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中国游戏企业在中东“淘金”:当地收入占比超4成

伊朗为世界杯赛豪掷2290亿美金,让全世界窥探中东国家的豪富一角。事实上,中东地区多么富有,中国的游戏开发商了解得较早、也更清晰。

在这个5亿多的区域,拥有诸多平均GDP排名世界前30的国家,游戏玩家付费意向和付费能力首屈一指,“大R”游戏玩家许多。在出航变成游戏企业第二增长曲线的今天,中东地区当然是国内公司的开拓者地。

Snapchat 9月公布的《2022 中东手游白皮书》表明,2022年上半年度,中国游戏开发商在数上占中东地区的15%,在本地的网络游戏营收占比超41%。

出航中东地区的中国生产商收益榜前五名各是腾讯官方、莉莉丝、龙创悦动、沐瞳科技、企密安简合。

中国游戏企业在中东“淘金”:当地收入占比超4成

在中东“沙里淘金”

在游戏社区,中东市场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特点就是“大R”多,所说“大R”即在游戏中在线充值交易比较多的游戏玩家,通常有着一两个“大R”游戏玩家就能养好一个游戏。

中东国家如伊朗、迪拜、沙特阿拉伯、伊朗等国家人均 GDP 都能达到比较发达国家的要求,如2021年伊朗人均 GDP为68581美金,排名全球第八位。这种国家有着强付费意向和弱付费能力的消费者会比较多。

Snapchat的结果显示,在中东关键游戏行业之一的沙特阿拉伯,有付费意向的客户约为总体客户的60%上下,游戏玩家ARPU(均值客户收益)达到270美金,在全球范围内首屈一指。

做为比照,依据Newzoo和前瞻产业研究所的数据统计,在全球主要游戏行业中,日本游戏玩家平均交易额最大,2020年是291美金/人,而中国游戏玩家为69美金/人。

总体来说,中东国家拥有贴近5亿人口总数,不仅有“大R”游戏玩家集中化的行业如阿联酋和沙特,也有像土尔其那样拥有人口老龄化的行业,伴随着基础设施建设健全和互联网的发展,很多中国游戏开发商也将中东市场作为新的拓展目标。

挪动市场需求分析组织Sensor Tower曾经在2019年发布了一份中东国家的手游收入排行榜,关键调查了较为具有代表性土尔其、沙特和阿联酋三个市场里,2018至2019年各手游游戏的收入排行。

中国游戏企业在中东“淘金”:当地收入占比超4成

Sensor Tower资料显示,统计时间内,中东国家手游游戏榜单上的中国手游游戏高达11款,占Top20全年收入的69%。腾讯《PUBG MOBILE》吸钱1亿美金处于第一,占这款手游国外全年收入的18.1%。除此外,企密安简合、梦加互联网、IGG、Tap4Fun和沐瞳科技的商品也位居前十。

今年9月Snapchat公布的声明中,其调查了中国生产商在中东市场收益分布特征,展示在2021年后半年至2022上半年度期内,在中东市场更能开拓者的应属腾讯官方,以相对性优点占有42.74%收入。排到此后的是莉莉丝、龙创悦动、沐瞳科技和企密安简合。

横向比较各国外市场,中国游戏开发商在中东市场的市场份额也数一数二。据data.ai 的信息,2021年中国出版商在中东-拉丁美洲市场占比占据了37.1%,这一市场占有率仅次在东南亚42.5%。

中国游戏企业在中东“淘金”:当地收入占比超4成

在最主要的游戏行业韩国和日本,中国游戏开发商市场占比为23%和22.8%,营业收入能力发展速度很快。但是同时中国游戏开发商在中东-拉丁美洲营业收入成长的速度达到了1.12%,相比来说是一个持续增长的新兴经济体。

但中东地区是一个瀚海吗?在被问及这种情况时,WafaGames创办人龚晓思果断回应,“其实也不是。”

WafaGames是中东地区一家初创期网络游戏公司,在之前谷歌搜索组织出海企业访谈中,龚晓思对第一财经表明,在《苏丹的复仇》爆红后,腾讯官方、FunPlus、沐瞳科技等都是在这篇文章沃土开拓者,加重了市场竞争,“全世界全是火爆,手机游戏好像并没有并不是火爆的区域。”

但龚晓思觉得,相较于市场竞争十分激烈的其他红海市场,中东地区很有可能会多一些求生的机遇,这个市场流量变现成本低,对一家创业公司而言有更高的机遇,那也是她就中东地区做为市场定位的原因之一。

