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最伟大解放者之一玻利瓦尔,并未缔造出令人向往的新世界

对大部分中国人而言,西蒙·玻利瓦尔是一个仅剩于初中历史教科书里的角色,但是,就算你没看比赛,大约也是多少了解过“南美解放者杯”这一国际性赛事介绍,那便是为了庆祝玻利瓦尔而设立的。200年以前,恰好是他设想、机构并领导干部了一场波澜壮阔的民族解放运动,从这当中创造了6个国家,其当年的人口总数是北美地区的1.5倍之多。不管从哪个实际意义中说,他就实至名归是史上最优秀的解放者之一。

最伟大解放者之一玻利瓦尔,并未缔造出令人向往的新世界

要打倒西班牙的执政,这一度看起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1808年意大利当地遭拿破仑侵入,第一次让玻利瓦尔那样先觉醒的人看见了新时期期待。即便如此,释放仍面临极其严峻挑战:尽管殖民自身得民心,但意大利终究已经在美洲地区深深地投身300年之久;为了能抑制潜在的抵抗,意大利一直有意识的保证各殖民间的瓦解,这使得团结一致的抵抗十分困难;自然最终,它还有一支强悍的殖民军,而起义者这一边,连玻利瓦尔自己也从未接受过靠谱军队训练。

或许最艰难的一点取决于:即使是谋取独立这些殖民政治精英,也难以构想一种并没有王者的纪律会是什么样。和美国独立改革不同的英文,南美洲那时候密议独立共和派人员绝大部分都没有对现况怀恨在心,她们想要更多管理权,但却不甘愿与母国彻底决裂,以致于有保王派史学家讥讽说:“大家第一次看到,一场改革由最可能蒙受损失得人扇动并大肆宣扬。”甚至有,他们想要释放的那些有色板块人种,出于对造物主的信念与对王者的忠实,也大多站在西班牙殖民一边——她们当然知道全球是不公平的,但最先厌恶的却是当地这些白种人皇室,没注意到他们所期许的那个善良的王国自身,才算是苦难的根本原因。

最伟大解放者之一玻利瓦尔,并未缔造出令人向往的新世界

之后,西班牙保守党分子结构赫奇·阿拉曼曾说过,作为国家,西班牙就是一个早产婴儿。这句话也许也适用于南美洲的这些共合国:他们尽管早就具有独立原型,但是却并不是阴道分娩的,问世时所有人并没有充分准备,群众在人种、阶层或工作经验上面没什么无偏性,以致于无法在基本上其他问题上达成一致。没有错,大家想要自由,但如同卢梭曾经说过的,“自由是一道美味多汁的美味,但极难消化”,悲哀的地方都在这里:美洲人渴望自由,但是不习惯性随意,不一样的人对它能够拥有天差地别的认识。

要是没有玻利瓦尔那样充满热情的人物促进,这一场改革很可能就此胎儿停育,但单独之时,这类特性却刚好被称作它的缺点:他太年轻(27岁)、太没经验、太易冲动、太有感染力了。的确,连这一部玻利瓦尔的人物传记都承认,这名解放者是“一个极不完美的人”,不缺少人性的缺点,但是,在狂飙突进的时局下,唯有如此一个拥有永不枯竭激情的角色,才可以不屈不挠地将改革进行到底。就算一度沦落到有且只有70个战士,也不能使他丧失斗志,仍可以通过极速而持续不断的攻击星火燎原。

经历将近15年抗争,他才终结了意大利在中美洲的执政,但是,乃至还没等到这一天,它就已痛苦地意识到了一个实际:若不能构建相对稳定的共和制度,这一新国家很可能就会到内外交困下再次失去自由。意大利迟迟不肯舍弃对南美洲的欲望(它直至1883年才不情愿地认可玻利维亚单独),而彼此之间攻讦的区域阵营早就在新国家内部结构持续滋生,连玻利瓦尔自己都无法遏制这类无处不在的倾向。他不厌其烦地劝诫美国国会:只有当新生的联邦共和国以同一个响声讲话,才能获得世界的认可;然而他特别强调“团结一致,团结一致,团结一致”,自身就证明这一团结一致自始至终没可以做到。

尽管这个人是“解放者”,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与像亚历山大大帝这种战神遭遇的处境并没有实质的差异:在旧帝国的废区上,遗留下来的是一个随时随地迈向四分五裂的政治体系,唯一还能维持代表性统一的,归根结底就只是伟大人物的个人声望。对革命志士而言,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纳的痛苦实际:在赶跑君王以后,被释放的人们居然又需要一个新的君王来给予必须的社会凝聚力。

这一无法解决的矛盾一直困扰着玻利瓦尔。早就在1814年,他就在公开演讲中声称“中国公民们,我并不是你的君王”,“现在我要求大家把我从这远高于我水平范畴的岗位上解放出来”,建议辞掉独裁官一职。但是,无论他这番表态发言是不是真心实意,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一次次发生的结果却是:他尝试辞掉一个岗位,进而还在所有人的明显乞求下再次就职,权利影响力还更为牢固。到最后,有很多人猜疑,这番辞让只是他老韩谋略人情世故的伎俩。

