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基金 >

广发基金方抗:以底线思维构筑固收投资“护城河”

广发基金方抗:以底线思维构筑固收投资“护城河”

方抗,13年证券从业经验,6年投资管理经验。现任广发基金债券投资部总经理助理,管理广发增强债券、广发景源纯债、广发招财短债等。

“凡事往简单处想,往认真处行。”广发基金债券基金经理方抗时常翻阅查理·芒格的《穷查理宝典》,这是留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尤其是在今年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下,方抗越发体会到这句话蕴含的智慧。

在众声喧哗之中,如何理解海内外市场变化?在纷繁复杂的不确定因素中,如何把握核心变量找准投资主线?回望过往14年的债券投研经历,方抗的体会有两点:一是取胜之道贵在积小胜为大胜,避免重大失误;二是持续之道重在保持敬畏,顺势而为,找到最优决策。

谨慎为先以底线思维控制回撤

人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来的性格,映射到投资上往往就是大家常说的投资风格。对方抗来说,投资风格可能会阶段性占优,但无所谓好坏,重要的是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

“我的性格相对比较谨慎,偏保守。”方抗说,就读研究生期间,他曾参与股票投资,经历过2007年至2008年的牛熊周期转换。当时,市场起伏给他带来的体验并不友好,因而在择业时,他并未将权益投资作为自己的第一选择。

2008年,方抗毕业后选择进入交通银行金融市场部担任授信管理员,主要从事本外币债券的市场风险、信用风险、交易对手风险等风险管理。如果说谨慎的性格是其投资风格的前调,那刚入行时的经历则使之更加明晰。

众所周知,2008年发生了全球金融危机,经此一役,刚入行的方抗对风险控制有了更全面切身的认知。“我的性格本就偏保守,这段经历更是让我深刻感受到风险控制的重要性。所以,在后来的投资中,我一直把风控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为了更深入地参与一线投资,方抗在2009年加入南京银行金融市场部,岗位从原来中台的角色转到前台,自此他进入债券市场一线,充分接触银行间市场的相关业务,包括现金、债券、同业、票据等,为他后来做投资打下了坚实的研究基础。

在南京银行工作4年后,方抗于2013年转到一家银行系公募基金公司,并自2014年起以管理货币基金为开端,开启了公募投资之路。这一年,国内金融市场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钱荒”,给固收从业人员上了一次风险教育课。时任货币基金经理助理的方抗,目睹了短端收益率大幅上行,货币基金的规模在短时间大幅缩水。

过往诸多的市场考验,让方抗构建起一套成熟稳定的投资框架,其中较为突出的特点就是底线思维——当市场出现超预期事件冲击时,他会秉承底线思维,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在构建组合时,首先考虑的也是未来可能会面临的不确定性风险,并全面分析其影响程度。

在风控为先的投资理念指引下,方抗管理的债券基金呈现出回撤和波动小、风险控制好的特征。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3日,他在中长期纯债基金广发汇康定期开放债券任职期间的最大回撤为0.38%;在中短债基金广发招财短债任职期间的最大回撤为0.08%,同期,短期纯债基金最大回撤均值为0.16%。

如何将回撤控制在较低水平?方抗将净值回撤管理拆解为四个步骤:一是根据产品的目标收益和回撤控制要求,设定风险预算;二是根据风险预算,拆解出不同资产的风险暴露敞口;三是从行业层面有所管控,严控个券集中度;四是根据性价比择机布局,对收益和回撤进行平衡。

“我会在自己能力圈范围内严控各类风险,努力减少因犯错误造成的损失,借此最大程度降低组合的回撤。”方抗说。

细致以待积小胜为大胜

有人说,债券投资就是“螺蛳壳里做道场”——在有限的空间里做复杂的事情。的确,相比于股票投资,债券投资更需要锱铢必较的细致。受自身性格和从业经历影响,方抗在组合指标的监控、久期和杠杆的把握等各个方面也力争做得足够细致。

“我考虑问题时,希望能够尽可能地细致周全。比如,我做决定前会考虑最不好的结果是什么?如果最坏的结果出现,我是否能承受?如果这个结果影响很大,我会反复斟酌,希望思虑周全。”方抗说,他习惯于把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通过适度增加交易来提高组合收益。

对于债券基金的管理,方抗同样讲究精益求精。“债券资产的整体价格波动区间不大,因而每一笔投资都很重要,只有积小胜方能成大胜。日常管理够细致,抠得紧才能多一些超额收益。”相比依靠精细的投资操作一点点增厚组合的超额收益,信用下沉一度是债券基金获取超额收益更快捷的方式,但方抗却始终对信用资质的挖掘持偏保守的态度。