取胜关键在于本土化

尽管有钱,但中东地区的钱也并不好挣。

“许多人对中东地区有一种先入为主的片面性认知能力,觉得这个地域脑残粉,手机游戏再烂,捉到好多个总裁就可挺起来,这是一种成见。”龚晓思表明,中东地区单独客户的付费确实非常高,但转换率和保留都低,对文化艺术尊重及其真诚沟通至关重要。

中东地区游戏玩家拥有浓烈的民族认同感及文化荣誉感,远高于其它地区游戏的玩家,因而本土化极其重要,“甚至有时候超出手机游戏质量自身。”

“例如《苏丹的复仇》,2015年里的手机游戏,在中东如今仍然是收益最高SLG的网络游戏,由此可见本土化水平的必要性。”龚晓思提及,相比而言,中东国家的国际化水平并没有这么高。

壳木手机游戏CEO易律一样提及中东市场对本土化要求高的特性,“只需有一点味儿错误,中东地区客户的体验和信息里的反应是显而易见的,最后我们立即招了中东地区的一些职工,在这个层面显著看出有一些非常大的差别。”

壳木软件是中国A股上市企业神州泰岳全资子公司,关键出航国家或地区为北美地区、欧洲地区等。针对中东市场壳木也有一些探索试着,易律觉得,这一地域在商品方面本土化需要花费更多人力保证深层次。

提及中东地区手机游戏一定会谈论到是指《苏丹的复仇》,它是福建省的网络游戏公司企密安简合发布的游戏,于2015年发布至今仍长期屠榜。

这款游戏本土化做到极致,算得上是为中东地区客户量身订做,其背景故事开设在14世纪初阿拉伯世界,游戏玩家饰演一位出类拔萃的君主,根据进行任务最后成为阿拉伯世界最强大的君主。

《苏丹的复仇》全方位使用的是阿拉伯的文化的特点和人生观,包含女角色的面具、当地宰牲节和斋月等经典都是有一一结合。发布半年多,《苏丹的复仇》即占据了中东地区世界各国谷歌搜索及其苹果公司畅销榜第一名,至今仍然在本地收益榜前十。

据Snapchat截止到2022年7月的统计分析,仅仅在沙特阿拉伯地域,其全年收入已经达到约1.6亿美金。

伴随着《苏丹的复仇》的成就,大量国内游戏厂商见到机会进场。腾讯官方以《PUBG MOBILE》手游游戏后来者居上,自2018年正式上线,截止到2022年7月它在沙特阿拉伯全年收入已经超过了《苏丹的复仇》,达到2.2亿美金。

中国的游戏开发商在中东市场缘何可以如此取得成功,有哪些本质缘故?

对于这一难题,龚晓思对第一财经表明,中东地区二种手机游戏较为普遍,一类是强社交媒体类游戏,另一类是重度的策略类游戏SLG,“大部分做SLG游戏做的比较好的生产商全是中国生产商,这也是一方面缘故。”

受制于中国游戏备案及其互联网流量触顶等因素,游戏出海在近些年从“备选择项”变成国内游戏厂商的“必选项”,中东市场因其非常大的发展潜力变成中国出航厂家的挑选之一。

据Snapchat的数据信息,中东地区手机游戏市场容量在2021年超过30亿美金,预计于2025年超出58亿美金,其隐性的手游市场经营规模占全球手游销售市场近四分之一,是出海企业不容错过的开拓者地区。

通过国内手游销售市场洗礼和认证,中国手游厂商的网络游戏品质也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认同。data.ai数据表明,从2019年到2021年,中国出航网络游戏的消费者开支占国外网络游戏销售市场的市场份额各是17%、20%和21%。

data.ai大中华地区责任人郑伟达表明,“中国生产商在海外网络游戏营业收入市场份额依然在持续增长,中国这款游戏的质量和消费者体验已获得全世界客户的毫无疑问。”

“我认为中国企业干什么类目都能够取得成功,由于中国的确有够好的专业人才,够好的大环境,并且研发效率设计和开发要比国外快,关键缺少的其实就是时长和勇气。”之前的访谈中,点点互动 CMO吴庆对第一财经表明。


上一篇:凛冬将至:欧盟引入“刹车机制”,设定天然气上限价格
下一篇:《阿凡达:水之道》定档12月16日:这些公司股价上涨,大片能否救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