玻利瓦尔本人也坚持不懈觉得,它的美洲地区必须一位有力终生当政者,因为只有那样,才可以打造一个强悍的君主专制政府部门,使这种羽翼未丰的共合国可在内外交困挑战下存活下来,并合理鼓励全部网络资源,改进人民的凄惨状况。他曾在《牙买加来信》中清晰地预测分析到,备受改革残害的西班牙将临时性挑选君主立宪,这表明他对实际拥有一点也不乐观的了解——他最终逐渐坚信,拉美人欠缺必须的职业道德和个人担当意识,都还没真真正正学会如何基层民主,一个严苛、强有力、开明的家长式执政者,无疑是教她们这一点的必需之恶。

自然,经历过300年的不公和十年战争,大家不太可能一夜之间解放自己,学会如何应用新到手的随意,她曾坦率地感慨:“即便是我,骑在她们头顶,也不知道他们能做什么。”依据他对同胞的真切掌握,他认为,残酷的真相是:只有用强硬手段才可以整治大澳大利亚。这便出现了一个谬论:他致力于释放老百姓,却又坚信“一切为人民自身的利益,必须严苛管束她们”。问题在于,无论这种判断是否切合实际,这些都代表着他自己将继续必须篡权,估且不说这时候让人怀疑他作为“解放者”的本意,主手和军伐们对他无限制权利也既妒忌又当心。

即便他领悟了无坚不摧的声望,也再三申明自身瞧不起承袭权利,但是他这样的做法仍被称作对权力的无休止欲望,本身就是想当国王。他的确得偿所愿的被授于无尽权利,他最坚定的拥护者为了防止他去世后发生的错乱局势,合谋复辟君主立宪,然而这也使得另一些共和派坚信,“诛君王”是解救共合国的唯一方式。尽管他的刺杀最后不成功,但玻利瓦尔再也没能从这一严厉打击中还原。最后,他伤心欲绝辞掉全部岗位,立誓“我的思想从没,从没被称霸的欲望污染”。

只会在他最后于孤苦零丁中死去之后,大家才重新了解这名解放者:没他,这片土地里的每个人很有可能依然生存在西班牙人的鞭子下,但到他生命中的最终两年,他遭受被所释放的每一个共合国谩骂、误会和诬蔑,乃至被禁止再度涉足家乡罗马尼亚,连自己家的合理合法财产都遭受收走。但是,玻利瓦尔以后的各国领导人,在巨人的身影下大多数大相径庭,人们在普遍的怀恋中,将他看作南美洲的伟大化身为,甚至完美的人——这未必是对她最好的纪念,反而是对后代而言最有利用价值的形式,她们基本上可以从玻利瓦尔的财产中为自己的一切个人行为寻找原因。

凭着后见之明,大家可以这么说,这名伟大解放者在死前和死后都遭到误会甚至叛变,但如同丘吉尔曾感慨的,“伟大中华民族全是忘恩负义的”,与其说斥责拉美人不念及它的情谊,不如说是,正是这种对皇权的当心,使君主立宪的复辟变成不太可能。事实上,在美国独立后,国父乔冶·美国华盛顿曾经我也被指责欲望太大,虽然他数次回绝被拥立为王,但是其政敌托马·杰斐逊曾公布曾经说过:“赶走(英国国王)乔治三世以后,要谨防发生乔治一世(暗喻乔冶·美国华盛顿要称霸)。”

虽然对玻利瓦尔而言,最后岁月备受摧残,但这恰恰证实,共和精神实质已深得人心。这名解放者一手促进了激进的共和主义,在这过程中,可是他在实际上拥有了皇权式绝对权力,是否有王者称号实际上已无关痛痒。虽然他自己很有可能真心诚意把这种绝对权力只是看作完成共和的工具,而对真正意义上的共和现实主义者而言,却是个危险的预兆:一个非凡魅力的领导者正成为阻拦。事实上,他应该因此感到欣慰:被释放的人们,已不再需要一个善良的监管人。

自然,在某种意义上,这个人是对的:如同他所预见的那般,在他身后处,那一个庞大联邦政府快速分裂。那肯定会让他在坟地里悲痛,可是却另一面而言,他对这一统一国家的梦想,与其说一切为人民,倒不如说是为了他自身,如同他经常把私生活和个人恩怨杂入公共行政中,可能在潜意识里,这一统一国家就像是由他孕妇分娩的孩子。这类密切不可缺少的意识让他倾其所有资金投入,而当不如人意时,毫无疑问也让他分外痛楚——他太爱惜那片重获自由的土地,那简直和他休戚相关。

实际证实,非洲地区的确获得了再生,但却不曾像国外那么,在单独以后变成令众人向往的新天地。200年以来,一直有人在反复思考这种情况,也因此一再再谈玻利瓦尔的梦想——是不是在那个年代,历史时间曾有过不一样的很有可能?回过头看来,意大利美洲殖民地内部结构本身就充斥着矛盾,而营造的共识、沟通的公共性体制也是有心被隔绝,以致于大家即便在单独以后,也难以仅凭较好的愿望达成一致。这就意味着,意大利美洲地区实际上在那时候就远比英属美洲地区落伍,也表明西班牙的财产要无法消除的多。

澳大利亚文学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名篇《百年孤独》出版发行后,有人会问他标题到底是什么含意,他答:“孤独的反义词是团结一致。”那恰好是玻利瓦尔从没完成的梦想:获得自由的个体,消除人为阻隔,在独立自行的前提下团结起来。那才是真正的释放。

最伟大解放者之一玻利瓦尔,并未缔造出令人向往的新世界

《玻利瓦尔:美洲解放者》

[美]玛莉·阿拉纳著

中信出版集团·新思文化艺术 2021年8月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赛诺菲拟6亿欧元入股信达生物,加速创新肿瘤药物开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