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货 >

G7承诺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 “百元时代”国际油价何去何从?

在市场供应日益紧俏之际,走进“百元时代”的油市愈发动荡难安。

5月8日,七国集团(G7)领导人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举行了视频电话会议,承诺将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G7领导人在一份联合声明中称:“我们承诺逐步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包括逐步停止或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我们将确保采取及时、有序的方式,与合作伙伴共同努力,确保稳定和可持续的全球能源供应。”

G7成员国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由于各国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度不同,因此行动上也并不统一。早前美国、英国、加拿大已经率先全面禁止俄罗斯能源进口,而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行动稍慢,目前正在推进禁运俄罗斯石油。

总体而言,由于俄罗斯原油出口受阻、欧佩克闲置产能不足、伊核谈判僵局难解、美国增产乏力,油市供应端正遭遇多重暴击,而需求仍相对强劲。在供不应求的驱动下,国际油价今年已大涨逾40%,目前位于110美元/桶关口附近。

而随着欧美多国不断加码对俄制裁,油市供给端的压力未来会更大,欧洲料将与亚洲等地的买家争夺能源供应,市场普遍预计油价易涨难跌。

全球最大的独立石油交易商维多集团(Vitol Group)警告称,随着俄罗斯受到的制裁越来越多,从5月中旬开始,大宗商品公司购买和销售俄罗斯石油将变得更加困难。维多集团亚洲业务负责人Mike Muller 5月8日表示,目前俄罗斯的原油和相关产品出口已经从2月时的750万桶/日下降到了650万桶/日左右,5月15日之后出口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能源问题“政治化”加剧供应阴霾

对油市供应冲击最大的无疑是乌克兰局势,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国俄罗斯正日益遭遇欧美国家排斥。

在美英澳加之后,欧盟正酝酿年底前全面禁运俄罗斯原油和成品油。尽管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等国目前仍未同意禁运俄罗斯石油,但鉴于此前最大的反对国德国已经不再反对,预计欧盟委员会的石油禁运提案得到27个成员国一致同意只是时间问题。

新纪元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成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乌克兰局势的升级已经令能源问题“政治化”,以至于欧盟国家购买俄罗斯原油和其他能源被基辅称作是在“资助俄罗斯”。俄罗斯是世界第三大产油国,同时也是第二大出口国。俄罗斯原油被禁运将引发区域性的巨大能源供需失衡,扰乱全球经济。

而在俄罗斯石油出口受挫之际,欧佩克+也并未打算加速增产。在全球疫情抑制原油需求、产油国闲置产能不足等因素影响下,欧佩克+继续按原计划将6月产量目标提高43.2万桶/日。

另一方面,欧盟曾多次表态,希望欧佩克能填补俄罗斯石油的缺口,但一直遭到“无视”。在欧佩克坚持小幅增产的情况下,欧盟将不得不与亚洲买家竞争有限的产量。

此外,自今年3月以来,伊核协议谈判一直处于停滞状态,伊朗原油“救市”的希望也暂时破灭。

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撕毁了奥巴马时期批准的伊核协议,并重新对伊朗实施了大范围制裁。在美国对伊重启制裁后,伊朗石油出口从2018年峰值的280万桶/日迅速暴跌至了20万桶/日,目前石油出口量约为150万桶/日。

如果伊核协议达成,油市有望每天迎来超百万桶的原油供应,作为产油大国的伊朗就显得尤为重要,欧盟也迫切希望伊朗能重回国际原油市场。目前欧盟正在尽最后的努力,试图挽救伊朗核谈判。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Josep Borrell表示,他正在寻求一种中间道路来打破僵局,希望欧盟谈判代表Enrique Mora能够访问伊朗首都德黑兰,讨论伊核协议。

但尴尬的是,美伊双方谁也不肯让步。美国希望伊朗会屈服,而伊朗政府则希望拜登会先让步,双方的僵局可能仍会维持较长时间。

目前美国自身也难以大幅增产。大型上市石油公司需要提高回报,目前正将重点放在削减债务和增加股东派息上。德州标准石油联合创始人Tim Roberson表示,与油价上涨相比,美国钻井数量的增长迄今看来“乏力”,原因包括支出受限、投资者资金流向可再生能源以及行业供应链存在问题等等。

美国“黔驴技穷”

在乌克兰局势升级后,美国对俄罗斯采取了全面能源禁运,同时加大对欧洲的能源出口,极力推动欧洲和俄罗斯能源脱钩。

但美国无法填补制裁俄罗斯带来的巨大供应缺口,同时对欧出口增加也让美国国内燃油库存剧减、价格暴涨。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目前美国馏分油库存仅为1.05亿桶,创下2008年4月以来最低,接下来大概率还将继续下降。自2020年7月开始,馏分油库存在过去96周中有60周库存下降,总共下降了6900万桶。

