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基金 >

基金经理3000点大反思:如何应对焦虑?该不该在场?

证券时报记者 安仲文 裴利瑞

市场涨跌有时候就像做梦一样,基金经理在指数轮回中再迎“艰难时刻”。

在从2007年2月上证指数首次突破3000点,到最近一次的5月6日重回3000点。单从沪指来讲,市场仿佛进入了一个难以摆脱的循环,15年如大梦一场,重回开端。对于历经多轮牛熊循环的基金经理,重回3000点意味着什么,是真的将迎来遍地黄金,抑或现实中净值回撤带来的集体焦虑?就此,证券时报记者本期走近一批身经百战的优秀基金经理,看看他们如何面对当下的艰难时刻?

“3000点位置很踏实”

2022年5月6日,上证指数收盘3001.56点,盘中一度跌至2992.72点,日跌幅2.16%。

这一天,曾在公募基金行业打出个人流量的明星基金经理R,给交易员下了买入软件行业股票的指令,R说因为国际局势的变化因素,看好国产替代的机会。R曾获得基金业绩排名冠军,在几年前的知名度可与今日的张坤、葛兰平分秋色。

“现在3000点的位置,要淡定一些,我们觉得这个位置很踏实,后面有机会。”R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前期市场连续上涨后积累了太多的筹码,公募基金以及各类其他机构资金过度扎堆某些赛道后,市场就存在调整的需求。

R说,指数跌到了3000点,投资者的预期已经差到极点,短期内反而比较安全。但R也认为,目前影响市场的各种信息变化太快,同时存在许多之前未曾想象到的信息,也能较大程度影响市场走势,因此“先不看太长,走一步看一步,短期市场位置还是可以的”。

往下跌的空间还有没有?R觉得短期内风险不大,“该买还是要敢于下手买”,3000点位置已经“十分珍贵”,随着每一轮市场底部逐步抬高,现在3000点的“底部”,有点类似7年前的“珍贵筹码”,而当时低迷的指数,正恰恰刺激了R与其他一批明星公募基金经理的离职创业。

在2014年10月1日到2014年12月30日,这短短的三个月内,证券时报记者至少获得了4位公募明星基金大佬的离职传闻,而事后也得到全部印证,在当时红极一时的R就是其中一位。上述4位公募基金大佬离职创业的点位,集中分布在2500点到3200点之间。4位离职的知名公募人士中,除了当时声名鹊起的R,在2014年底提出离职的另外3位基金大佬,包括当时的景顺长城基金研究总监唐咸德、招商基金前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吕一凡,以及当时担任景顺长城基金投资总监的王鹏辉。

“现在对行情其实不是很关注,底部买入的东西就先放着,最近在看历史书,我觉得以史为鉴吧。”R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对投资充满兴趣的职业投资者,当然会对市场的底部非常敏感,但看对了底部后能不能抓住市场机会,在底部公转私后能否成就新的事业,要看个人能力。

基金经理如何应对焦虑?

不仅是R,对于众多久经沙场的基金经理来说,3000点的位置都可以说是弥足珍贵。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使是历经多轮牛熊的基金经理,面对指数重回3000点后,难免也会五味杂陈。

“这是我做基金经理后,第3次经历A股失守3000点。”平安基金神爱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20年之后,曾以为A股可能彻底站稳3000之上了,但总有各种想不到的因素出现,不仅事前很难准确预测,也左右不了。

今年以来市场杀跌,让这位明星基金经理为持有人的损失而倍感压力。他坦言,由于今年A股市场的快速杀跌,以及无法预料的乌克兰局势,导致基金净值回撤过快,给持有人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因此他最近面临很大的心理压力。“最近可能是我从业以来压力最大的一段时间。”神爱前说。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权益投资总监赵晓东也在采访中表示,“说实话,有一些焦虑,但主要不是排名的焦虑,而是担心持有人可能承受不了这样的波动,持有体验不好的焦虑。”

他表示,自己家庭的资产相当大的部分都投资在自己的基金上,此次下跌也并没有赎回,所以对于市场波动和净值下跌,他和基民感同身受,也一直在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比如有些股票是否在深度研究上还是不够,商业模式没有看清楚,估值上没有权衡好短期和中期的节奏。

