、烹饪过程有油烟等因素,让炒菜机器人市场渐热。如果体验继续改善,达到临界点,其潜在市场规模有望在千亿元。

在近半年的炒菜机器人市场中,平均市场集中度达80%以上,主流品牌以国产品牌为主,有的性价比产品做到千元以下,而中高端产品的智能化程度更高,控温及烹饪效果更好。添可、苏泊尔、九阳、田螺云厨、乐小美、TOKIT等国产品牌及一些外资品牌,分食市场份额。

谈及差异化,钱东奇认为,如果没有自动添加调料、没有净菜,那么用户还有一半要自己做。“你没有闭环,用户体验就差70%。”食万3.0及其生态,把闭环做了,净菜常温保存。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苏泊尔、九阳做智能料理机,均没有做预制菜和净菜。

钱东奇称,他们也走过弯路,开始做新鲜净菜,最多放两天,冷链不完善会影响品质。如果放到零下18度,又影响口味。后来他们选用了冷冻风干技术。“冷冻风干菜在日本、欧美常见,之前中国欠缺复鲜流程,数字美味研发工程师在复鲜方面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今年预制菜很热。钱东奇认为,生活节奏加快,外卖、网上买菜很火,因为人们不愿在厨房耗费时间。食万在外卖、预制菜、网上买菜之外,提供另一种简单、快捷、好吃、健康的选择,净菜已配好,调料是用户自己的,烹饪过程省力、可见。最终选择由消费者来投票。

“中餐的数字化还处起步阶段,标准化是必须跃过去的坎。”田师一说。而钱东奇的体会是,用工程师的思维,而不是厨师的思维。比如,做金蒜牛柳粒,产品定义、数据包、工程图纸、品质检测文件、工艺文件都要有,最终可生产、可复制。中餐烹饪的关键点,第一是火候,第二是翻炒,第三是投料时机,第四是调料,要让机器把这些维度都体现出来。

钱东奇再创业涉足中餐数字化 欲与外卖和预制菜PK

钱东奇认为,中餐数字化、标准化,不是一个企业承担得起的。数字美味研究院今后将向行业上下游开放。今天由数字美味研发工程师开发菜品,如果达到10万用户,外界餐厅也可在美味标准化平台上开发自己的菜谱,并且推出自己的净菜,而不只服务于附近居民。

“这需要体量,现在还在‘塔尖’。”钱东奇透露,食万通过抖音平台的直播电商,让更多用户感受到,预计其在抖音的销量将很快超过传统电商。能否把智能料理机的价格从四五千元降下来?他说,由于要对投资者负责,商业模式追求相对平衡,希望达到既赢利又普及。

奥维云网认为,可能受到功能、价格、体积及菜品的制约,家用炒菜机器人尚未有效将受众转化为付费人群。但随着功能完善、价格降低、体积变小,从长期看,菜品的丰富性将成为未来家庭炒菜机器人普及的关键因素,“净菜+炒菜机器人”的智能烹饪模式或成为趋势。


上一篇:人事震荡背后,光大集团母子公司管控方式起变化
下一篇:华岭股份携“分拆上市”38天闪电过会,“A拆北”迎上市窗口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