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美元“第四波冲击”来袭?日韩央行出手干预,人民币虽“破7”但并不弱

在美元冲击下,亚太货币近日持续承压。日元持续在24年低位附近徘徊,韩元近日创下2009年以来新低。韩国外汇当局已开始卖出美元进行干预,日本央行周三也进行了汇率审查。但市场人士预计干预效果有限。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周四傍晚也最终跌破关键的7关口,市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主要源于美元指数走强而非人民币弱势。

在本周发布的最新研报中,东吴证券分析师李勇和陈伯铭称,美元目前正处于第四波冲击中,且本轮冲击刚刚开始。

”从历史上看,1985年以来,美元指数共历经四次起落完整的周期:第一波冲击(1985-1987)始于高利率和美国财政赤字使美元指数抬升;第二波冲击(2000-2004)亚洲金融危机和美联储加息使美元指数抬升;第三波冲击(2014-2018)美国经济强势复苏,资金回流,美元指数抬升;第四波冲击(2021至今)基本面美强欧弱,俄乌冲突背景下的能源危机中断了欧洲追美步伐,美联储加息周期大幅领先欧、日,美元指数第四波冲击来袭。”他们称,通过观察历次美元指数冲击的形状,美元指数走强持续时间大约需要5~6年,因而,第四波美元指数冲击才刚刚开始,至2023年上半年开始回调,至2024年年初继续上升。

班诺克本全球外汇(Bannockburn Global Forex)的首席市场策略师钱德勒(Marc Chandl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元飙涨并不意味着货币战争危机将至。“尽管美元走强,美国出口额仍在7月创下新高纪录。(此轮波动)几乎完全是美元飙涨,而非欧元或日元的主动变化。”钱德勒补充道,“鲍威尔已经表示,隔夜公布的进口价格数据也显示,坚挺的美元是金融条件收紧的一部分,是减轻物价压力所必需的。”

美元“第四波冲击”来袭?日韩央行出手干预,人民币虽“破7”但并不弱

日元、韩元创多年新低,干预能否有效?

当地时间15日,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受石油产品成本下降和美元走强的影响,8月份美国进口价格连续第2个月下跌,环比下跌1.0%,前值为下跌1.5%。在截至8月的12个月中,进口价格攀升7.8%,前值为8.7%。

但不论如何,美元第四波冲击使得一众亚太货币持续承压,其中日元最为显著。今年以来美联储持续激进加息,而日本央行坚持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保债弃汇”,日美利差不断走阔,导致日元对美元汇率持续贬值。年初至今,日元汇率已贬值超20%。美元对日元周四再度收涨0.2%,报143.47。今日亚太早盘,日元持续徘徊在24年低位附近。

14日,日媒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日本央行在美元对日元144.9附近进行了汇率审查,即要求日本各大商业银行向央行提供外汇交易的细节资料。报道称,与此前的口头干预相比,汇率审查通常被视作更强烈的干预手段。此外,日本财务大臣铃木俊一本周业表示,如果此前日元对美元汇率变动趋势持续,不排除采取一切手段干预汇率的可能性,外汇应对选项包括直接干预。这一消息一度在周三短暂令日元汇率快速攀升,但随后日本最新的8月贸易逆差创纪录,凸显看空日元的理据,日元对美元重新走低。

高盛策略师费什曼(Karen Fishman)预计,随着美联储继续大幅加息,日元短期内有进一步走弱的空间。“日本政府官员的评论提高了自1998年以来首次干预以支撑日元汇率的可能性,本周以来日本对美元的贬值势头有所缓解。然而,我们此前预计的日元3个月目标位145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他称,“如果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跳升至4.5%,即大约比当前水平高出一个百分点,那么日元对美元汇率可能达到155。”

不仅日元,韩元对美元本周也再创多时新低。周三,韩元对美元大跌1.5%,至1美元对1394.40韩元,再创2009年以来新低。韩国央行本月稍早曾经表示,韩元近期走软的速度快于基本面反映的情况。对韩元的“快速”走低,将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周四,在韩元创13年半新低后,据外媒援引多家交易商消息称,韩国外汇当局确实开始抛售美元以抑制韩元进一步下跌。

与此同时,韩国财政部长秋庆镐(Choo Kyung-ho)周四在议会会议上也表示,韩国正在审查与外汇波动有关的“应急计划”,当局将采取措施应对过度外汇波动。

据韩国外交部称,由于韩国94%的能源和自然资源依赖进口,韩元的疲软已推高了韩国的通胀。并且由于出口增长放缓,加之乌克兰局势升级后全球能源价格飙升,导致韩国进口成本上升,韩国今年或将录得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年度贸易逆差。

人民币“破7”但并不弱

与其他主要亚太货币相同,强美元也令人民币此前持续数周在6.9区间、接近7的关口胶着。而周四傍晚,美元/离岸人民币(USD/CNH)报7.0124,意味着2020年8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离岸市场首次“破7”。

今日亚太早盘,美元/在岸人民币(USD/CNY)也“破7”,截至午间记者截稿时报7.0105,美元/离岸人民币进一步跌至7.0192。尽管人民币跌破关键点位,但分析人士和交易员表示,此次人民币对美元“破7”仍相对有序,更主要源于美元的广泛走强,而非人民币弱势。

杰富瑞(Jefferies)的全球外汇主管贝克特尔(Brad Bechtel)称,事实上,衡量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的CFETS人民币指数“保持稳定”。这表明,从广义上讲,人民币在美元升值的情况下并没有真正贬值那么多。

本轮人民币汇率下跌始于8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下调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之际。面对本轮贬值,人民银行此前在9月5日决定自2022年9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将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8%下调至6%,为年内第二次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

钱德勒向第一财经表示,鉴于“中国六大国有银行将从9月15日起下调个人存款利率,美联储大概率将于下周加息75个基点”,人民币汇率表现“与基本面一致”。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国家外汇管理局外汇研究中心主任丁志杰也表示,如果从过去一年来看,(人民币)要远远好于绝大多数的发达国家货币和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我们的汇率无论从外汇市场的供求来看,还是从汇率的水平和汇率的走势来看,基本上是保持稳定的状态。他补充称,中国还在坚定不移地扩大金融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不断拓展外汇市场交易深度和广度。8月,境外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券和股票市场情况持续改善,人民币资产受到海外资本青睐。

9月5日, 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人民币长期的趋势应该是明确的,未来世界对人民币的认可度会不断增强。短期内双向波动是一种常态,不会出现“单边市”,“但是汇率的点位是测不准的,大家不要去赌某个点。合理均衡、基本稳定是我们喜闻乐见的,我们也有实力支撑,我觉得不会出事,也不允许出事。”他称。

中信证券联席首席经济学家明明指出,人民银行可用于稳定汇率的政策工具较为丰富,包括但不限于启动逆周期因子、调节企业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等等。其中,“逆周期因子”将直接作用于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虽然当前仍无法明确央行是否启用了“逆周期因子”、以及部分报价行是否调整了中间价报价模型,但从历史经验看,上述该工具对于应对人民币持续的单边贬值行情非常有效。


上一篇:外交部:中方对参与售台武器的美方相关人士进行制裁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