长城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陈良栋回忆,他2011年进入长城基金,沪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3000点以下,他正式开始管理基金也是在熊市,没过多久沪指就跌破了3000点。

陈良栋总结认为,对基金经理的心态并没有太大影响,因为做投资是从宏观、行业、个股基本面、估值等方面综合考虑,不会特别关注某个点位,唯一的问题是会在交易层面造成比较大的信心打压。“现在市场比较悲观,有不同类型的交易资金在情绪影响下持续卖出,确实会对市场造成比较大的压力。” 陈良栋表示。

“今年的状况让我们对长期投资的理解变得更加深刻。尤其在世界走向更多变化的阶段,行业或者个股会不断遭受外部因素的冲击,而这些因素又是不可测的。” 诺德基金经理谢屹补充道,越是外部不确定,越是应该用长期的维度去考量,这样才能在遭受短期不确定性冲击时不至于被迫卖出,或者上升时再追入。

相比点位 股票性价比更重要

正如上述多位基金经理所述,市场变幻莫测且充满不确定性,当市场重回3000点,除了点位还应该关注什么?这或许是摆在基金经理们面前的一大重要命题。

创金合信基金经理李游称,尽管以前真的很关心指数点位,但经历多了,相比3000点的位置,现在更在意市场风格和结构的变化。

谢屹向记者表示,相比点位,更重要的是在这个点位上股票的性价比。“我们经常看到指数或者个股在上升过程中出现一些回调,但回调后的盈利和估值构成和过去同一点位上的构成是完全不同的,对于盈利增长的个股,同样的价格意味着现在的估值更低,意味着市场价格隐含了很多短期悲观的情绪。但是只要短期因素消除,估值会修复,只要恢复到正常水平,指数本身就会创出新高。”

谢屹认为,面对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和净值回撤,首先应该去思考哪些是系统性的,是基金经理无法控制的风险,哪些是基金经理可以优化的地方。系统的归系统,组合的归组合。

“系统性因素我们通常不做应对,比如俄乌冲突、美联储加息、疫情等。”他说,关于这些因素的预测,基金经理不是专家,也不太会有专家能对所有这些因素作出完全正确的预判。但是这并不代表组合是不能改进的,比如基金经理的组合是否足够分散,来中和个别事件的冲击,以及是否有足够的回旋余地对个股进行仓位调整,选股逻辑是否可以更完善,工序是否可以更严谨。

赵晓东则坦言,上证指数的权重股更多是传统经济的代表,因此参考意义不大,相比上证指数,沪深300、创业板等指数更能代表中国经济增长的活力。他建议投资者不要过分在意指数点位、技术指标,基本面和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更值得关注。

“其实下跌很正常,在连续三年的高增长后,市场的确需要一个调整,问题是我们如何去面对这个市场,不能总是觉得自己很优秀,其实很多时候只是赶上了这个时代的红利。” 赵晓东表示。

他认为,从国内经济基本面来看,拉动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投资端大概率会在5月份开始好转,需求端也会慢慢跟上,出口或仍然相对偏弱。因此,赵晓东预计,今年二季度、三季度经济逐步企稳向上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如果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再加上政策支持,半年维度市场大概率会有一定的反弹,但一年维度的走势还需要观察二三季度的政策刺激力度,进而影响明年的增速。

放弃择时

基金经理做了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四季度至今的这一轮市场回调中,接受记者采访的基金经理们几乎集体放弃了择时,把更多注意力放在“翻石头”上。

例如,神爱前认为,对于一些估值泡沫风险,是比较容易识别的,择时相对容易些。但今年,大家事先很难预料到俄乌战争的爆发及演变超预期,也很难预料到中国3、4月份疫情又有反复,经济受到明显影响。现在市场已经下跌较多,很多利空因素已经充分反应,在这个位置再进行择时意义不大。

神爱前表示,今年市场的运行以及行业个股涨跌,更偏向自上而下的视角,公司基本面的力量对股价的影响较弱,宏观环境、市场情绪、风险偏好等对股价的影响明显更强。这些外部环境总在不断变化,就像四季一样往来循环,只要公司基本面研究把握住,遇到合适的外部环境,就会有超额表现,长期来看,在波动中上涨就可以了。

赵晓东也表示,自己今年组合变化不大,也一直保持高仓位运作。面对市场回调,他正在适度调整自己的选股框架,且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就一直在重新审视自己的投资组合,更谨慎地选择一些股票,以替换组合中不满意的持仓。

