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阳江要建“半个三峡”,“刀剪之都”转型海上风电基地”

小李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回过阳江老家。今年中秋节,他从广州回家时发现,家乡那一片无边无际的海面上,布满了随风转动的风机,远远望去,像是一根根雪白的电线杆插在海里。

作为粤西地区经济总量最小的地级市,2021年,阳江全市生产总值在广东21个地级市中排名倒数第六;全市户籍人口300万人,在以上城市中排名倒数第四。但现在,阳江要打造一个“世界级风电产业基地”。

阳江是“中国刀剪之都”,多年来以五金刀剪为支柱产业。但随着可再生能源在中国崛起,从2017年核准首个项目开始,截至2021年年底,阳江海上风电累计装机量达320万千瓦,在广东各地级市中位居榜首,在全国各地级市中排名仅次于江苏的南通和盐城。

据2022年阳江市政府工作报告,阳江将在年内完成海上风电投资超300亿元。这相当于去年阳江全市生产总值1515亿元的1/5。

阳江要建“半个三峡”,“刀剪之都”转型海上风电基地”

但阳江的目标不止于此。按规划,到2025年,阳江将建成投产海上风电1000万千瓦以上,这相当于半个三峡水电站的总装机规模。截至2021年年底,全国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2535万千瓦,为世界第一。

海上风电正在改变这座粤西小城。据国家能源局数据,目前海上风电每千瓦的造价约为1.6万元。第一财经记者据此测算,阳江上述规模海上风电涉及的总投资高达1600亿元。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和其他城市用电紧张不同,阳江不仅电力充足,而且还有80%的电力资源卖给了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城市。光是去年,阳江卖电获得了上百亿元的收入。

一千年前,阳江历史上有过“海洋浪花带来的都是金钱的声音”,如今,“粤西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开始在海浪海风中绽放。

从刀剪到风电

阳江以刀出名,生产刀具在这座古城已有1400多年历史。

据统计,中国每生产10把刀具,7把产自阳江。另外,国内出口刀具80%来自阳江。当地有刀剪企业数千家,德国“双立人”也在这里设有代工厂。

公元557年,冼夫人屯兵阳江,在此地制作兵器。清《冯代族谱》载:“冯大将军生平所用八十二斤峨眉宣锦大刀纳于家中”。“峨眉宣锦大刀”就是当地俗称的“大杀刀”。此后,制刀工艺传到了民间。

从地形来看,阳江像一头侧坐的熊。其东北部以天露山为屏障,西部、西北部以云雾山为屏障,中部、东南部是平坦腹地,南部则是浩瀚的南海。这造就了阳江雨水丰沛、农渔两利的自然优势。

阳江要建“半个三峡”,“刀剪之都”转型海上风电基地”

阳江拥有458.6公里海岸线,占广东海岸线的1/10。沿海地区人民或从事渔业生产,或从事海上贸易。早在宋代,阳江已有江浙等地商船往来不断,据《阳江县志》载,鼎盛时期“海洋浪花带来的都是金钱的声音”。后来被命名为“南海Ⅰ号”的一艘宋代商船,便沉于阳江海域,考古者发现,船上陶瓷、金银无数。

但这条漫长海岸线也曾给阳江人带来灾难。以清代为例,1662年,清政府以福建郑锦(郑成功后代)等反清活动为由,下令海禁。包括阳江在内的广东24个州县沿海居民都勒令向内地迁50里,渔民逃亡殆尽。从此,海上的岛屿炮台林立。那些至今保留着的古炮台遗迹,似乎还在讲述充满枪炮声的千年往事。

今天,这条漫长的海岸线再造阳江:一个千亿级的海上风电产业崛起。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发现,海上风电首次出现在阳江市政府工作报告,是在2017年。这一年的阳江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启动海上风电场项目……依托三峡新能源、中山明阳风电等龙头企业,以资源换产业,引入风机及配套生产企业,建设广东风电产业基地。”也是这一年,阳江首个海上风电项目获核准。

温湛滨曾在2016年7月至2021年8月担任阳江市市长,据其介绍,阳江当时选择海上风电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海上风电作为绿色、清洁的可再生能源,技术先导性强、经济体量和产业关联度大,对培育经济新增长点、实现绿色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

这也是作为全国经济大省和能源大省的广东的必然选择。“阳江作为广东海上风电的重要基地,目的是着眼整个广东和珠三角地区。”长期研究区域与产业经济的广东省社科院教授丁力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粤西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

多年以来,广东的能源结构以煤、油等化石能源为主,且煤油依赖进口。与此同时,广东所消耗的部分电力,来自西南地区的“西电东送”。在“双碳”目标等宏观背景下,广东面临着巨大的资源和环境压力。它多次提出,要利用可再生能源和核电等清洁能源以缓解当地能源紧张,同时调节能源结构。

“但目前广东沿海的核电厂址已经几乎开发殆尽,未来继续上马沿海核电项目的空间非常有限。”一位核电企业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广东认为,海上风电“是广东省可再生能源中最具规模化发展潜力的领域”。在政策上,2022年3月21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印发的《“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提出,重点建设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海上风电基地。

一个月后,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广东省能源发展“十四五”规划(下称《规划》)的通知。《规划》提出:“规模化开发海上风电……打造粤东、粤西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十四五’时期新增海上风电装机容量约1700万千瓦。”

