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货 >

郑州期货“大作手”:炒单、暴富和时代弃子

导读:

期货交易员是一个在金钱与风险之间起舞的群体。

他们每天坐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操控着大笔的金钱来回进出;他们拥有着狼一般的嗅觉和敏锐的判断力;他们在金融市场的血水里游走,在资本的刀尖上起舞;享受着难以言喻的快感,同时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而炒单手,就是其中不眠的猎手。

期货圈的耶路撒冷

期货交易员是一个在金钱与风险之间起舞的群体。

他们每天坐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操控着大笔的金钱来回进出;他们拥有着狼一般的嗅觉和敏锐的判断力;他们在金融市场的血水里游走,在资本的刀尖上起舞;享受着难以言喻的快感,同时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而炒单手,就是其中不眠的猎手。

2008年前后,位于郑州的郑商所,作为国内第一家期货交易所,孕育出一批期货高频交易员,俗称“炒单手”。

所谓“炒单”,即为借助于期货交易的保证金制度以及T+0交易规则,以极高的频率来回打短线,赚到一点钱立即卖出而不贪多,亏损一点钱也立即卖出不等待;总体操作的时间不会超过1分钟,每天光是交易次数经常能高达上百次,目的就是:积小胜为大胜。

以这种手法,陆陆续续走出了烟神、金刚经、553、大金融家等一批传奇交易员。这些人,从借着贷款炒期货到日进斗金的故事,如同小说般励志,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

他们衣着普通,普通话谈不上标准,喜欢吃河南烩面配上一口生蒜,上班下班不定点不打卡, 但在大排档喝了几口啤酒后,聊起期货却是信手拈来。高手在民间,说的就是这么一群形象算不得高端,但却从高端精英手里夺食的草莽英雄。

然而到了现在,炒单就和嘬鱼骨一样无味。

一群跟时间赛跑的顶级猎手,最终也败给了时间。随着交易所提高手续费,量化交易入场,这种手法微薄的利润已经不维持高额的成本。

炒单正逐渐走向落寞,而剩下的炒手们还在苦苦支撑。

迷茫,成了笼罩在他们头上的核心词汇。时代洪流下,他们被裹挟着往前走,这些民间金融草莽英雄们最终也会被时代所抛弃。

一年能赚500万还是觉得太累

敲敲电脑,一天就能赚几十万

一张办公桌,一盆花,一杯茶,李建的日常就是窝在这间位于郑州金水区未来路的办公室,要说有什么特点,那就是桌面摆了足足六台显示器。

这是期货公司为李健配备的大户室,他不喜欢蹲在家里,那样太孤单了,而在这里,期货公司的人则把他奉为上宾,这种感觉可是远超一般的上班族。

甭说提供一间大户室,就是天天车接车送,期货公司可能都愿意。炒单类型客户是他们的最爱,一个人顶100个客户。他们一个50万的账户,一个月能刷出来500多万手续费,养活半个营业部。

六个显示器,上边分三个,下边放三个,上边的盯着总界面,各指数、以及关注品种九宫K线图,下方两个盯着操作界面的不同周期K线,中间放操作周期和下单界面。

这就是李健吃饭的家伙。

3月的郑州丝毫没有开春的暖意,寒风萧瑟,天气灰蒙蒙的,大户室里滚烫的茶水也早已冰凉下来,坐在屏幕前一身单薄衣裳的李健丝毫感觉不到,因为有更吸引他注意力的东西,“期货镍183000点”。

镍别名“镍疯”,平常有多温文尔雅,入魔之后就有多狂,几分钟的上下幅度非常大,是平时的10倍以上。事前李健分析目前镍价处在前高附近,而且上次最高价格是个整数关口,如果能在这个点位突破,镍价涨幅绝对不会小。

