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评论 > 欧盟通过《数字市场法》剑指美国科技巨头,业界专家对此颇多异议

欧盟通过《数字市场法》剑指美国科技巨头,业界专家对此颇多异议

11月23日,欧洲议会内部市场和消费者保护委员会以绝对多数的投票,通过了《数字市场法》(DMA)建议案。这项法案的明确目标是限制国际互联网巨头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但其具体约定却充满争议,很可能会对网络生态带来巨大冲击。许多业界专家认为,该法案会对小企业推广、媒体和内容提供者收入、个人信息暴露,以及欧洲就业市场等方面带来负面影响。

《数字市场法》的草案于2020年12月由欧盟委员会提出,是欧洲数据保护局(EDPB)发布“数字服务数据战略包”中的一项。除《数字市场法》外,“数字服务与数据战略包”还包括数字服务法案(DSA)、数据治理法案(DGA)、欧洲的人工智能方法(AIR)和即将出台的数据法案。

与《数字服务法》一样,《数字市场法》也主要针对所谓的“守门人”(gatekeeper,即拥有市场主导地位的互联网公司)制定的规则,迫使它们与竞争对手和监管机构共享数据,并公平地推广其服务和产品。

同欧盟去年提出的草案相比,本次法案对“守门人”公司提出了更高、更具体的条件。首先,公司需要在至少三个欧盟国家提供核心平台服务,每月至少有4500万终端用户,以及超过10000个商业用户。其次,在欧洲经济区(EEA)内的年营业额达到80亿欧元、市值达到800亿欧元。

对“守门人”公司,《数字市场法》主要做出了以下几条约定:

欧盟通过《数字市场法》剑指美国科技巨头,业界专家对此颇多异议

第一,不得利用数据投放定向广告。该法案指出,“守门人”公司在欧盟范围内不允许利用数据优势向用户投放指向性广告,除非获得用户明确许可。而在使用消费者数据时需要满足额外条件,需要复核《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的规定。它还强调,未成年人的个人数据尤其不得为商业目的进行处理,如直接营销、特征分析和行为定向广告。

第二,限制“猎杀式并购”(killer acquisitions)。“猎杀式并购”指企业故意收购并关闭初创公司以消灭竞争,典型案例为2014年的Facebook收购Instagram事件。本次法案中规定,这类公司在欧盟范围内的同行业并购也将受到限制和监管,并购意向必须在事前获得欧盟委员会许可。

第三,为侧载应用(sideloading)打开了大门。《数字市场法》要求操作应用系统打开多个应用程序商店的权限。用户也能够删除未禁止预安装的默认应用程序。举例来说,《数字市场法》要求苹果能够实现通过第三方渠道给iOS设备安装App。

第四,实现互操作性。最新的《数字市场法》规定,Facebook、苹果、微软和谷歌等符合条件的“守门人”公司,经欧盟成员国一致核准通过后,需要让用户能够实现消息同步互联互通。简单来说,Facebook中的信息交流,其他应用也都应该同步收到,并能够进行回复。

如果“守门人”不遵守上述规则,欧盟委员会可以对其上一财政年度的全球总营业额处以“不低于4%、但不超过20%”的罚款。

对与欧洲议会通过的《数字市场法》,国际舆论颇有争议,尤其是在定向广告的限制方面。

代表Facebook和亚马逊等平台的行业协会CCIA的竞争监管事务律师凯伊·杰贝利耶(Kay Jebelli)撰文表示,欧洲议会的这项法案是“一刀切”的做法,限制定向广告并不能为小企业带来有效的帮助。

凯伊表示,第一,定向广告是小企业进入市场和扩大规模主要有效方式,而禁止定向广告的投放将无形中提高市场的准入壁垒;第二,欧洲新闻媒体与内容创作网站的主要资金来源正是定向广告,这项规定也使其难以获益;第三,部分免费版本的服务平台(如Spotify、Youtube)的收入来源也都来源于定向广告,这会增加欧洲人访问互联网的成本;第四,定向广告的限制也使得在线用户体验的个性化随着大数据推送的限制降低。

据欧盟新闻网站欧盟动态(EurActiv)报道,欧洲数字权利(EDRi)高级政策顾问简·彭弗拉特(Jan Penfrat)表示,这种针对未成年人的具体措施有一个巨大的缺点,即要实施这些措施,在线平台首先需要收集有关每个人的可验证年龄信息。在限制过程中,处理政治观点、宗教信仰和性取向等敏感信息方面也同样将受到限制。

而在开放侧载应用功能的方面,苹果公司也不止一次表示过拒绝。其CEO库克曾多次表示,如果苹果同意运行在iPhone等设备上侧载应用,那么AppStore的标签和应用跟踪透明度等这些保护用户隐私的功能将毫无意义。苹果公司高级副总裁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对该法案进行了抨击,将允许多个应用程序商店的侧载行为定义为“网络犯罪分子最好的朋友”。

除此之外,美国进步政策研究所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曼德尔(Michael Mandel)表示,《数字市场法》对就业也会造成影响。他说,美国的电子商务和科技行业在过去四年中创造了140万个工作岗位,而DMA则是对该创造就业行业的限制性贸易措施。

事实上,欧洲议会对美国科技巨头的制裁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欧洲互联网产业发育的先天不足,使得美国互联网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几乎占据了绝大多数的欧洲市场份额,一个欧洲人和美国人使用的社交、购物、娱乐和办公软件几乎没有任何差别。这也使得欧盟在数字领域的调查和对违规行为的惩罚更为严格。

2017年6月,欧盟委员会就裁定谷歌“滥用”其在欧盟经济区(European Economic Area)13个国家“搜索引擎市场的支配地位”非法操纵购物广告搜索,今年11月11日谷歌购物业务反垄断上诉案败诉,再被罚179亿。

而对于23日通过的《数字市场法》,美国媒体TechTarget报道,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一些专家认为该立法过于针对性,主要目标就是美国的五家主要科技巨头:谷歌、苹果、亚马逊、Facebook和微软。其中CSIS高级顾问梅雷迪思·布罗德本特(Meredith Broadbent)表示:“美国商界的许多政策制定者确实认为,这是为了抑制美国公司在欧洲突飞猛进的发展。”

下一步,官方表示,欧盟将就《数字市场法》于2021年12月在全体会议上进行投票,并计划于2022年第一季度法国担任理事会主席期间开始实施。而规范在线平台、处理非法内容和算法等问题的平行提案《数字服务法》(DSA)将由委员会在未来的会议上进行投票。


上一篇:一根香蕉卖12万美元 卡特兰是“骗子”还是艺术家
下一篇:从“逍遥镇胡辣汤”到“潼关肉夹馍”,商标保护的边界在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