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股市 >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在腾讯大跌之际,知名投资人段永平表示,“刚刚$37.37再买了10万股腾讯。”即动用了370万美金,约合2530万人民币,在美股买入腾讯ADR。截至8月1日收盘,腾讯控股收盘跌破300港元,今年以来跌幅高达32%。(券商中国)

延伸阅读:

从小霸王到读书郎:不愿当门徒有多难

广东中山,小霸王电子厂,曾经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电子厂,后来却成为一波波浪潮的起点,后浪不断拍打前浪,激打出中国电子设备的半个江湖。

从小霸王走出的段永平,带着一帮“段氏门徒”,孵化出后来的步步高,VIVO,OPPO,占据了当今电子产品的半个江湖。

但偏偏小霸王公司里跟他渊源最深的一个人,不愿成为段氏门徒,分道扬镳。

电子厂的浙大师兄弟

小霸王公司,原名前身叫日华电子厂成立于1987年,最早的属性是集体所有制企业,但是股权腾挪后,最终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山的陈达仁、陈健仁兄弟。

陈氏兄弟上世纪80年代起,就在中山投资酒店、餐饮行业发家,后来发展出益华控股和怡华集团,进军房地产开发、运输等业务。益华控股旗下的百货业务,在香港上了市。上世纪80年代末,日华电子厂只是陈氏兄弟旗下一项业务。

成立一年之后,日华电子迎来了一个江西人,段永平。

段永平于1982年从浙江大学无线电系毕业,被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还解决了北京户口。4年后,段永平辞掉了大国企的工作,考上人民大学的经济学硕士,但是没拿到学位,就离开了北京,这中间的故事,众说纷纭。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段永平

1988年,段永平出现在了广东,他第一站是佛山,后来去到中山,加入了陈氏兄弟的怡华集团。1989年,陈健仁委派段永平为日华电子厂厂长。

与段永平前后脚加入日华电子厂的,还有一个人,陈智勇。

陈智勇于1983年毕业于浙大电子物理系,是比段永平小一届的学弟。陈智勇的前一份工作,在天津,担任一家仪器公司的开发工程师。

陈智勇的履历上写道:陈智勇自1988年1月起,加入了日华电子。很难说段永平与陈智勇,谁先到的日华,谁招揽了谁。反正后来几年,这两个浙大师兄弟的角色,段是日华电子厂的厂长,陈智勇是市场部副总经理。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日华电子,后来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中山小霸王电子工业有限公司。

陈氏兄弟给了段永平和陈智勇足够大的权限和舞台。

小霸王风云录

段永平最擅长的,从来都不是开创,而是跟风与改良。

日华电子最开始的产品,是大型电子游戏机(也就是俗称的街机)。段永平主导之后,转而开始生产家用游戏机。当时日本任天堂生产的“红白机”开始风靡,但定价很高。这就给了国内电子厂巨大的商机。

日华电子改名为小霸王后,最先推出的是自己的 “小霸王”游戏机。1991年,小霸王游戏机开始下重金在央视打广告,1992年一举录得销售额超亿元,净利润破800万。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事实上,最早的红白机1983年在日本推出,到1992年的时候,家用电子游戏机这个品类已经发展和畅销了10年。这在电子产品来说已经是一个奇迹。

89年到95年,是小霸王的崛起和高光时刻。

同一时期,电脑的浪潮正在悄无声息的急速奔涌:

1984-1986年,IBM开始把电脑向家用化改进;

1987年、1988年,长城电脑推出了长城286、长城386;

1990年,联想开始生产自有品牌微机;

1992年的时候,联想1+1家用电脑开始正式进入国内市场。1993年推出586。

家用电脑几乎是一年一个剧变,电脑游戏也开始百花齐放。相比之下,家用游戏机的功能与空间,显得极为局促。

小霸王的“学习机”可以说是段永平在这个形势下,最经典的一次腾挪。

有人说,段永平是敏锐察觉到,电子游戏机终究是个消遣品,家长们都是望子成龙,不愿看到自己的孩子玩物丧志。所以在游戏机的基础上加了键盘和学习卡,成了小霸王学习机。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事实上,小霸王学习机,除了键盘之外,机器还是游戏机那个机器。学习,和学习卡,是一种选择和“联想”, 消除消费者心目中的购买阻力。

