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基金 >

莫听穿林打叶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

苏轼名篇佳作数不胜数,最爱《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宋神宗元丰二年,时任御史何正臣等上表弹劾苏轼,称苏轼移知湖州到任后谢恩上表中,用语暗藏讥讽朝政,后牵连出大量苏轼诗文为证。为此苏轼被转至御史台狱受审,史称乌台诗案,在被关押百余日后,苏轼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

这首《定风波》便作于被贬黄州后三年。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

苏轼的豁达在序言中便一览无遗。瓢泼而下的大雨骤然而至,雨具已被先行的随从带走,却不觉狼狈。但是他并非从一开始就能做到这样波澜不惊。

无论是在押解入京途中,还是被关在御史台监狱中,苏轼都曾多次想过自杀。哪怕在被贬黄州伊始,他也还曾写下过那首被后人誉为道尽人间孤独的《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可见,即便豁达如苏轼,也并非天生,而是在面对人生至暗时刻之时,逐步认识到自己所追寻的风骨,而世事打磨的只是棱角。

世事无常,资本市场更是瞬息万变。突发的地缘政治冲突、不断反复的疫情、大洋彼岸的加息、日益严峻的全球通胀、雷声四起的房企危机……一只又一只的黑天鹅扑面而来,似乎比当年御史台柏枝上的乌鸦还要多。

这些黑天鹅任何一只都可以让资本市场为之颤抖,成群而来的冲击可想而知。为此,今年以来A股市场出现了大幅的波动,诸多基金产品的净值都出现了一定的回撤。回想过往的几年间, A股市场高歌猛进,年度回报超过50%的基金屡见不鲜,基金投资者们意气风发,宛若苏轼密州出猎,“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可是“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当市场的整体估值水平已经超越背后的企业盈利预期之后,波动便会自然而至,“寂寞沙洲冷”。冷风吹起,寒意滋生。净值回撤,新发基金规模锐减,股票市场、债券市场都出现了相当幅度的下挫。好像一夜之间便换了人间。

面对净值的回撤,心情自然是五味杂陈。但是当这一切已然发生之时,可以更多地去思考自己的投资行为。苏轼被贬黄州后,躬耕东坡,深入田间,为后续再度担任地方官员之时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公募基金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也会进一步思考投资逻辑,研究方法,不断完善修葺自己的“竹杖”、“芒鞋”,为后续的操作提供提升的方向与空间,更好地“轻胜马”。

而对于投资者而言,如果一味懊恼,甚至只想着离场,宛如苏轼在面对乌台诗案伊始时试图放弃那样,如今的我们还能感受到《念奴娇·赤壁怀古》的挥斥方遒?还能体验到《蝶恋花·春景》的温婉逸思?又或者我们还能品尝到人间美食东坡肉、东坡豆腐、东坡肘子?

此时,更应该借鉴苏轼的“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大家口中的“忙于见证历史”,其实都是宝贵的经验,让我们能够重新思考自己的投资逻辑,资产配置选择,真正意义上的投资周期。投资如人生,充满辩证,有顺畅,亦有困顿。或许要向苏轼那样,学会“不觉”,待到“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庄子说,不滞于物,不困于心,不乱于人。苏轼的豁达背后其实是对自己所追寻的风骨的一种笃定,因为他始终相信“遂晴”会到来。世事的风雨沧桑,草木的千变万化,都被纳入他的生命里。如果没有那些痛苦与折磨,他一定不会知道“也无风雨也无晴”,竟是如此让人喜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既然如此,“何妨吟啸且徐行”。

风险提示:兴证全球基金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财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本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自主判断本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自主判断基金的投资价值,自主做出投资决策,自行承担投资风险。我国基金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股市发展的所有阶段。历史业绩不代表未来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或基金经理曾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不构成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基金收益有波动风险。基金投资有风险,请审慎选择。

—CIS—


上一篇:公募REITs: 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助推剂
下一篇:私募:短期波动将是加仓良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