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基金 >

公募REITs: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助推剂

近日出台的《关于促进新时代新能源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和《“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提出:“研究探索将新能源项目纳入基础设施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试点支持范围”“开展水电、风电、太阳能、抽水蓄能电站基础设施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等试点”。在推动能源低碳转型上,国家政策层面给予REITs极大肯定。

行业属性天然契合公募REITs

目前的新能源基础设施主要包括三个类别,首先是非化石能源发电基础设施,包括风电、太阳能发电、水力发电、核电等。其次是新能源替代能源基础设施,具有代表性的是氢能源相关基础设施。此外,还包括能源的中下游智能输电电网设备等基础设施。本文主要探讨非化石能源发电基础设施。

从项目质地来看,我国的新能源基础设施具有标准化程度高、运营体系成熟稳定、信息化智能化程度较高的特点,整体运营难度和运营成本较低,且由于企业规模大,国资背景深厚,大多具有成熟且专业性强的经验,因此适合公募REITs基金管理人委托运营人进行专业化的管理,与公募REITs对管理方面的要求契合度较高。

从经济回报来看,水电、核电、风电、光伏发电均能够保持盈利且经营性净现金流为正,可提供长期的现金流,其中水电从盈利能力来看发行公募REITs可行性最高。以2020年股息率作为参考,符合“大于4%”条件的公司资产规模分别有水电448亿元、风电4395亿元、光伏发电2015亿元。相比于传统火电,新能源基础设施受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影响低,其主要成本是固定资产折旧、人力资源成本和运营维护成本,可控可预测的特点使其成为投资的良好标的。

从现金流来源看,新能源发电的主要收入为电网公司按月结算的上网电费,而电网公司则收取输送电量的过网费,对于可领取可再生能源补贴的企业,则可定期领取由可再生能源基金发放的补贴,整体现金流来源分散,周期性和可预测性强,符合公募REITs发行对现金流的相应要求。

公募REITs具有内外部双向激励作用

基础设施建设要适度超前,不能等堵车了再修路。而能源基础设施更是基础中的基础,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对布局的前瞻性提出极高的要求。公募REITs作为基础设施盘活存量带动增量的工具,承担着基建超前发力的时代责任。

从新增投资总量来看,根据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的目标推算,与2015年相比,到2050年电力部门需要减排39亿吨二氧化碳,减排量与比例均为各排放部门中最大。电力部门全面转向新能源,风电与光伏发电有望在2040年左右成为我国主要的电力品种。分解至“十四五”期间,国内风电/光伏装机有望从2020年的282/253GW增加至2025年的482/648GW,按照2025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测算,“十四五”期间年均新增风电+太阳能装机容量将达到100-140GW,其中风电30-50GW/年,光伏70-85GW/年。从十年的维度来看,2030年国内风电/光伏装机容量有望达到825/1029GW,发电量有望达到1.8/1.4万亿千瓦时。仅风电和光伏两项,在10年间就对应7万亿至8万亿元的累计投资需求。

从重资产行业规律来看,就像在其他不动产行业屡次被验证过的那样,打造开发部门、运营部门、基金部门的“战略闭环”可以有力地支持企业良性发展。目前新能源基础设施行业整体负债率较高,近三年虽略有下降,但整体仍在66%以上。根据《中央企业资产负债率分类管控工作方案》,国有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预警线为65%,重点监管线为70%。在巨量的投资需求下,公募REITs正是针对杠杆率约束的解决方案。以一个总资产为100亿元、杠杆率75%的电力项目公司为例,假设以50亿存量资产并表发行公募REITs,回流资金投入新项目的开发,以2:8的杠杆水平可以撬动122.5亿元的总投资,而扩产后的总杠杆与发行公募REITs前基本相同。

从增进社会整体福利来看,公募REITs产品具有运作公开透明、市场化属性强的特点,对于以国资为主导的我国新能源基础设施行业具有内外部双向激励作用。在企业内部,独立的运营团队将会有更强的针对性和专业性,而外部资本市场往往给予剥离了重资产的轻资产运营板块以更高估值,有利于吸引民间资本以权益投资人的身份关注新能源基础设施的运营管理,反过来也促进了运营团队更加聚焦于效率的提升。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在这场变革中,既需要大量的资本助力,又产生了巨量的财富转移。新能源基础设施和基础设施公募REITs,一个是社会发展变革的战略引擎,一个是推动基础设施发展的助燃剂,二者的契合,是一场具有伟大前景的“双向奔赴”。


上一篇:新能源抢占“风口” 基金经理偏爱有加
下一篇:双创50ETF获批周年 “头啖汤”不乐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