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评论 >

赵建:警惕大国竞争中的“战略陷阱”

赵建:警惕大国竞争中的“战略陷阱”

本文作者:西京研究院院长 赵建 博士。本文为西京研究院发表的第613篇原创文章,赵建教授的第571篇原创文章。

布置“战略陷阱”,采用更加隐蔽的斗争形态和更加阴柔的遏制策略,制造紧张氛围激怒并将对手推入紧绷的、消耗巨大资源的战时状态,倒逼对方改变以经济建设和民生改善为中心的发展型道路,并将其拖入自我消耗的两难境况直到崩溃,可能正在成为大国竞争中摧毁对手的新方式、新手段。

二战结束近一个世纪,冷战结束近半个世纪,热战早已经不是大国竞争的主要方式,在核武器的威慑之下也不可能成为大国对抗的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叙事战、舆论战、信息战、金融战、贸易战、科技战、生化战等,逐渐成为大国遏制和打败竞争对手的主要手段。如果不能认识到并理解这种战争新形态,还停留在过去热战对抗的思维,就很可能被对手拖入“战略陷阱”

在这种模式下,他们不主动出击、直接打击,而是抓住对手的弱点布置一个无形的陷阱,主要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激怒对手,让其在外交、统战等方面乱了阵脚,一改和平、包容、大度、现代的外交形象,让国际社会产生误解,导致朋友越来越少、对手越来越多,陷入一种非常被动的国际政治格局,甚至以此为主题结成反x同盟,这样既能打击对手,又能强化自己的国际权力和地位。

二是制造紧张氛围,让对手进入紧绷的、经济和社会维稳成本极高的“战时状态”。我们知道,现代战争是极其昂贵的,是大量消耗经济和社会资源的,这也是战败后旧体系容易崩溃的原因。同时,长期保持城市封控和物资配给的战时状态或准战时状态,也是极其昂贵的,经济成本和社会代价极其高,时间久了很容易崩溃。类似一个人,长期处于一种紧张焦虑的身心状态,很容易机体紊乱最后垮掉。这种做法在历史上的经典案例便是冷战时期,美国摧毁苏联的“星球大战计划”,就是用一种军事升级的叙事将苏联拖入军备竞赛的陷阱,最终导致苏联消耗大量的资源而崩溃。

今天的鲜活案例是俄乌战争。由于该战争还在进行中,很多信息和事实无法像历史那样根据档案进行复盘,但是我建议一定不能浪费俄乌战争这个案例给我们提供的关于大国斗争的新方式、新手段的方式和启示,要认真进行跟踪和研究。事实上,这也可能是对手给俄罗斯布置“战略陷阱”的典型案例:先通过北约东扩制造地缘紧张激怒普京,为了维护政治强人的形象(政治合法性的主要来源),普京必须采取强硬措施,但是很可能误判了局势(强人政治的信息茧房)贸然采取激进的战争行为,然后就落入了被布置的战略陷阱,接连遭受了金融、贸易、国际道义的制裁、谴责和军事联盟打击,国际形象一落千丈,政治强人和军事强国的泡沫叙事被戳破。这一场战争正在导致俄罗斯发生大变局,甚至旧体系很可能走向崩溃的边缘。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普京中了对手战略陷阱的计谋,打了一场不可能打赢的战争。根据克劳塞维茨的战争理论,作为政治的一种极端手段,如何结束战争比如何动员战争更加重要,伟大的军事家必须首先也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在发动战争初始就需要谋划如何结束。当然,人类历史上的很多战争都是偶然的盲目的发生的,没有经过理性的计算。但对于一个大国来说,要制定国际竞争战略的时候,军事手段只是其中之一。国家越大,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越高,就越需要从政治上考虑军事,而不是从军事上考虑政治。一般来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和平与发展是人类世界的主线,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终方向,但并非总是时代的主题。大疫情以来,全球局势变得波云诡谲,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遗产几乎消耗殆尽,世界正在围绕中美这两个大国的关系进行全面的重构。在这种形势下,斗争和安全成为另一条主线,或者是一条底线。一方面要敢于为捍卫和平与发展而斗争,另一方面要善于斗争,要与时俱进、解放思想,不断更新斗争理念和博弈策略,以开放的思维研究新形势下大国竞争的新策略和战争的新形态,不能停留在过去简单对抗和军事热战的思维里固步自封,被对手牵着鼻子落入“战略陷阱”。

在大国竞争中,有以下几种对手设置的“战略陷阱”我们需要警惕:

1,企图影响中国“做好自己的事情”,改变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总战略的,让中国浪费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做其它无意义的事情的。要知道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之所以成为受人尊敬的强国,就是因为毫不动摇的坚持改革开放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和民生是一切的基础。

2,企图改变中国实事求是、解放思想,阻碍中国走与时俱进、改革开放道路的。如果不能做到这些,中国就无法适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无法保持一个充满活力的状态,无法真正走出中国式现代化,会陷入自我封闭和僵化的陷阱。中国要继续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党和国家要与时俱进,在自我革新中继续保持年轻和活力。有些言论否定中国的改革开放,这很可能是对手通过舆论战布置的战略陷阱。

3,制造紧张气氛,企图让中国改变和平与发展的战略前提,陷入长期的战时焦虑与紧绷状态,陷入无意义的军备竞赛而大幅自我消耗,浪费大量的原本改善经济和民生条件的经济社会资源的。人民至上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本质核心,如果人民生活条件恶化,民生得不到保障,经济发生失业、通胀等危机,这可能是最大的不安全。

4,企图诱导中国做出过激的外交和国际政治行为的。

5,继续加大金融战力度,让中国无法有效利用海内外资本市场为国家高质量发展融资的。大国经济要高质量发展,尤其是要创新发展,不能没有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当前来看,中概股的崩溃已经导致中国失去了海外融资市场。为了保证金融安全,需要围绕“A+H”股建立双循环格局的资本市场,以应对更加严峻的金融战。

6,发动舆论战,影响民营企业家和外资信心的。民营企业家和外资虽然规模一般不大,但是就业密度非常高,直接关系到国计民生。如果民企和外资信心受到巨大冲击,失业问题越来越严峻,经济安全会受到比外部冲击更大的挑战。

总而言之,面对当前越来越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和前所未有的大国关系重构,我们应该意识到大国竞争的手段已经出现了新形态。由于在核威慑下大国很难发生热战,通过设置一系列非军事战略陷阱,冲击对手的经济和民生,让对手改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恶化对手国内的信任感和社会氛围,诱导其从内部发生危机进而发生和平演变,是当前大国竞争中采用的新手段。

这个手段其实说新也不新,从冷战时期就由来已久,只是当前有了更新的技术形式和包装。面对对手布置的战略陷阱,我们需要保持战略定力,“以毒攻毒、将计就计”,在有理有节斗争的基础上更加保持开放包容的心态,重塑现代化、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形象;不能停止与时俱进,而以更大的力度走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道路。只要心无旁骛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关心社会大众的切身利益,提高经济水平和改善民生,建立起互相信任、生动活泼的社会氛围,减少过度的管制、干预和内耗,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企业家成为经济舞台的主角,改革开放成为永恒的主题,就会永远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对手的“战略陷阱”也就无从得逞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西泽研究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上一篇:内容正在升级改造,请稍后再试!
下一篇:高瑞东:二战后的全球人口共振和中国的相对红利丨书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