对此瑞穗能源期货执行董事Robert Yawger坦言,美国并没有能力在增加出口的同时,做到不影响国内市场。

更尴尬的是,拜登政府为了遏制油价飙升,3月底曾宣布6个月内释放1.8亿桶战略石油储备(SPR),但如今转眼间又得考虑补充SPR。

鉴于目前SPR已经处于20年来的低点,美国能源部计划在今年秋天寻求购买6000万桶原油,这将是21世纪以来美国首次大规模补充战略石油储备。

咨询公司Rapidan Energy Partners总裁McNally警告称,尽管拜登政府决定采购石油补充SPR,但这只能部分改善近年来SPR规模下降的局面。由于拜登政府不负责任地释放SPR,储备的枯竭将使美国和世界更容易受到地缘政治冲击的影响。

面对当下飙升的油价,美国已经没什么好办法,又尝试打起了欧佩克的主意。

当地时间5月5日,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以17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一份针对欧佩克的反垄断立法草案:禁止石油生产或出口卡特尔法案(NOPEC)。但这只是NOPEC迈出的一小步,未来还需要参议院、众议院表决通过,然后由美国总统拜登签署。

假如NOPEC成功立法,美国检察官就能以打击垄断行为和市场操纵为由,在联邦法院对欧佩克或其成员国提起诉讼,俄罗斯等欧佩克+成员国也可能被起诉。

但从历史经验来看,这一法案想要获得通过并不容易。在过去20多年里,该法案多次被提出,但一直未能在国会正式通过,最终都是无功而返。随着美国国内通胀飙升,这次NOPEC在国会通过的几率有所增加,但依旧难度不小。

例如在2019年,沙特就曾威胁称,如果华盛顿通过NOPEC,沙特将以非美元货币出售石油,这一举动会削弱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降低美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影响力。

油价或仍有上行空间

国际油价飙升之际,拜登曾多次施压欧佩克+增产,但一直遭到拒绝。

面对西方的压力,欧佩克+坚持认为,自己不应为地缘政治冲突引发的供应中断负责,同时担心疫情复燃带来的需求疲软,坚称“供需基本面和前景均基本平衡”。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再度强调,其他产油国不可能取代俄罗斯超过700万桶/日的出口量,“闲置产能根本不存在”。

欧佩克目前已经增产乏力。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Fawad Razaqzad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欧佩克需要解决减产执行率过高的问题。

调查显示,欧佩克的4月日产油只比3月增加4万桶,减产执行率高达164%,高于3月的151%。自去年10月以来,除了今年2月份,欧佩克都未能达到承诺的增产配额。

在这场地缘政治危机引发的市场动荡中,欧佩克目前能做的其实相当有限。鉴于俄罗斯每天出口400万-500万桶原油以及200万-300万桶成品油,任何国家短期都无法替代俄罗斯在能源市场的作用。

2020年疫情暴发后,欧佩克+通过大规模减产拯救了全球石油行业,并在去年通过逐步增产帮助推动了复苏。不过,随着许多欧佩克成员国遭遇产量瓶颈,大部分成员国已经在以最大产能生产,影响力也在下降。分析师普遍对欧佩克能否实现逐步增产目标持怀疑态度。

对此Razaqzada分析称,难点在于很多产油国缺少增产能力,原因有很多,比如投资不足、疫情。欧佩克成员国中,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增产难度最大,前者4月份因为油田和码头被封锁,一度减产55万桶/日。

Enverus Intelligence Research董事Bill Farren-Price也表示,2021年年中以来,欧佩克的稳步增产似乎已失去动力,随着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加码,供应风险也在上升,欧佩克稳定油价的能力正在消失。

造成当前油市动荡的罪魁祸首显然不是欧佩克,从能源、足球甚至到被制裁的猫,风云变幻的“地缘政治”席卷了一切,并引爆了传统能源行业投资不足这颗雷。

王成强分析称,今年一季度,国际油气公司的资本支出距离历史高位仍有近半的差距,行业长期以来资本支出不足的问题较为严重,这是看涨油气行业价值的底层逻辑。地缘危机将国际油价推向更高水平,而行业资本支出仍显著滞后于油价。

展望未来,Razaqzada预测,油市供应紧张的局面可能会再保持一段时间,在俄罗斯原油禁运和欧佩克增产乏力等因素推动下,油价或仍有望继续上涨。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上一篇:浙商期货-原油-5月10日
下一篇:浙商期货-油脂-5月10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