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昔日“夫妻”反目成仇,Stellantis与广汽隔空互撕

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广汽菲克”) 将要停止,虽然这也是Stellantis集团和东风汽车集团一同协商后做出的决定,但双方对广汽菲克倒下的运势皆并没有学会放下,公布互撕。

近日,Stellantis集团公司CEO唐唯实(Carlos Tavares)在该集团公司2022年上半年度财务报告发布会上接纳媒体采访时称,东风汽车集团不愿遵循两家企业签署的具备约束的合作备忘录,宁可毁约也不愿实行,最后彼此信赖裂开。

东风汽车集团层面今日接纳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唐唯实先生在 Stellantis 集团公司中后期新品发布会就东风汽车集团发布的所谓‘背信’观点,大家甚感吃惊。实际上,并没有提交文件的缘故,主要是因为彼此并未就未来运营达成一致协议书,不会有广州丰田方不递交文档这样的说法。并且 Stellantis 集团公司并没有执行维持合营公司在年底前正常运作的承诺,导致在今年的 2 月迄今广汽菲克一直无法恢复过来生产运营。我们希望协作彼此秉着求真务实, 对消费者及各利益相关方负责的态度,依法依规妥善处置停止合营公司的有关工作。”

东风汽车集团层面称,虽然东风汽车集团作出了众多勤奋,仍无法与 Stellantis 集团公司就广汽菲克后面发展趋势有关问题达成一致。广汽菲克没法创建相互信任且融入我国激烈竞争环境的运营机制,以扭曲近些年持续亏损的局势。广汽菲克公司股东彼此迫不得已商议井然有序停止该合营公司。

7月18日,Stellantis集团和东风汽车集团在同一天宣布将停止合资企业广汽菲克。Stellantis集团公司提及原因之一是由于之前宣布的Stellantis得到与东风汽车集团中外合资企业广汽菲克大部分股份的方案欠缺进度。

成立时间2010年3月的广汽菲克,现阶段由Stellantis集团和东风汽车集团各自占股50%。近些年,因为销售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广汽菲克的销量在2017年做到20.5万台的巅峰后便持续断崖式下跌,2021年下挫至2万台,上半年进一步跌到1861辆。广汽菲克的生产流水线从今年2月起就基本上处在“暂停”情况。

先前,Stellantis集团与东风汽车集团为了能提升广汽菲克而曾经做过众多勤奋,彼此数次向广汽菲克“静脉注射”。

而彼此发生重要矛盾的时间节点取决于今年初。在今年的1月27日,Stellantis集团在官网上公布,计划将其在广汽菲克里的占股比例由50%提升至75%,东风汽车集团与Stellantis已同意交易的相关手续,但仍然须经监管机构准许。接着,东风汽车集团却回复称:“东风汽车集团从Stellantis官网获知其有关广汽菲克股权调整事项的发布。此公布个人行为没经己方认同,东风汽车集团对于此事深表歉意。”

现场记者知情人了解到了,为了能让广汽菲克改变现状,东风汽车集团一度进行了妥协,让Stellantis把握广汽菲克经营的主动权,但股份层面东风汽车集团并没有作出妥协,归属于国企的东风汽车集团不会轻易对股份作出调整。而此前Stellantis集团公司单方面公布计划将其在广汽菲克里的占股比例由50%提升至75%,这让双方激化矛盾。

Stellantis集团公司强硬的心态,让其与东风汽车集团协作不顺,与其它合作方的合作亦是如此。Stellantis集团公司(前身为标致雪铁龙集团公司)先前与长安轿车曾创立北京长安标致雪铁龙,并把魔王寨豪车品牌DS导进我国,但北京长安标致雪铁龙最终在2019年被股东彼此卖出。而Stellantis集团与江铃汽车合资企业成立的神龙汽车,近些年也陷入危机当中,迄今仍然未真真正正走出低谷,虽然在今年1~7月总计销售量同比增加39%做到6.64万台,但与此前曾踏入年销70万台的销量高峰期相去甚远。

Stellantis集团公司近几年在中国销售量萎靡,被业界觉得关键问题在于Stellantis集团公司对自己的产品固执己见,商品更新换代无法紧跟销售市场的节奏,无法达到对新汽车愈来愈挑剔的我国消费者的需求。

Stellantis集团和东风汽车集团彼此确定让广汽菲克迈向结束。广汽菲克坐落于威海的制造工厂等财产未来将怎样处理?东风汽车集团经理冯兴亚日前接纳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仍在讨论中。业界传来,广汽菲克的广州工厂先前由广汽埃安接任并改造成广汽埃安第二工厂,广汽菲克长沙工厂最可能的“老实人接盘”依旧是对生产能力有潜在需求的广汽埃安。对于此事,广汽埃安经理古惠南接纳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方案。


上一篇:收盘丨创业板指跌1.86% 国防军工、半导体板块涨幅居前
下一篇:沃尔玛连续九年排《财富》世界500强第一,在华力拓会员商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