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公募的个人养老金大战:专人刷产品名单、抢发“首家”入围机构消息

半天的时间里,不断刷新监管网站,期待自己所在机构能在监管公布的名单中出现。这,是李良11月11日上午的主要工作。

李良在一家华南地区头部公募基金中负责产品营销。当天,市场出现一则传言:“监管会在当天正式发布养老产品的入围名单”。因为这则传言,11月11日,他和同事一遍又一遍刷着证监会官网,期盼看到“个人养老金基金名录”几个字出现。

只要自家产品被监管公示,李良会第一时间把消息挂在公司官网上,并同时给各大媒体发布消息,向投资者传递一种“自家产品是同类型基金中首批且首家发布”的映象。

作为一名资深产品营销专员,李良对这一切本来轻车熟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已经习惯了,知道怎么做”。

只是在养老公募产品的发布、营销中,李良们的工作显得有些“卷”,而且“卷”的和以往有些不同。

公募机构的“囚徒困境”

公募机构在养老产品中的“卷”,从今年4月开始,在11月11日当天达到高潮。

一般而言,只有等证监会正式发布公告,产品入围的机构,才能在自家官网上披露信息,并把相关内容同步传递给媒体。

11月11,因为一则“监管会在今天正式公布首批个人养老金基金产品入围名单”的传闻,李良和同事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电脑屏幕。但直到中午,这个所谓的“名单”也一直迟迟未能落地。

“监管还没发布名单,我们到底发不发公告?”李良说,“其实11月4日监管就公布了个人养老金投资公募基金业务管理的暂行规定,其中公募养老产品的入围标准清晰明了,包括我们前期和证监会、基金业协会沟通的也比较多,大家其实心理都很清楚自家哪些产品会入围。”

但养老产品的公告发还是不发?李良和他的团队却在心理泛起了嘀咕。

发吧,虽然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公布名单还没正式公布,抢发不合适;不发吧,万一其他机构先公布了,虽然都是“首批资质”,但好像“矮了竞争对手一头”,投资人会认为先公布公告的机构才是“首批中的首家”。

“我们感到左右为难。”李良这么描述当时的心理。

但到了当天下午3点,有同事提醒,交银施德罗已经发布了公告。李良打开电脑,发现交银施罗德网站已经展示了某款产品将增加Y类基金份额的信息。紧接着,几家头部机构也相继发布了公告。

“有‘带头大哥’了,我们也可以发。”走完内部程序后,李良和他的团队最终也按下了发布键,内容是早就准备好的“养老目标产品增设Y类份额”的公告。

而证监会直到11月18日才正式公布了完整的个人养老基金产品入围名录。公募机构们这种“争先恐后”公布入围产品名录的经历,让李良再一次体会到了这个行业在抢占竞争先机时的“内卷”。

“另一种困境”

和李良不同,心思细腻的小丽早在年中就感受到了“养老战场”所带来的压力。

小丽在北方一家中型公募机构负责品牌工作,由于“人少条线多”,所以入职时间不长的她,早在今年4月就被要求参与养老基金准备的工作。

今年4月、6月,针对养老金领域监管接连发文。首先是2022年4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该文透露了诸多细节,比如,每年个人养老金缴纳上限12000元,后续将出台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而后在6月24日,证监会发布了《个人养老金投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业务管理暂行规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也意味着公募基金将在个人养老金投资方面获得重大机会。

随后,小丽所在的机构,开始调动各个部门参与养老金产品的准备。

但早早就为个人养老金业务做准备的,不止小丽所在的机构。随着监管政策逐步明确,多家机构从年中开始就为养老产品的发布做足了功课。

多家机构一起挤一条赛道的情景,小丽一年前在ETF的产品发布中经历过。

证监会官网数据显示,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19日,共有95只行业主题ETF基金产品获得证监会批准;形成鲜明对照的是,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1月30日期间,只有18只行业主题ETF基金产品获批。

其中,不少ETF产品早在2020年二季度甚至一季度就提交了申请材料,但直到2021年2月~3月才获批。包括嘉实、银华、博时等基金公司的行业主题产品的申报时间和获批时间均存在着半年以上的时间跨度。

对于当时的情形,小丽印象深刻:“由于本应于2020年发行的ETF产品延期到2021年发行,有点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意味。太多产品在同一时间发布,会缩短单个基金公司资金募集的时间窗口期”。

但和ETF鼓励创新的模式不同,养老基金其实是成熟产品,最早的已经运作了4年,模式已成熟。而且养老产品的定调本来也是普惠金融性质,小丽认为“应该不会‘卷’的那么厉害”。

最终入围标准,也符合小丽所在预期。

根据证监会11月4日发布的规定,个人养老金可以投资的基金产品类型包括:最近4个季度末规模不低于5000万元,或者上一季度末规模不低于2亿元的养老目标基金;且投资风格稳定、投资策略清晰、运作合规稳健。

但对于负责产品协调、测试的人员而言,产品入围仅仅是第一步,之后还包括和托管银行的对接、测试、协调进度等一系列工作。

一位全程跟进养老产品协调发布的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说:“今年政策密集落地,在政策推动下,针对养老产品各家公司也都是稳步推进的状态,比如中登对接、银行对接,以及忙活自家APP上线情况,时间紧任务重,要协调的事情还是挺多的。”

对于入围的机构来说,接下来还要接受业绩检验。届时,投资者们将会根据基金经理过往业绩和产品表现,在众多养老产品中进一步做出选择。

“到时又是一场‘硬仗’”,李良说。


上一篇:第四届上海文化企业十强十佳十人十大文化品牌获奖名单揭晓
下一篇:交通运输部:严格规范邮政快递基础设施关停关闭行为,保障突发情况下邮政快递稳定运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