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评论 >

对美联储等央行鹰派政策 保持战略定力

  美联储议息会议再度绞痛全球风险资产市场。最近美欧股市连续走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逼近4%,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3.54%,美元指数继续走强,大宗商品趋向消停。

  如果说曾经市场试图通过宽幅震荡来动摇美联储立场,那么如今市场对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还是100个基点,其实已不再敏感,市场投资者更趋向于调整风险资产配置策略,以应对更为实际的风险冲击。毕竟,全球风险资产定价之锚的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蹿升,正在搅动全球金融市场进入深度调整。

  2008年以来,美联储等与宽松货币政策长期为伍,浇灌出的不仅是通胀这朵恶之花,还有扭曲的全球风险资产配置。

  美联储资本市场部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过去20年息税支出下降影响了标普500指数非金融公司三分之一的净利润增长。具体为,全球金融危机前,息税支出与息税前利润(EBIT)的比率为45%,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这一比例降至26%。金融危机前标普500指数非金融公司面临的利率在6%左右,今年一季度降至3%。同时,全球金融危机前,企业税率平均约30%,特朗普的《减税和就业法案》通过后,法定公司税率从35%下降到21%,但拜登政府则正试图加税。

  随着持续高强度地收紧货币政策,美国企业面临息税支出上升。若息税前支出恢复到危机前水平,美联储研究显示,会将美国非金融公司年度净利润增长率由目前的5.4%压至3.6%左右,其中税收支出回升会压低净利润增长率1.3个百分点,利率影响0.5个百分点。

  目前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达3.54%,如果将美国企业目前5.4%的净资产收益率看作美国的投资边际收益率或者自然利率,那么理论上,美联储还有两个多百分点的加息空间,即在其他条件不变下,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只要不高于5.4%,美国经济是可以承载的。而如果拜登政府变相增加私人部门税负水平,将加大美国金融市场风险。

  基于现实逻辑,美欧经济都需拥抱“里根-撒切尔夫人”式变革,即加息+减税政策的鸡尾酒疗法,以缓释市场风险。

  对中国而言,做好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的准备,是促进经济内外均衡的重要保障。

  目前中国货币政策为护卫中国经济内均衡提供了明显的政策空间。9月20日央行货币政策司发布的《深化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一文中明确,当下中国真实利率略低于潜在实际经济增速,处于较为合理水平,并表示货币政策当以自然利率为锚实施跨周期利率调控。鉴于自然利率是宏观经济总供求达到均衡时的真实利率水平,可用社会加权平均投资边际收益率来衡量,那么真实利率已到略低于潜在经济增速的合理水平,意味着货币政策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合理的政策空间。

  中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也得以佐证,目前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2.7%左右,美国则达到3.54%,且未来可能奔“4”望“5”,中美利差不可能持续走阔,否则中国经济内外均衡将同时面临失重风险;最近国内美元存款利率走高,就已警示利率平价和巴萨效应等扭曲带来的边际成本过高了。

  合理的应对之策,首先是要做好风险资产的优化配置,目前的低利率环境,要优先考虑多做风险拆雷的善后之事,主动加杠杆必须严格规制在自身风险可承载能力的范围之内,经济内均衡要坚持求稳而不冒进。同时,外均衡上保持好美元流动性,做好汇率灵活性,缓解外部冲击,适当放开人民币汇率浮动空间,有助于稀释全球风险资产重估带来的部分跨境流动风险。

  大道至简,无欲则刚。做好分内之事,不越位、不错位,保持推进放管服改革等,多基于负面清单管理的理念用好权、做好服务,是中国应对美联储等央行鹰派加息的基本保障。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上一篇:房东明:中国股市能够跑赢美国股市 中国资产有一定的吸引力
下一篇:每经热评|长春高新遭假消息做空 消息发布者理应付出代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