而更关键的是,家用电脑虽然已经成为很多家庭的一种需求,但动辄8000-10000元的高昂价格,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小霸王学习机的定价,一开始是486元,加了个键盘,价格远高于其他同类的游戏机。更绝的是它的口号——“小霸王出了486!”,与同一时期的486电脑产生强烈联想。

段永平卖的,其实正是这多重的选择和联想。

不愿买游戏机的家庭,面对光明正大的“学习机”还能抵触么?小霸王的486,咋一看还以为是以不到电脑十分之一的价格,买了一台接近于电脑的机器。

本质上,小霸王的学习机里面的组件和功能,还是和以前的游戏机一样,只不过加了键盘,卖得更贵。段永平接下来继续重金砸央视广告,还拉来成龙当代言人。

1995年,小霸王公司的产值突破10亿元。怡华集团其它十几个子公司的营收,当时不到小霸王的一半。

步步高与段氏门徒

1995年9月,广东步步高公司成立。段永平正式自立门户。

2个月前,段永平从小霸王出走,带走了一批核心中层。

双方分道扬镳的核心原因是,尽管段永平是小霸王的掌舵者和灵魂人物,但是没法从陈氏兄弟手中获得公司的股份。尽管按约定,他可以分到小霸王公司20%的利润。但他提出的经营层持股方案一次次被拒绝。

后来段永平说,“我离开小霸王,肯定有很重大不满,但走时跟老板谈得很好。”

步步高最开始的产品,是有绳电话和步步高多媒体学生电脑。

事实上,在小霸王学习机的基础上,段永平打开了一个新的产品品类——教育电子产品。

如果说小霸王学习机,是游戏机的改良版,步步高多媒体学生电脑则是小霸王学习机的改良版。

原来的学习机是用的是学习卡(游戏机卡),步步高的学生电脑,则在游戏卡的基础上,增加了早期电脑使用的磁盘卡槽。后来的98版则完全取消了游戏卡槽,加配了鼠标。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这种早期的学生电脑,应该还是属于游戏机的改良产品系。除了在设置上继续唤醒用户对电脑的“联想”外,配置上离真正的电脑差得很远。

硬件没办法抄,就用软件来补,早在1997年前后,步步高就开发出了学生电脑专用系列教学软件,并大力向教育界推广使用。硬件配置于功能无法达到的时候,就用周边软件,强化“学习”的定位,最后,卖得其实还是硬件。这几乎成了小霸王系教育电子的核心逻辑。这一套路,直到现在都在被各大教育电子产品效法。

靠电话和学习电脑两样产品,继续重金在央视砸广告,步步高初步站稳了脚跟。但以家用游戏机为平台的改良产品,在那个时候,正遭到越来越普及的家用电脑和网吧的碾压,小霸王真正的没落原因其实在此。步步高的学生电脑最终也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淹没在消费升级的时代浪潮中。

步步高没有像小霸王一样走向没落。段永平很善于寻找时代风口上的新业务。1997年,他的重心已经转到了新兴起的视听电子上,步步高VCD尽管起步比胡志标的爱多VCD要晚,但迅速在市场占得了一席之地。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从步步高有绳电话、“学习电脑”到无绳电话、复读机,2000年左右,步步高已经逐渐在通讯电子、视听电子、教育电子三个品类形成了产品系。在家用电脑产品浪潮的碾压之下,段永平硬生生在轻消费电子拿下了一块市场蛋糕。

2001年,段永平逐渐开始从步步高退居幕后。他把步步高的产品系作了拆分:步步高通讯科技由沈炜负责,最后转型成为VIVO手机;步步高视听电子由陈明永负责,最后转型成为如今的OPPO手机;步步高教育电子由黄一禾负责,后来的拳头产品是小天才儿童智能手表。