“在我之前的选股框架里,估值可能占40%的权重,然后才是管理层、商业模式,但现在我会更重视管理层、商业模式一些,尤其是加强对商业模式的研究,估值可以稍微放宽一些。拉长时间来看,估值的效应会降低,而管理层和商业模式可以帮助企业穿越经济周期。”赵晓东表示。

谢屹认为,任何时候都需要非常谨慎地对待“择时”这个动作。因为通常基金经理是无法确切知道当前时间点市场所处的位置的,也只有回过头来看,才能给过去的市场一个比较清晰的定位。但基金经理不可能因为预期未来某个时间点俄乌冲突会升级,就提前把仓位降低,也不可能因为疫情还有传播风险,基金经理就始终不建仓,那样也可能错过投资机会。

“所以我们很少基于市场高低涨跌的判断去做组合层面的择时,但个股层面不代表就永远持有一个初始的组合不动。” 谢屹认为,基金经理也会参与交易,核心就是看个股的性价比是否合理,是基于个股层面和其现实的基本面来决定,而不是基于对市场涨跌判断来决定。

李游直言,前期适当减了一点点仓位,以及加了一点点防守类型的股票标的,但主要是用来缓和焦虑。除了小幅减仓,他认为遇到市场大跌,独立思考尤为重要,投资本质是赚公司内生成长的钱,作为主要管理股票基金的基金经理,在市场情绪恐慌之际,仍需从基本面出发,不断审视所持有的标的中长期竞争力、产业趋势和估值等,要相信成长的价值、时间的价值。

“其实我不太喜欢择时,但我认为投资者已经到了择时买入的时候了。”李游强调,目前政策底基本已经确立,市场在底部区域,不宜再继续杀跌。

“行情来的时候你得在场”

当基金越来越成为全民理财的重要方式,许多基金经理和身边的亲人、家属也把家庭资产投资在基金上。在这一轮市场重回3000点的过程中,他们是基金经理也是基民,对市场下跌和净值回撤同样感同身受。

“春节后,我让家人买了基金,目前也是亏损的,但现在3000点已是底部,不能割肉离场。”陈良栋说,安慰和鼓励家人的方式就是坚信市场底部已经基本形成,许多优质股票跌下来已经很便宜,未来变好还是大概率事件,还是那句老话,“行情来的时候,你得在场”。

就像陈良栋的家人一样,许多明星基金经理的家庭成员都对他们非常信任,比如连续多年业绩稳居全市场前列的平安基金神爱前。

“我家庭的闲置资金,绝大部分投放在我管理的产品中,我也是一个持有人,也正在经历持有人的感受。”神爱前告诉记者,他非常理解并关注每一位基民对净值回撤的难过和担心,但有时环境不配合,只能忍耐,欲速则不达。

值得一提的是,在神爱前最初开始管理基金的时候,市场刚好是3000点附近,如今市场又是3000点,但在这个期间,神爱前所管理的基金产品净值还涨了不少。他认为,基金持有人可以拉长时间等待上涨周期带来的回报,主动管理的基金产品,中长期还是能够为投资者创造明显的超额收益,但这种超额收益是螺旋式的,总不会一帆风顺。

神爱前现在会经常复盘过去历史上大的下跌时期,在下跌过程中,市场怎么演变,哪些结构性行情比较好;后边市场止跌了,哪些公司获取了巨大回报;在下跌过程中,怎么去发现这些潜在回报很高的公司。通过对历史下跌复盘和回顾,他更多看到的是,下跌会带来市场错杀,蕴含的未来收益率在提高,坚信冬日总有终,春暖花会开。

“我希望告诉基金持有人,正确的投资都是反人性的。”创金合信基金经理王浩冰说,投资者往往在牛市高点的时候对股市趋之若鹜,而在熊市底部时对股市弃如敝履,只有避免被市场情绪所影响,基于中长期的角度评估上市公司的内在价值,才有可能在股市中实现中长期的收益,也才有可能通过持有基金产品长期获得稳定增长的收益。


上一篇:景顺长城基金刘彦春:短期受冲击但长期竞争力增强的优秀公司具备较高投资价值
下一篇:大成基金:公募基金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仍大有可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