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基金 >

“投早投小投创新” CVC迎提质增效新阶段

近日,伊利股份注资约3.5亿人民币开设深圳市健瓴种子基金,实体线企业涉足创业投资行业的趋势显著。伴随着CVC(企业风险性投资)变成上市公司的标配,CVC的发展也进到新阶段。“减弱中后期,偏重早期”“从简易对冲套利迈进价值发现”“注重自主创新”等变成CVC新一轮发展的特征。

著名企业频进入

天眼查信息表明,7月20日深圳市健瓴自主创新种籽私募投资投资股票基金合作经营企业(有限合伙企业)注册成立,注册资金为3.5亿元人民币,伊利股份注资3.47亿人民币,这一家新企业由伊利股份100%控投。

“融合伊利股份以往投资的情况,他们应该是由投资进一步对供应链管理进行优化。”一位私募基金创业投资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天眼查信息显示,截止到7月底,伊利股份一共有9次对外开放投资公布实例,之而投资的澳优、中地保湿乳液等多见食品工业、奶制品相关领域的企业。

上海天使之投资引导基金运营负责人董若愚觉得,像伊利股份这种日用品公司现金流量比较合适,他们可能希望通过投资做一些创新性合理布局。

由企业创立风险性投资部门或开设私募投资股权投资开展投资的行为统称为CVC(CorporateVentureCapital)。睿兽剖析资料显示,2021年我国创投市场CVC组织参加投资的案例总数总共1694起,比2020年增强了20.4%。

“企业开展CVC投资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产业协同。商品型的公司很有可能希望通过投资,对上下游产业链的布局开展健全,比如一个半导体装备公司,根据投资上下游原材料公司,能够更好地掌握供应链管理,确保中下游的产品制造安全可控,完成全产业链竖向协作。还有一些横着协作,例如3C企业在3C行业开展投资。二是会计投资。企业挑选股票基金的形式,主要目的是挣钱,不然在公司内部结构做发展战略投资就可以,没有必要在外部独立成立基金。”董若愚表明。

近一年,某泉创办人钟睒睒、娃哈哈集团创办人宗庆后、香港澳门企业家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等传统企业家逐渐转型做投资人,企业家源源不断涉足私募基金创投行业。

董若愚详细介绍,一般来说,CVC大约有三种关键方式。第一种,上市公司自身不具有做投资的能力,会与比较熟悉的投资机构合作一同设立基金,上市公司做为LP(有限合伙人)出一部分资产参加投资;第二种,公司高管自己股票操盘开展投资,由上市公司立即进行一只产业投资基金,公司能够做到对投资新项目的全面掌握;第三种,原先上市公司中的战略投资单位,单独出去变成一家投资组织,自主募资,市场化运作。

CVC迈进新阶段

“互联网大佬的CVC以前十分活跃性,近些年领域面承受压力,发展周期好像出现转折点。针对处在领域起伏阶段的企业而言,经常开展对外开放投资很有可能不太合适,资产要用在更急需的地区。”董若愚表明。

除此之外,并不是简洁的决策流程也会成为牵制CVC发展的一个要素。董若愚称,假如CVC要跟上市公司其他的业务流程一起组合起来做决策,其投资步骤会受影响。例如,一些CVC投的新项目一定要遭受有关各个部门的支持,上市公司看一个新项目并不会纯看财务价值,还会继续融合各个部门的实际需求。因而,在需求多元化的情况下,CVC投资的效率会比传统的投资组织低一些。

在投资的专业性上,董若愚觉得:“实际上CVC的优势并不在于中后期抢新项目,往往是往初期去,特别是现在科技领域企业,她们对整体领域会很了解一些,不论是产业协同或是会计投资,往初期走,会更有优势。”

近些年,伴随一级市场融资节奏感变缓,CVC领域进到一轮新的发展周期时间。相比先前较多的“对冲套利逻辑性”,很多CVC向“投早、投小、投自主创新”的阶段迈入。

“在今年的股权融资不会像前两年那样火爆,如今投资人必须去看投资新项目自身怎么样。原先企业开展CVC投资时,对冲套利逻辑性会多一些。”一位创业投资人士说。

董若愚也表示,现在很多上市公司趋向初期投资,例如会到内部结构卵化一些创业创新项目,通过自己的投资组织“近水楼台先得月”,由于比较熟悉,投资会比较稳定;此外,行业里有什么自主创新,他们也比较了解,能通过投资列入到自己的供应链体系里,间接性推动本身销售业绩和公司估值。

这一现象在科技跑道更加突出。联想创投高级合伙人宋春雨表明,以往六年,联想创投投资了200多家企业,包含11家IPO公司,40家细分领域的独角兽企业企业,遍布在新能源、动力锂电池、工业物联网、智能驾驶、人工智能等领域,与联想公司构成了技术产业绿色生态,超过一半的被投企业跟联想公司构成了协作。

在制药行业,CVC在早期投资上展现出另一套作法。董若愚详细介绍,泰格医药和药明康德都算是CRO类型的企业,是平台型公司,投资的可塑性非常强。根据给各种各样做创新药产品的公司提供帮助,他们在投资上具有先天优势,例如什么公司在平台上发展得比较合适,就可以在初期开展投资。

针对CVC与被投企业的关系,宋春雨表明:“从CVC角度看来,不叫单边创变,反而是双重创变。我们希望被投公司的优秀商品、出色技术性,可以哺育联想公司的自主创新。一样,联想公司在品牌渠道、经济全球化、投资网络资源引流矩阵各方面的优势,能够促进这些被投企业高速发展。”


上一篇:三年来首现净赎回 2.5万亿“固收+”基金如何应变?
下一篇:定增市场马太效应凸显 公募强强联合抢大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