这些,都是段永平从小霸王带走的核心干将。

不愿当门徒的陈智勇

一起在小霸王共事了快8年时间,浙大学弟陈智勇偏偏就是没有跟段永平一起去步步高。

沈炜、陈明永、黄一禾、金志江、乃至拼多多的黄峥,后来经常被称作是段永平的“门徒”。但陈智勇不是。

1995年12月,在段永平离开小霸王成立步步高之后三个月,陈智勇也从小霸王离职,他选择的新伙伴,叫秦曙光。

秦曙光在1993年到1995年曾担任小霸王公司的计调部部长,1995年5月,秦从小霸王离职,成立了一家中山市日佳电子。辞职休息了几个月之后,1996年初,陈智勇加入了日佳电子,随后成为公司的实际掌舵人。

经过3年的摸索,陈智勇和秦曙光还是继续瞄定了教育电子的赛道,1999年,两人成立了一个新品牌“读书郎”。主打产品,学生点读机、学习电脑。

从1996到2001,段永平用了5年时间,把步步高做到行业巅峰,然后激流勇退。而陈智勇的读书郎,到2004年才靠一台F4点读机和P4学生电脑在市场立稳脚跟。

这个时候,家用电脑已经开始普及,笔记本电脑的浪潮正在来临。接下来则是手机和平板的时代。

如果说段永平早期的主要产品,是以家用游戏机的硬件为基础来改良,陈智勇和读书郎,主力产品的开发的则是先是笔记本电脑、后来则是平板。到平板普及时,才正式崛起。

说到底,段永平以小霸王学习机打开的教育电子这个赛道,有着非常矛盾的一面:开发的装备基于家用游戏机,成本和技术相对非常低,百元级的家用游戏机和486元的学习机,中间有巨大的差价;家用电脑高价的时代,400多元的学习机成为一种安慰剂式的选择,而当电脑进入1000-2000元、消费者对功能的需求提高,这个选择的需求就降到很低,赛道走向消失。

进入笔记本和平板电脑普及时代,类似学习机-学习电脑这样的赛道再度开启。但是这个时候,消费电子已经进入了蓝海时代,整个赛道如今已经非常局促。

与当初的家用游戏机不同,基于笔记本和平板电脑的硬件为基础开发的产品,本身硬件成本相对较高。这就注定了“学习电脑”在成本抉择下,为了利润空间,只能作出选择:同等价位、甚至更高的价位下,选择配置更低的硬件。

以读书郎最新的C30学习平板为例,定价为5298元。配置的是高通骁龙835处理器。这款处理器上市的时间,是2016年-2017年,在现在都要算是“中古”的配置,如今仅在极少数600-700元的手机或平板上有使用。

而以某主流品牌2000元左右的平板电脑为例,使用的已经是高通骁龙860处理器。已经在骁龙835的基础上又迭代升级了好几次。

而读书郎定价在1698元的学生平板V60。用的处理器,叫骁龙MSM8976,另外又叫“骁龙652”,同样也是2016年左右流行的“中古”级处理器。

简而言之,主流品牌的品牌,相比读书郎这类学习平板,价格通常低很多,而配置却更高。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红海里短兵相接

如今的陈智勇,和小霸王时代的段永平,看似选择的是同一类产品和赛道,但实际上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市场。

当初的小霸王学习机,在家用游戏机和家用电脑的夹缝地带,可以说是没有竞品、同时有着绝大的价格优势与创意优势,加上强势营销加持,所以能在94、95年左右急速爆发,但最终又迅速退场。那个人为创意营销营造的爆发性市场,只存在于那几年,昙花一现。大众电子消费品,最后始终是硬件与技术为基础,决定市场与方向。

如今的学习电脑,竞争品牌林立,根据IDC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学习机行业发展现状与竞争格局分析》报告,仅以天猫商城统计的51个品牌交易换算金额数据,2020年市场份额排名前三的依次为步步高(32.65%)、优学派(9.97%)和读书郎(8.81%),小霸王(6.45%)和科大讯飞(5.73%)分别位列第四和第五。

