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评论 > 谁TM敢说是地头蛇收保护费?

谁TM敢说是地头蛇收保护费?

谁TM敢说是地头蛇收保护费?

  躺平收保护费可太爽了,果然库尔勒香梨也坐不住了……

  这哪是商标问题,明明是吃相问题。

  斯基发现,最近发家致富的机会有点多。

  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还欠别人3.3个亿,法院说,要是能提供财产线索,就能得到执行到位金额的30%。

  斯基掐指一算,只要能让这家公司执行3.3亿,斯基就能赚1个亿。

  这恐怕是斯基距离亿万富翁最近的一次。

  前两天怼了胡同大爷几句,还是因为人人讨伐的柳教父,斯基损失了不少铁粉。

  还TM不是有偿的。

  看看这两天潼关肉夹馍协会躺着收保护费的样子,斯基恨不得抽自己两下。

  这么有操守,气质可一点都不公号狗。

  要说人家协会那商业头脑,犹太人都得下跪叫绝。

  只要谁家小吃店带了“潼关”俩字,那人家协会就能告你,要你赔3-5万元不等。

  不过人家也不是铁石心肠、赶尽杀绝,牌子继续用也不是不可以,再交99800元。

  当然,大家都是小本生意,协会也是了解的。

  所以,这些也都不是一口价,讨价还价的余地还是不小的。

  一些店家告诉媒体说:

  好多律师来给俺们打电话,刚开始说是五万,最后调解到一万八,又打电话说一万二,还打电话说八千,最后上个礼拜四给我打电话说五千。

  价格掉的,比双11保价还不靠谱。

  这样一整,店家反而觉得协会不够权威了,就会怀疑:

  你TM哪是维权,简直是讹钱呐。

  这种操作,连爱吃肉夹馍的黑客都看不下去了:

  谁想统一“潼关肉夹馍”,不让我好好吃肉夹馍,我先去后院点把火。

  然后,他把协会网站黑了。屏幕中,黑底绿字的“无良协会”自上而下飘过。

谁TM敢说是地头蛇收保护费?

  果然,只有黑客才能战胜“黑社会”。

  很多人问,这是协会还是“黑社会”呐?

  这话问得可不太地道,人家协会会长王华峰是当地青年才俊不说,还真是为潼关肉夹馍操碎了心。

  王华峰搞肉夹馍快20年了,人家有自己的肉夹馍品牌——王华峰肉夹馍。

  斯基搜了搜,人家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没有一家王华峰肉夹馍加盟店生意不好的。

  别说,王老板真的是热心肠,自己有这么好的品牌,还在呕心沥血地操心整个潼关的肉夹馍品牌。

  你再对比下陶华碧,人家老干妈虽然生意做得大,格局还不如王老板。

  参照王老板的格局,老干妈应该在做好老干妈的同时,操心下全贵州的辣椒酱产业。

  你看看,“王华峰”肉夹馍做得这么好,王老板有没到全国各地“清剿”过?

  当然没有!为什么?

  显然,不是因为没人会瞎用“王华峰肉夹馍”商标,而是因为王老板心系潼关。

  要不是协会网站被黑客攻击了,斯基相信,一定可以找到更多王老板在潼关肉夹馍事业上,作出的努力。

  现在,斯基只能在天眼查上看到,王老板从7月底开始“批量”起诉全国各地的肉夹馍店。

  可惜啊,王老板面对的是一帮开小吃店的店主,他们哪里能理解王老板心中的雄图伟略。

  王老板,毕竟是让肉夹馍走向世界的主,那些小店家呢?

谁TM敢说是地头蛇收保护费?

  按照在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开肉夹馍店的陕西延安人李军的说法:

  这家店我用来赔给他,我也拿不出九万八啊!

  玩这种套路,也不是王老板开的头,盱眙龙虾早就玩得透透的了。

  2009年,江苏盱眙县的“盱眙龙虾”品牌就拱手让给了一位南京老板。

  如果潼关肉夹馍做危机公关的话,斯基连套话都帮你们找好了。

谁TM敢说是地头蛇收保护费?

  只要把文中的“盱眙龙虾”换成“潼关肉夹馍”,就能堵住一帮吃瓜群众的嘴。

  如果盱眙龙虾不走资本化运作的道路,这个品牌的影响力总有一天会淡化。而在盱眙,恰恰缺少的就是既有资本、又有经验的企业参与其中。盱眙县政府早在几年前就开始研究成立“龙虾公司”,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者。

  收好,不谢。

  要是这段话涉及侵权,盱眙龙虾千万别敲斯基家的门查水表,请直接找潼关肉夹馍。

  当然王老板可能并不需要斯基的智囊,毕竟盱眙龙虾的致富经,王老板好像都能倒着背了。

  2004年,盱眙龙虾协会就取得了“盱眙龙虾”注册商标专用权,之后就开始打假。

  去年,他们还在南京集中打假,告了5家店铺。

  他们要求每家店都要赔偿损失,最少的一家也要赔5万元。

  另外,如果要成为协会会员,每年要交3.98万元授权使用费。

  盱眙龙虾出名的不仅是龙虾,还有他每年花大代价搞的“龙虾节”。

  《焦点访谈》就灵魂拷问过当地有关部门:

  谁为“龙虾节”买单?

  当时是2010年,盱眙还是贫困县,但它能拿出150多万元办龙虾节。

  当时的盱眙县副县长吉文桥说:

  我们的原则就是政府不贴一分钱。

  政府不出钱,那谁出钱呢?

谁TM敢说是地头蛇收保护费?

  《焦点访谈》问了一圈,当地教育局、邮政局、工商局等都买了票……

  翻译一下的话:

  当年,南京老板一头拿当地财政的钱办龙虾节,另一头收店家的会员费,时不时还能出去打个假赚点零花钱。

  虽然自称“东方犹太人”,但在沙县小吃上,福建人生意头脑几乎为零。

  可能人家——福建人不欺负福建人。

  沙县小吃也有自己的协会,不过,和动不动就几万块的会费相比,沙县真是良心价。

  企业单位会员每年需缴纳会费600元,三年一次性缴纳1800元;

  个人会员(以店为单位)每年160元,三年一次性缴纳480元。

  不过,沙县入会有条硬杠杠:

  提供沙县籍身份证。

  如果小吃界也能卷起来的话,沙县就是小吃界的天花板。

  入会费低也就算了,它还要倒贴。

  2004年,在上海每新开一家店补贴1000元;

  2007年,在北京开张的前100家店每家补贴3000元。

  它在县一级政府设立“小吃办”,在下辖12个乡镇也设立“小吃办”,每个乡镇“小吃办”对接1至3个联络处。

  这些联络处也不是“空头”组织,人家大到给店铺老板讲文件精神,小到店铺转让、店铺拆迁、找店面、要贷款这种事,通通都会管。

  一位联络处的负责人说过:

  别看沙县小吃老板挣钱,但他们每天起早贪黑,腰酸背痛,挣的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

  这就是接地气、深入小吃店的协会,和其他只想捞钱的协会的区别。

  斯基有句话想跟王老板说:

  王老板,您要是拿到的是沙县小吃的剧本,可能更符合您青年才俊的人设。

  不说了,斯基要去注册中国小麦、美国大豆、智利车厘子协会,收割全球去了。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作者:锅盖斯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老斯基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上一篇:从“逍遥镇胡辣汤”到“潼关肉夹馍”,商标保护的边界在哪?
下一篇:品牌延伸可以做大馅饼 但要避开陷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