“持有票息收益是债券投资的最大魅力,也是债券投资最主要的收益来源。但硬币总有正反面,其最大的缺点是我们在投资中往往需要承担非对称的风险。一方面,理论上讲短期内利率上行的损失会远超利率下行的期望收益;另一方面,一旦出现信用风险,我们在本金上遭受的损失往往会远大于很长时间的票息积累。”方抗介绍,从他的工作经历来看,始终对信用资质的挖掘比较保守,他更倾向于在资产选择上或者多资产配置上深入研究以获得超额收益。

例如,方抗曾管理的第一只纯债产品在其管理的三年多里获取了不错的超额收益。从持仓来看,组合主要投向政金债和商金债,主要通过对收益率曲线研究交易和偏趋势性投资来获取超额收益,而非信用下沉。

潜心深耕债券十四年,关于如何应对市场变动,方抗也有自己的一些思考。在其看来,投资的动态性除了体现在资产端的变化上,也体现在负债端的变化上。因此,除了关注市场,他还关注所管产品的基金持有人结构变化,并从客户的风险偏好和投资需求出发,动态调整投资策略,构建与持有人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投资组合。

今年二季度,在避险情绪等多因素作用下,不少个人投资者选择申购中短债基金。方抗注意到广发景和中短债等中短债基金中,个人投资者的持有比例明显上升。“当即我们和渠道做了沟通,考虑到个人客户对产品低回撤、低波动、稳健增值的诉求更强,因而主动微调了投资策略。”广发景和中短债的基金季报显示,从二季度开始,方抗适当压降了组合久期。

稳健为本充分依托团队的力量

人生最清晰的脚印往往印在最泥泞的路上。投资也莫不如此,至暗时刻,行走时最艰难,回过头来看也最深刻。穿越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3年的“钱荒”、2015年的大幅波动、2016年的债券熊市、2018年的股市调整……经历得越多,方抗越觉得投资就是一场永无止境的修行。

“投资是对人的修炼。首先要修炼专业能力,这一行对专业能力要求很高。其次要修炼内心,当个人判断和市场走势不一致或者当我们处于逆境,如何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采取合适的措施应对,考验无处不在。”方抗提及对投资的思考不无感慨,“我觉得,投资是以长时间维度反映人性及其性格。”

当记者请方抗说一个印象深刻的挑战之年时,方抗认为,今年就是投资比较难做的年份。“在利率极低的环境中,疫情反复和海外局势带来的变化,使得今年的投资充满变数。如果一直按照固有的逻辑框架看问题,可能很难适应市场的新变化。我的方法是找出核心政策变量,并基于此调整对于投资逻辑的看法,优化投资体系,更好地适应市场。”

除了通过观察数据来把握各方面的变化趋势,方抗认为还要积极从“他处”汲取力量。他会和不同机构、不同风格的投资人交流,扩大信息获取量,开阔自己的投资视野。“交流是了解机构行为的重要方式,固定收益市场以机构投资者为主,不同机构的看法和行为对市场定价起着决定性作用。”

此外,方抗认为,做固定收益投资,越来越需要发挥团队的力量,尤其是对风控要求高、精细化的管理风格而言,更需要团队的支持。“在低利率环境中,杠杆和久期的把握对提高组合收益至关重要。如果我要追求稳定的超额收益,首先,宏观判断不能有大的失误,这不仅是对基金经理个人研究能力的考验,也需要宏观研究团队的协作支持;其次,随着管理规模的扩大,杠杆操作和精细化操作对交易的要求也会大幅提高,这也需要交易团队的支撑。”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方抗表示,特别是关于个券的Alpha挖掘或者风险的排查,更需要信用研究团队紧密跟踪和及时提示。“如果一个人单兵作战,没办法做到全面兼顾,因为每个人的视角总会有盲区。”

据方抗介绍,广发基金固收信评团队对企业性质、内部评分体系的划分都会考虑到很多账户的不同性质,做得非常细致。特别是对于行业风险的把控非常严格。正是基于团队协同作战、投研一体化的运作模式,给他的投研工作提供了更坚实的支撑。


上一篇:博道基金陈连权:与量化相结合 打造独树一帜的“固收+”产品
下一篇:鑫元基金陈浩:追求净值曲线稳健增长基础上的超额收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