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动画迷郎朗实现童年梦想,用钢琴演绎迪士尼经典音乐

1995年,13岁的郎朗在日本仙台参加第二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少年音乐家比赛,获了金奖。那之后,他开启了作为钢琴家的职业生涯。

郎朗记得,拿到大奖后的奖励是去了东京迪士尼乐园。在那里,他第一次听到迪士尼的主题曲《小小世界》,“那段旋律伴随了我一整天,以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

9月16日,德意志留声机厂牌与迪士尼音乐集团合作发行的《郎朗的迪士尼》在全球各大音乐平台上线,实体CD也在京东同步开售。对于40岁的郎朗来说,这张新专辑既是对自己童年时代的一次回望,也是他成为父亲之后,送给孩子和年轻一代的音乐礼物。

动画迷郎朗实现童年梦想,用钢琴演绎迪士尼经典音乐

“我是不折不扣的动画迷,从小就很喜欢看动画片。”在位于美国加州圣塔莫尼卡的环球音乐集团总部接受采访时,郎朗说,正是动画片中的古典音乐,带他认识并走进一个神奇的音乐世界。

他曾在自传中写,自己不到两岁就喜欢看《猫和老鼠》,动画片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配上很多世界名曲,几乎成了他的古典音乐启蒙。学琴后他才知道,其中一集《猫之协奏曲》里的曲目是李斯特《匈牙利狂想曲第2号》。

郎朗一直想用钢琴来重新演绎他最喜欢的动画片。对于一位蜚声国际的钢琴家来说,演奏动画音乐,听上去似乎有些小儿科。但《郎朗的迪士尼》这张专辑从筹备、编曲、录音到最终完成,足足花费了三年半。

“经常是录了十首曲目,推翻重来,再录五首,一首一首地抠。”郎朗说,专辑策划早在2019年底就启动,改编难度颇大,团队耗费了三年半时间,他的录制足迹也从上海、纽约、伦敦、巴黎到洛杉矶。

横跨迪士尼动画史

今年上半年,郎朗去迪士尼档案馆参观,才知道自己13岁时听到的那首《小小世界》,其背景是为了呼唤世界和平,呼吁人类和谐相处。这与他录制《郎朗的迪士尼》的想法不谋而合。已经上线的《郎朗的迪士尼》专辑中,《小小世界》作为开篇之作受到乐迷好评。

《小小世界》之后,是26首精心挑选的迪士尼经典旋律,不仅横跨80余年的迪士尼动画史,更网罗了《冰雪奇缘》主题曲《随它吧》、《阿拉丁》主题曲《新的世界》等传唱度极高的主题曲。

动画迷郎朗实现童年梦想,用钢琴演绎迪士尼经典音乐

挑选经典不难,困难的是把主题曲全部改成适合钢琴演奏的新作品。

“迪士尼音乐的亮点是,它就像魔术,很梦幻。这就要求配乐的旋律和乐器、和声、节奏,一定要把那种梦幻和魔术的感觉写出来。”郎朗说:“改不好就容易变成背景音乐,变成电梯里的‘电梯音乐’,我特别怕这个。”

他找来几位有影响力的作曲家帮忙。包括世界级编曲大师斯蒂芬·霍夫爵士、娜塔莉·特南鲍姆、兰迪·科伯。在保持旋律的同时,他们对编曲进行了更富想象力的处理,为音乐带来新色彩。

“最大的问题是,录制的时候发现曲目之间容易雷同,又要重新编曲,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写下去。”郎朗这次也尝试了自己编曲,几经打磨,他对最后的结果比较满意,“大概写出来李斯特、肖邦那个味儿了,没白努力。”

郎朗还邀请了很多音乐人合作,安德烈·波切利为《泰山》主题曲献唱,创作歌手乔纳森·巴蒂斯特再度演绎奥斯卡获奖歌曲《没关系》,哥伦比亚创作歌手塞巴斯蒂安·亚特拉演绎《魔法满屋》中的奥斯卡提名歌曲《两只毛毛虫》。此外,古典吉他演奏家米洛什·卡拉达格利、中国二胡演奏家果敢,以及英国皇家爱乐乐团也都参与到专辑演绎录制中。

“就算我跟波切利合作,钢琴也不能躲在后面,而是要突出。钢琴的旋律无论是有色彩的、悲伤的,都要推到前面。”郎朗说,整张专辑的改编既有德彪西式的印象派音乐氛围,也有爵士乐、拉美音乐的风格,《狮子王》改编出了肖邦的感觉,有些炫技的曲目则有李斯特、拉赫玛尼诺夫的痕迹。

被疫情改变的古典

疫情对全球古典音乐行业的影响仍在持续。

郎朗坦言,这几年,受到疫情影响,人们听音乐的方式都发生了改变,“今年的琉森音乐节就在极力鼓励观众重返音乐厅。”他发现,过去意大利、德国这些有古典音乐传统的国家,乐迷都会购买唱片,但现在,很多人开始习惯于听数字音乐。

面对变化,古典音乐正积极拥抱互联网,开拓生机。今年年初,美国克利夫兰交响乐团与古典音乐流媒体平台IDAGIO合作推出第二季线上音乐会,此前,包括维也纳爱乐乐团在内的多家名团都开始做线上音乐会,大提琴家马友友、指挥家祖宾·梅塔都参与其中。

古典音乐的互联网化,也带来诸多积极变化。据英国一项全国调查显示,超过600万英国成年人计划在2022年“尝试体验古典音乐”,这其中,18岁至35岁之间的人群超过150万。

郎朗看过9月初歌手李健在视频号的线上音乐会,颇为心动,“可能以后我也会来一场线上音乐会。但古典音乐最好的还是在现场。”

郎朗从来都是拥抱技术、贴近大众的古典音乐演奏家,无论在社交网络、综艺节目还是大师课上,他都将普及古典视为责任,“我的梦想一直都是要走霍洛维茨、伯恩斯坦、帕瓦罗蒂这样的职业音乐道路,而不是把自己藏在自己练琴的环境中。自己享受音乐,和把音乐分享给大家,同样重要。”他之所以要做一张迪士尼的专辑,就是想用音乐与不同年龄层的听众有更紧密的联系。

“动画片激发了我的想象力,把我带到另一个世界,促成我对古典音乐的终生热爱。迪士尼的音乐风格多样,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到启发。”郎朗希望,这张动画专辑能像一座桥梁,让不同年龄的人重新体验童年时代看迪士尼电影的快乐心境。


上一篇:达利欧:美国利率将升至4.5%~6%,通胀率或远高于预期
下一篇:国际航运费比高位跌超一半 家电业迎出口利好、全球布局不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