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农业银行佛山石湾支行被质疑推迟用户提前还贷,未按约定时间扣除房贷

1月12日,界面新闻大湾区从农业银行佛山石湾支行的住房贷款用户处获悉,该行曾未按时扣除提前还的房贷,而双方早就去年11月就提前还贷达成协商。

该名用户表示,原本双方约定于去年12月中旬扣除提前缴纳的房贷,但银行并未履行;经投诉后,将扣款时间延迟至今年1月12日。

自去年以来,提前还房贷大潮席卷各地。同时,银行也通过延长审核时间、关闭线上通道、提高最低还款额度等操作减少还贷人次。

1月16日,界面新闻大湾区致电农行佛山分行。针对上述情况,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轮候还款的客户很多,我们已经加快处理了,正在逐步消化。”

而上述用户称,在12日当天晚上十点多,农行才扣除了房贷。

农业银行佛山石湾支行被质疑推迟用户提前还贷,未按约定时间扣除房贷

像抢火车票一样蹲点抢

“信息栏全部登记提前还房贷的,光其中一页就有近10人。”去年10月10日,蔡铭前往银行办理提前还房贷申请时,被大厅或坐或立满满当当的人吓了一跳,“大家都被房贷压怕了。”

他自己也是想要尽快摆脱房贷的一员。蔡铭2017年在广东佛山购买房产,在农业银行佛山石湾支行办理了72万的商业贷款,贷款期限为30年。五年过去,他仍有将近65万元的贷款负担在身。为了减轻未来还款压力,他计划提前还款30万。

一个多月后,蔡铭接到石湾支行的电话,被告知审核已经通过,将在同年12月11日扣款。临近扣款日期,银行却又打来电话表示审核不通过,说是“上面领导不予通过”。

这个时候蔡铭已经将东拼西凑的贷款存进银行。本来一次普通的申请也演变成一场漫长的拉锯战。他先后向佛山12345、佛山银监会等机构举报。尽管石湾支行在投诉后反馈会在将还款时间延至2023年1月12日。

这并非个例。去年以来,提前还房贷的人数不断增加。与此同时,提前还贷的门槛也在提高。安徽的购房者贾源是在建设银行办理的住房贷款,“去年提前还很顺利,1月份变成了预约制,还要像抢火车票一样蹲点抢,目前只能排到4月份。”

提前还房贷成了一件“比中个头彩还难”的事情。银行通过推出预约制和排队制、以系统升级为由关闭线上还款通道减少还贷名额。更甚者,就像农行佛山石湾支行直接在明面上“放鸽子”,延迟扣款。

也有部分银行关闭了原本方便的线上预约渠道。进入建设银行的提前还贷渠道,页面显示“线上申请预约额度已满”,这种情况已经维持了几个月。

截至发稿前,界面新闻大湾区尚未能联系到农行佛山石湾支行。不过从农行佛山分行的工作人员处获知,现阶段银行审核环节有较多客户申请要处理。针对延迟扣费的事宜,该人员表示不清楚情况。

农业银行佛山石湾支行被质疑推迟用户提前还贷,未按约定时间扣除房贷

银行不差钱

银行的收入主要来自利息,以农业银行为例,利息收入占营收比重达到75%以上。而利息收入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房贷业务。

过去,随着楼市进入黄金时期,房贷利率水涨船高。数据显示,1995年国内房贷利率一度达到15.3%。近年来比较高的分别是2011年(7.05%)、2018年(5.46%);2022年为4.35%左右。

2022年是楼市惨淡的一年。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分别下降24%和27%,跌至2015年的水平。2022年国内商品房销售额13.3万亿元,按年减少足足4.9万亿元。

楼市的下行导致银行利息收入大幅下滑。截至2022年9月30日,农行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4.27%。而在2020年同期,增幅达到9.24%。2022年的增速不到两年前的一半。

综合农行三年来个人贷款情况,可以发现增速大幅减缓。2020年6月底至2022年6月底,个人贷款余额分别为61987.43亿元、71172.12亿元、74834.24亿元。贷款减值准备也相应增加,各报告期分别为6180.09亿元、7205.70亿元、7773.80亿元。

与此同时,收益率在下滑。2020年年中至2022年年中,农行的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2.2%、2.12%和2.02%,2022年三季度进一步下滑至1.96%。