尽管步步高在这个细分市场依然有这绝对的优势,但段永平和步步高系的公司,作为电子产品的真正大玩家,从一开始没有在教育电子上下重注,反而一直随着时代在调整主打产品,从VCD到电话,等到手机时代来来临,做VCD的业务线也全力转型智能手机,于是有了OPPO与VIVO同时竞争的情况。

招股书披露,读书郎的业务最大头是学生个人平板。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学生个人平板出货量分别是399,600台、456,900台、484,600台及458,800台。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销量已经见了顶,但是读书郎这两年的收入还在增加,原因是售价较高的升级版产品型号比例普遍增加,零售价介于2000元至5000元。

但从读书郎C30上可以看到,高达5298元的定价背后,提升的并不是硬件配置,而是促销手段。某些电商平台上,购买这款学习平板,会附赠4重大礼包。从配件、到烤箱、电子琴、扫地机、打印机、电子手表、按摩仪、乃至书包、背部矫正器不等。这种极致的促销背后,往往意味着整个产品系的的销售开始遭遇困难

投资大佬段永平又出手,斥资2500万元买入10万股腾讯

读书郎的第二大业务是智能手表,但在这一块,在被步步高的小天才手表挤压得失去容身之地。旭日大数据显示,2020年,步步高以31.1%的市占率排名儿童智能手表第一,华为、360、小米紧随其后,而读书郎市占率仅2%。读书郎的智能手表,从2018年的51万台出货量,到2021年,只剩下18.85万台出货。3年时间,销量锐减了6成。

尽管同样出自小霸王,但读书郎与步步高,段永平与陈智勇的关系,长期以来并不友善。作为国内知名的投资人,段永平在OPPO、VIVO公司都保有股份。但同样是出自小霸王的读书郎,根本没有段永平的资本痕迹。

不仅如此,读书郎与与步步高之间,存在激烈的竞争与冲突。因为读书郎在2003年曾注册过“小天才”的商标,所以,后来与步步高的小天才手表品牌,有一场长达8年的诉讼斗争。

2019年,读书郎营收人民币近6.7亿,2020年营收7.34亿。2021年,读书郎营收达到8.132亿。但净利润方面,读书郎开始下滑,2020年净利润9200万,2021年下滑到7700万。

另一边,2021年OPPO营收370亿美元,VIVO营收340亿美元。打通供应链和资本链的小米、华为、荣耀、OPPO、VIVO几大手机品牌,纷纷进军学习平板。读书郎身后的一众学习平板小品牌,完全没有配置和价格上的优势,正在遭遇主流手机品牌的降维打击。

2021年4月和11月,营收才破7亿元的读书郎连续两次递表港交所,但结果都是未通过聆讯。在城头大王旗曾经变换得极为频繁的电子产品行业,几大巨头打通资本瓶颈,对全产业链、产品系的扩张整合格局正在加速,小品牌的空间越来越难。紧守学习平板的陈智勇和读书郎,赛道将越来越艰难。

作为对比,段永平早在2001年左右就已实现财富自由、将公司拆分、退休移居美国。OPPO、VIVO、步步高,冲破了原有赛道和产品的局限之后,也踏准时代浪潮,在各自的领域为一方巨头。

1988年走进中山日华电子厂的这两个浙大毕业生,30年过去,如今事业迥异。

作为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竞争对手,目前还能将这一对师兄师弟联系到一起的,可能只有一份浙江大学校友会信电学院分会的理事名单。作为杰出的校友,段永平的名字,以名誉会长的规格出现,而陈智勇作为一名普通的理事,也现在名单上。


上一篇:万亿宁王高管变动:曾毓群兼任总经理!持股10%副董事长辞职,回应称“将在新兴领域探索业务机会”
下一篇:百强房企前7个月拿地资金总额8024亿元 投资规模同比减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