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一投资者购入500万资管产品“踩雷”凯迪生态,管理人爱建证券被判担责50%丨局外人

近日,据上海高级法院网,一起涉资500万元的理财合同纠纷被公开,涉事券商为陆家嘴股份旗下的爱建证券。

2016年投资者朱女士因被宣传材料中融资人凯迪生态“出色”的财报所吸引,500万重金购入资管产品,但仅过去一年,凯迪生态自曝拟进行资产重组,理财产品的兑付也随之遥遥无期。

于是,2021年朱女士将爱建证券告上法庭。那么,法院是如何判决此案的?

近2亿资金汇入涉案资管计划

官司要追溯到2016年。

一投资者购入500万资管产品“踩雷”凯迪生态,管理人爱建证券被判担责50%丨局外人

彼时爱建证券设立了“爱建证券爱迪新能源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爱迪资管计划),投资陕西国际信托公司设立的“陕国投·爱迪新能源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最终主要用于向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迪生态)发放信托贷款,补充其流动资金。

爱迪资管计划相关宣传资料显示,融资人凯迪生态2013年毛利率29.09%,2014年15.43%,2015年55.95%,2016年中期为77.86%。

据朱女士陈述,宣传材料上凯迪生态的毛利率数据是其心动购买改资管产品的原因之一。2016年10月,朱女士与爱建证券签订资产计划管理合同,并支付500万元购买相应份额。

2016年到2018年间,爱建证券发布三期资管计划,募集了合计1.86亿元汇入案涉信托计划项下,然后由陕西国际信托向凯迪生态放款。期间,朱女士收到现金红利4次,共计约56万元。

2017年11月,凯迪生态表示公司拟进行重大资产重组,随后发布业绩预告,2017年预计亏损13亿至16亿元。但2017年年报迟迟未出,深交所启动对凯迪生态及相关责任人的纪律处分程序,并提请立案稽查。

凯迪生态糟糕的财务状况完全暴露。

在第一期资管计划无法兑付之后,为了表达与投资者共进退的决心,2018年5月,爱建证券表示,将以自有资金1300万元参与爱迪资管计划,与全体委托人共担风险。

然而最终投资者等到的是三期资管计划全部到期无法按时兑付的消息。

爱建证券称,根据上市公司公告,流动资金紧张,凯迪生态拟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导致其无法按时支付爱迪信托计划本金和剩余利息,造成本集合计划所投资的信托计划未能按时变现,集合计划无法按时进行份额退出。

不过,爱建证券与投资者签订了一份《流动性资金支持协议》,以为投资者提供流动性资金支持的形式,实质上弥补了部分损失。

深交所2019年5月公告,由于凯迪生态2017年、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决定暂停凯迪生态股票上市。

另一方面,陕西国际信托通过打官司的方式,向凯迪生态要求偿还本息,但因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西安中级法院只能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资管计划至此彻底暴雷。

2021年朱女士将爱建证券告上法庭。

浦东法院一审认为,爱建证券在发起、运作和管理案涉资管产品过程中并未充分履行谨慎勤勉的管理义务,存在诸多违约行为。

具体包括:在签订和履行涉案资管计划时,没有全面、详尽、及时地向投资者披露凯迪生态的资产情况、经营情况、财务情况和诚信记录;在凯迪生态及担保人多次发生影响偿债能力、担保能力的事件时未能及时披露和控制相关风险,亦未采取各种积极有效的措施来维护朱女士的合法权益等。

一审法院结合爱建证券的过错程度,综合酌定爱建证券对朱女士的赔偿范围为投资本金的50%,即250万元。

由于此前双方签订的《流动性资金支持协议》,爱建证券已支付150万元,遂一审法院认定,爱建证券应向朱女士实际赔付100万元。对于案涉资管计划清算后能收回的款项,按约应当分配给投资者,其中收回款项50%的部分应当支付爱建证券。

随后,爱建证券不服,提出上诉。近日,上海金融法院发布二审判决,驳回爱建证券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爱建证券被罚暂停资管业务半年

也因此事,爱建证券接连收到了江苏证监局、上海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

2020年11月,上海证监局开出罚单,责令爱建证券进行为期6个月的整改,整改期间将暂停资产管理业务。经监管查明,爱建证券没有建立健全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制度;部分投资决策和管理缺乏审慎性,基金销售过程中存在误导性宣传和违反投资者适当性规定等情况;经营管理混乱,内部职能分工执行不到位、人员管理失当等问题。

公司官网介绍,爱建证券注册资本14亿元,于2002年成立,主要股东为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爱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注册资本14亿元人民币。

陆家嘴股份2022半年报披露,子公司爱建证券营收9590.01万元,环比下降13.99%;营业利润为-2688.75万元;净利润由正利润下滑至负利润,为-2404.64万元,环比大幅度下滑7084.14%。

半年报还披露了爱建证券涉及8.59亿元富贵鸟债券暴雷的仲裁案。

据披露,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贵鸟”)发行的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16富贵01),发行规模人民币13亿元,票面利率6.5%。爱建证券为该债券主承销商和受托管理人。

2018年5月,因富贵鸟未能按期支付此前债券的到期本息,导致“16富贵01”提前到期。2019年8月,富贵鸟破产。

截至2022年6月30日,共有12名机构投资人以富贵鸟为第一被申请人,爱建证券为第二被申请人,先后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裁决爱建证券对其未获兑付的本息、违约金及律师费等合计8.59亿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上一篇:毕马威:2022年金融科技发展呈九大赛道趋势,金融基础设施技术底座基本夯实
下一篇:“AMC系”信达证券披露IPO网下配售和网上中签结果,预计募资净额超25亿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