农业银行佛山石湾支行被质疑推迟用户提前还贷,未按约定时间扣除房贷

拖延还款另一个背景在于银行“不差钱”。根据央行1月11日发布的2022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中,去年12月末,全国住户存款增加了17.84万亿元,而2021年仅增加9.9万亿元。这一存款额度大超预期。

个人住房贷款方面,2022年3月末、6月末和9月末,余额分别为38.84万亿元、38.86万亿元、38.91万亿元,几乎是零增长。2021年9月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5.7%,2022年同期增速已降至4.1%。

“报复性存款”也能从银行财报中体现。2022年1-9月,农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891.97亿元,同比大幅增加810.61%,主要变动原因为“吸收存款和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净增加额有所增长。”

同为四大行的建设银行同样如此。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由于吸收存款大增,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8242.65亿元,按年增加74.18%。

提前还房贷成最好理财方式

一边是疲软的经济和投资收益,另一边是居高不下的房贷利率和低迷的楼市,不少人宁愿把钱用在提前还房贷,换一个安心。

例如贾源,“股票行情不好一路跌,去年亏了大概13%”,这种情况下,他宁愿把大部分积蓄和工资用在还房贷上。

而蔡铭2017年买房的时候恰逢地产黄金时期,房价和利息都处于最高位,“万一以后混得不好,不希望高额的利息钱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房住不炒”之下,房子的金融属性正在弱化;加上疫情和固定资产投资力度回落等因素,购房意愿大幅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

“背后反映了大家对房价的预期比较悲观。当房价上涨跑不赢房贷利率,消费者不会再选择承担一个高利率去持有一项价格可能下跌的资产。也有人选择卖掉房子,这也需要提前还掉贷款。”广东省城规院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表示。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目前理财收益率(约3%)和存款利率都在往下走,低于房贷利率(约4%)。负债的成本相对更高,这种情况下,手头有一定现金的购房者自然不愿意当高利率“大冤种”。

“另外,很多提前还款的购房者可能有转贷款的打算。”李宇嘉提到,部分人士还掉房贷后会换成经营贷或消费贷,“现在中小微模式的经营贷利率是很低的,至少低于房贷。”

提前还贷的情绪什么时候能控制住?李宇嘉认为,直到几个因素出现:“一是房价下跌预期,或者说房价下跌能够止住;其次是房贷利率可以降到跟理财收益率差不多的水平,甚至更低。”

1月5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布通知,住宅价格连续三个月下降的城市可取消首套住房贷款利率政策下限。李宇嘉认为,这也跟上述两个因素的逻辑相符合。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于,银行方面为了增加收益拖延提前还房贷;同时为了刺激消费和投资,银行也在下调存款利率。但是这样一来,又会促使用户将存款用于还房贷,形成恶性循环。

李宇嘉认为,“现在的问题在于大家贷款积极性不高,包括企业也是,企业存款也在大幅度增加。尽管大家手头上有钱,宁愿提前还贷,也不会买房,对楼市交投量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取巧的购房合同

提前还房贷是不是一个合理要求?

“从民法典的角度来看,购房人和银行之间形成的是一个借贷关系。是否可以提前还款,主要还是看银行跟个人签的贷款合同中有没有专门的约定。”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岩告诉界面新闻。

张岩表示,绝大部分银行房贷的合同都不会禁止提前还款,理论上购房者可以提前还款,但并不意味着这是件容易的事情。

实际上,对于提前还房贷,银行的态度在不断变化,“在前几年,甚至有一部分银行出台政策鼓励变相用各种方式让客户提前还款。”

政策并非一尘不变,体现在购房合同文件上则是相对模糊的定义和条例。如贾源的购房合同提到需要“双方协商”,蔡铭的购房合同甚至没有这部分的内容,“只有签约时律师和我们说过,三年内提前还贷需要支付违约金。”

除了违约金和禁止提前还款期限有明确的规定,银行关于提前还款的渠道、流程都没有明确条文,也给其“灰色操作”提供了前提条件。张岩提到,“合同上没有的规定,很多银行会通过公告的方式公布。”

而在实际中,银行也有不少办法拖延这一进程,例如设置审核放缓、关闭部分还款通道等障碍。张岩认为,很难追究银行的违约责任,“因为在合同中就没有明确还款途径和流程,银行的条款设计也是在不断精修调整,想要抓它违约其实是很难的。”

(应受访者要求,蔡铭、贾源为化名)


上一篇:解码长寿时代职业新趋势,平安人寿召开“敢为定有可为”2023年职业发展开年论坛
下一篇:招商银行高管层变阵,钟德胜、王小青将升任副行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