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股市 > 云图控股,虚虚实实多元化转型

云图控股,虚虚实实多元化转型

据乘联会数据, 2021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零售量为100.1万辆,同比增长218.9%,渗透率超过11%。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大城市,新能源车渗透率超过22%。

同时,随着比亚迪汉的畅销,磷酸铁锂版特斯拉的上市和采用磷酸铁锂电池的宏光Mini销量激增,引领了磷酸铁锂电池的热潮,上半年装机量超过42%,可以说迎来了逆袭的高光时刻,几乎可以和三元锂电池持平。

趁此东风,9月3日,云图控股发布公告,称拟投资5亿元成立全资公司云图新能源,并由其投资建设年产35万吨电池级磷酸铁等项目。

考虑到磷酸铁锂市场正在迅速扩张,公司的这项决策很可能给公司未来带来非常好的投资回报。

不过,结合近期市场上的消息,我们发现,磷酸铁锂项目将要面临产能过剩:仅上半年就有国轩高科、龙佰集团、湘潭电化、德方纳米等多家上市公司宣布启动或扩产磷酸铁锂项目,合计产能超过150万吨。整个2020年,全国的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出货量仅为12.4万吨,2021年上半年出货约17.58万吨。

云图控股,虚虚实实多元化转型

这意味着磷酸铁锂很可能成为一种特殊的周期业务,就像最近两年的猪肉业务,一旦新增产能投产,在市场新能源车增速有限的情况下,面临着激烈竞争打价格战的局面。

1

业绩激增来自哪里

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实现营业收入 60.84亿元,同比增长 36.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4亿元,同比增长110.53%。

公司的核心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复合肥、纯碱、氯化铵、磷酸一铵、黄磷、 食用盐、工业盐等。

另外,在公司经营的业务中,还有一少部分游戏业务,公司注册投资了十几家游戏公司。但在财报中,对这部分游戏业务只字未提,只是将销售额放进了“其他”,上半年合计约10亿元的营收规模。最近对游戏产业的严监管,作为一家擅长利用概念的公司,可能的对游戏业务保持低调。

作为原料类公司,业绩高速增长的原因并非是因为经营得到了多大改善,主要是因为受到疫情影响,全球粮食格局发生改变,化工产业也影响较大,2021年上半年化肥和化工产品普遍涨价,公司从事的复合肥产品销量与价格同比增加以及联碱产品价格同比上涨。

这意味着磷酸铁锂很可能成为一种特殊的周期业务,就像最近两年的猪周期业务,一旦新增产能投产,在市场新能源车增速有限的情况下,面临着激烈竞争打价格战的局面。

2

疑似存贷双高,紧绷的资金链

云图控股最新财报显示,资产端有超过25亿元的货币资金,同时负债端又有近46亿元的长短期借款。

在货币资金增加的同时,借款也在增加,这就很难让人理解。

从现金流量表看,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高达10亿元,同期投资性现金流量净额为-5.3亿元。按说公司上半年的资金状况非常优异,但是同期又借了27.8亿元(偿还了15.5亿元),是什么原因让公司的资金状况紧张到需要借钱?

这和公司从事的特殊行业有一定的关系。

据半年报,公司旗下共有85家全资或控股子公司,其中主要有两大类。

主要一类是化肥企业,遍布全国各地,驻地以乡镇为主,这种企业是当地的纳税大户,也受到当地的重点照顾,因此在当地信用社、银行等金融机构保留一部分存款,导致银行存款余额比较高,其实这部分资金是无法转移到其他子公司使用的;

或许是这类子公司占用了账面大量的资金,看起来余额不少,但实际能周转使用的并不多,真正需要资金的子公司,又不得不在当地贷款。

从半年报披露的担保情况看,上半年公司为子公司担保实际发生额13.7亿元,全年为子公司担保额度预计44亿元,可见旗下缺钱的子公司非常多。

正是这种行业特殊性,形成了存贷双高的局面,同时也说明了公司缺乏集团企业的资金统筹能力。

A股很多集团型企业都成立了财务公司,和银行合作,进行集团旗下分子公司资金的统借统还,比如A子公司的存款可以直接通过财务公司划拨给缺钱的B子公司使用,大幅降低了资金使用成本。而云图控股虽然子公司繁多,但尚未实现资金的统筹管理,额外增加了巨大的财务费用。

利润表显示,公司半年利息支出超过1亿元,占比净利润的25%,成为影响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

3

股权质押和减持

据同花顺iFind,公司第一大股东宋睿质押了持有的35%的股份。这个比例不算太高,笔者圈定的警戒线为60%,但由于是近期刚刚发生,根据常规经验,很可能会持续扩大质押比例。

通常来说,大股东进行股权质押获取资金是一种常见的融资手段,但质押比例较高的时候,一般有两种可能。一是大股东资金出现了问题,正常的银行借款难度较大,不得不通过股权质押获取资金;二是大股东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没有信心,通过质押的方式进行套现。

据企查查,宋睿投资的连云港大吉塑业有限公司因为拖欠小贷公司欠款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投资的青海百事特镁业有限公司也多次因为买卖合同被起诉。

由此或可推断,大股东股权质押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其他方面的投资不算顺畅,资金周转不佳。

与此同时,公司前两大股东宋睿、牟嘉云不断的进行减持,据最新的公告,二者的股份合计已经从2019年的超过50%下降到41.05%。

而二者的最近几次减持,都“精准”的和公司发布的新消息匹配。2020年5月,在2019年业绩发布会后,较上年有了起色,公司第三大股东深圳市信庭至诚化工企业(有限合伙)随即在高位减持2000多万股;2021年5月,公司发布了年报和员工持股计划后,第二大股东牟嘉云在高位减持850万股;2021年9月,公司在之前发布了回购计划和磷化工相关信息后,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在高位一边质押股份,一边减持股份。

在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和现金流都较上年大幅改善的同时,公司迅速的执行了2020年年报中的分红计划。

在半年利息支出超过1亿元,全年利息有望突破2亿元的时候,公司支付分红款1.99亿元,其中近半“回流”到了两位大股东腰包。而两位大股东也是非常“睿智”的在收到分红款之后才进行减持,实现了收益最大化。

那么,分红资金从哪里来的呢?其实主要就是靠新增的短期借款。

笔者将这种分红方式定义为:失血式分红。

而此次云图控股的多元化转型公告,也和大股东的减持息息相关。站在投资者的角度,这是一家缺乏责任心的公司,即便是业绩有起色的时候,也并没有长远考虑,大股东急切的通过各种手段套现。

尤其是随着磷酸铁锂可能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公司依赖的多元化转型的未来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市场流行新能源的时候,公司大张旗鼓的公告搞磷酸铁锂;在对游戏加强监管的时候,公司在财报里竟然只字未提旗下十几家游戏子公司。这种避重就轻的手法,让大股东受益匪浅。

而公司的半年报业绩虽然看起来非常优秀,但却把赚的钱主要都拿去分红,而没有去偿还债务,甚至还增加了借款,利息支出增加,丝毫没有缓解因为巨额借款导致的资金链紧张。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上一篇:中信证券:9月信贷低于预期 预计四季度社融增速反弹
下一篇:小分子新冠口服药,疫苗之后的又一台印钞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