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日本自1998年来首次干预日元,为何效果将有限且短暂?

日本财务省终于出手入市干预汇率。

这是自1998年6月以来,时隔24年,日本政府首次以卖出美元、买入日元的方式干预汇率。日元对美元汇率也因此短线反弹450个点至141一线,并最终录得2020年3月来的最大单日涨幅。

但分析师们表示,从全球层面看,美日货币政策分歧这一导致日元本轮走弱的根本因素仍未改变,从日本国内层面看,日本央行仍未放弃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且日本政府稍晚可能推出财政措施以帮助日本国民应对国内物价上涨,也不利于日元,因而日本此次干预日元的效果将有限且短暂。今日亚太时段,美元对日元已重新转涨至142上方。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日本经济学家永井茂藤(Shigeto Nagai)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直到金融市场确信美联储加息周期将达到顶峰,且日本的通胀前景也较为温和,否则日元疲软和日本国债收益率的压力都会一直持续下去。

他分析称,“日元的疲软令进口成本不断上升,确实令日本国内感受到更多痛苦,尤其是对中低收入家庭和定价能力有限的小企业而言。但即便如此,日本央行永远不会因为汇率问题调整货币政策。尽管外国投资者可能会继续挑战日元和日本国债收益率,但日本央行别无选择,只能坚持当前的YCC政策,即使在黑田东彦明年4月任期结束后也是如此。”

日本自1998年来首次干预日元,为何效果将有限且短暂?

单边干预,美日利差扩大趋势不变

历史上,日本曾频繁地进行外汇干预,最大规模的日元干预发生在1998年4月,当时日本央行在外汇市场买入2.8万亿日元(200亿美元)。但即便如此,也没有立即阻止日元下滑,直到当年8月,俄罗斯债务违约和长期资本管理对冲基金的崩溃在金融市场造成混乱,迫使投资者平仓日元套利交易后,日元才触底并开始迅速升值。截至当年12月底,日元对美元汇率从低点反弹30%。

与1998年不同,9月22日所发生的,是日本对日元的干预是单边行为。

荷兰国际集团货币分析师Min Joo Kang表示:“我们认为,日本此次外汇干预只是平息日元对美元波动性,而不是改变日元贬值的趋势。”她补充道:“下一个重大风险事件可能是10月初在华盛顿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长会议。届时,日本将不得不说服美国当局,美元走强是一个问题,而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美国目前对美元走强仍喜闻乐见。”与1998年不同的是,此次日元的疲软并非由套利交易所驱动。事实上,根据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数据,杠杆基金目前对日元的空头押注已比4月中旬的水平低35%,当时日元的交易价格约为125美元。

纽约研究公司Exante Data的创始人诺丁维格(Jens Nordvig)称:“日本财务省正努力将美元对日元汇率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145以下。但我们认为,干预不太可能导致美元对日元汇率大幅下降。鹰派美联储和全球经济增长疲弱是足以继续支持美元的有力组合。因而,干预充其量只是能够在一段时间内令美元对日元汇率保持在140~145区间。”

荷兰国际集团驻伦敦的外汇战略主管特纳(Chris Turner)持类似观点。“诚然,在美元对日元涨超145后,投资者会三思而后行。但一旦汇率跌至140/141附近,投资者又会有很大动力买入美元,因为投资者清楚地知道,日本无力扭转这波强美元,这股浪潮将在今年剩余时间内支撑美元。”他称,“我们接下来将进入美元对日元140~145的波动区间。”

日本央行也不配合

不仅外部环境,日本国内通胀走高也将逼迫政府进行财政刺激,拖累日元。本周稍早公布的日本8月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加速上升至2.8%,创近8年来新高,这增加了岸田雄文政府的压力。据外媒报道,自民党内的一些重要官员已对其施压,要求出台至少1050亿美元的新财政支出计划,以缓解通胀飙升的影响。而一旦政府增加财政支出,只会进一步加剧日元疲软。

重要的还在于,日本央行在全球央行普遍大幅加息的背景下仍维持量宽政策,在货币政策层面无法配合外汇干预。

德银的外汇研究全球主管萨拉沃勒斯(George Saravelos)指出,日本上一次在1998年成功捍卫日元时,美日利差正趋同,而不是像今年这样急剧走阔,而更有趣的是,“日本财务省外汇干预和日本央行宣布维持量宽政策还发生在同一天,越发凸显出日本国内政策也存在非常大的内部分歧。在日本央行继续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的背景下,日本当局任何追求日元走强的行为都不足以令市场信服。”


上一篇:顿涅茨克等四地开始举行入俄公投
下一篇:全国首笔“保交楼”专项借款到位,银保监会最新发声回应了这些热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