“粤西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便是阳江。而在公开场合上,广东政府主要官员也多次提出“加快阳江海上风电基地建设”的要求。“海上风电现在是阳江的主抓产业。”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广东省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向晓梅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向晓梅长期从事产业经济、海洋经济及粤港澳大湾区等方面研究,她此前应邀参加阳江市政府举行的相关交流会时建议,阳江应抢抓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双区驱动”时机,从中寻找新机遇。

海上风电成了阳江的“新机遇”。“在海上风电方面,阳江在广东省内起步是比较早的。”向晓梅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最发达的经济地区在珠江口,但是珠江口的海洋资源条件不如粤东粤西。阳江直面南海,从风场角度来看,有先天优势。”数据显示,阳江海平面80米高度处的年平均风速可达6.5~8.0米/秒,属于中国海上风能资源富集区。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作为全国制造业大省,广东拥有强大的设备制造能力,风电设备制造水平在全国排名居前。这是它发展海上风电的另一个优势。

与此同时,阳江港口资源丰富,有利于进出口风机设备。从资源获取的角度看,阳江靠近广东钢铁重镇湛江,两者之间只隔着茂名市,便于阳江获取风电装备所需的钢材原材料。

从经济的角度来说,丁力认为,广东统筹规划建设沿海经济带,把海洋资源优势与产业转型升级和开放型经济发展紧密结合起来,以沿海经济的先行发展带动近海内陆和整体经济发展,意义重大。

在海上风电的整个产业链中,以钢材为例,据时任广东省发改委主任葛长伟在2018年介绍,一台5500千瓦的海上风力发电机要消耗1600吨钢材,一台7000千瓦的风机要消耗2000吨钢材。

按此计算,到2025年,阳江建成投产海上风电1000万千瓦以上,所需消耗的钢材至少300万吨。作为比对,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投入使用的“鸟巢”(国家体育场),一共消耗了11万吨钢材,但阳江这些海上风电所消耗的钢材至少相当于27座“鸟巢”。

按海上风电钢材价格1万元/吨计算,1000万千瓦以上的海上风电装机容量,将带动钢材产值约300亿元。

八成电力卖给大湾区

明阳风电是位于广东中山的风电制造商,也是阳江海上风电的首个吃螃蟹者之一。

明阳风电董事长张传卫回忆说:“2017年的时候我们是心存疑虑的,第一是不确定能不能规模化、经济化开发,因为海上有抗台风的问题;第二是投资大,当时我们心里是忐忑不安的。”

这种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广东省发改委在2018年出台的《关于广东省海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试行)》中指出,“海上风电开发难度大、风险高、投入大、要求高。”

但巨大的市场还是吸引了众多企业到阳江的海面上“冒险”。“风险虽有,但如此优越(海上风电)的资源毕竟有限,你不去他人也会去。”在阳江投资海上风电的一家风电设备制造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事实上,大家都在抢资源。”

据阳江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信息,截至2022年3月,已有27家风电装备制造企业、共计30个风电项目落户阳江,项目总投资达到411亿元,年产值达到834亿元。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在上述项目中,开发商主要以大型央企或者地方能源巨头为主,且投资主体高度集中,三峡集团、中国广核、国家电投、国家能投、华能集团等五家能源央企合计的份额近70%。

从投资回报方面来说,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曾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和位于西北部的风力发电场和光伏电站不同的是,海上风电位于东部沿海等发达省份,建成后发电可以就地消纳,不会出现“弃风”“弃电”现象,最大程度地实现满负荷运行,从而增加企业的收入。

就像周大地所说,从市场需求的角度看,紧邻阳江的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是电力高负荷中心,存在大量清洁能源需求。

在1988年建市前,阳江能源产业仅有几座小水电站和一座小火电站,当时的全社会用电量也只有1.12亿千瓦时。2021年,这一数据飙至149亿千瓦时,相当于33年增长了132倍。即便如此,阳江本地能源所发电力远远超过当地所需。

2021年,阳江各类发电能源累计装机容量1732万千瓦,其中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占比71%,共涉及核电、火电、海上风电、陆上风电、光伏、水电、抽水蓄能等七大类电源。这一年,阳江全市实现上网电量783亿千瓦时,产值约351.5亿元。

也就是说,2021年,除了本地所消耗149亿千瓦时电力资源外,其余的八成全部卖给了大湾区其他城市。通过卖电,阳江去年的收入就有上百亿元。

根据官方资料,三峡集团在阳江投资的总装机容量为20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每年可为粤港澳大湾区提供电力约56亿千瓦时的清洁电能。按此计算,到2025年阳江建成投产的海上风电为1000万千瓦以上,每年可为粤港澳大湾区提供电力约280亿千瓦时。

向晓梅表示,目前从广东全省区域整合格局来看,“大湾区+粤西”相对滞后,阳江作为大湾区向西延伸的第一座城市,可以依托海上风电等新能源产业基础,承接珠海、深圳、广州产业延伸拓展。

根据2021年发布的《阳江市“十四五”规划和二0三五远景目标纲要》,阳江正在推动两大千亿级产业集群发展,其一是合金材料,其二便是海上风电。

这份纲要提出,到2025年,阳江将形成集资源开发、装备制造、研发设计、检测认证、运维管理、综合服务于一体的世界级风电全产业链基地。

在阳江投资海上风电的一家央企中层干部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目前来看,海上风电还有十年的好时光,“至少十年。”他说。

而对于小李来说,等到他再次回老家的时候,他将在海边看到更多随风转动的风机。


上一篇: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出炉:中国多个城市排名稳中有升
下一篇:前8月光伏发电投资额同比大增 国内热泵等取暖设备出口“爆单”丨明日主题前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