做这个品种,一定要精力集中,速度要快,要不容易出错。

长时间高强度的盯盘,让到了年纪的李健有点疲惫,但行情还迟迟没有发动,正当他准备添一件外衣,续一口热茶时,行情来了,镍价开始快速上涨。

顾不上喝茶,李健急忙赶回来操作,连开三笔单追价格。

结果还不如不开仓,这三笔单的成本价都超了目标价位一大截。行情又没有如预期般继续上行,不能再持有了,李健只能懊恼的砍掉这一笔。短短十几秒,白亏了2万多。

稳定的心理素质和极强的抗压能力以及耐力是交易员的必备素养,这一次李健没有再起身,死死地扎在了座位上,交易时间段大户室很少有人会进来,这杯茶也就只能继续凉着。

好在他没等太久,十分钟后,镍价格尾盘快速上扬,再次向上突破,行情开始疯狂起来,幅度大的让人惊叹,这一次他赶上了。账户开始跳动,千、万、十万,几分钟的交易17万收入囊中,这是个能刺激着常人神经的盈利。

这是李健最近的日常,大把钞票往里装,每天几十万、几十万的赚。一年下来,李健的收入稳稳超过500万。

但李健毫无兴奋感,在他看来,赚钱是很平常的事,曾经的他连续一周亏过几十万,也曾用半小时赚过这个数字。

日常交易带来的压力,唯有面对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才能化解。

收盘后他照例去找相熟的客户经理聊聊天,然后去菜市场买菜,顺道接孩子回家。现在市面上培训班少了,工作时间灵活的李健,被妻子按在了陪读的位置上。李建觉得自己的生活割裂到不行,白天带着资金杀进杀出,晚上还要看着孩子搞因式分解和单词默写。

李健当年炒期货属于半路出家。

十年前那会他刚三十出头,遭遇中年危机,急需新的突破口,也就是在那会与期货结了缘。

彼时的他还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中层领导,但做广告这事活不容易,李健在里边高不成低不就,论点子、论精力拼不过年轻人,但论人脉、论资历也爬不上去。孩子的奶粉钱逼得他不得不找一些新机会。也就是在那时,阴差阳错认识了郑州本地炒单手这个群体。

李健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人家做单,他就死皮赖脸跟在后边看,跟着学,晚上再请人吃饭喝酒,套一些秘籍或请教一些疑惑,就这样,他偷学了不少知识,少走了很多弯路。

不过偷师学到的这套手法,现在也不太行了,前两年,李健断断续续一直在亏损,算下来数额也接近百万了。

自从交易所提高双边手续费后,炒单的成本问题就困扰着他,抛开期货公司还回来的费用,每天上百次交易带来的手续费大概是十几万。如果盈利低于这个数字,就得亏损。

尤其是量化交易入场也抢了一部分蛋糕,要知道,电脑下单速度比人快得多。

李健说,最近他赚钱没那么神秘,主要是因为换了一个方法。

郑州期货“大作手”:炒单、暴富和时代弃子

动量交易策略图源:scottrayn

思路沿用炒单的思路,如果情况不对,立马平了手里的单子,唯一的不同点在于,只挑一些价格的关键位置操作,这样能把交易频率降下来,也没那么累了

炒单这种手法很累,也就年轻时受得了。之前连续几年每天高强度盯盘,已经让他透支了身体和精力,为了维持精力还学会了抽烟。现在再这么做,不要说精神,身体首先就受不了。年至不惑的他,稍微累一点就失眠。

以前是拿命换钱,现在李健想拿钱换命了。

行情和账户收益也让李健下定决心不炒单了。

期货有个逻辑叫盈冲亏缩,指的是盈利的时候,放大交易量,让盈利奔跑,亏损的时候降低交易频率,减少账户资金,从而降低亏损。

他准备将账户资金放大到200万,赚一波大的。

李健下定决心的时候,另外一名期货人士——黄凯却在纠结,他纠结的问题是,既然招不到年轻人自己做,不如去开期货培训班?

做期货圈的领导太难,招不齐手下是常态

每一位交易员都是踏着万千尸骨上位

黄凯是一家亿元规模私募基金的交易总监,最近为招人犯了愁。

他招人的标准就是22岁以下,能吃苦,为人老实,手速快,而金融圈最看重的学历反而无所谓。这样筛选出来的人,基本上聚集在学历不高又想快速致富的年轻人身上。学历太高的反而不好,想法太多容易被市场扰了心,搞不清楚自己的能力边界,哪笔钱都想赚,最容易陷入亏钱的怪圈。

这就是黄凯的挑人法则,目的就是挑选出有悟性的低成本年轻人。

炒单是个手艺活儿。究“稳”“准”“狠”,意思是动作要稳,感觉要准,砍仓要狠,交易方法极其简单,30分钟就可以说透。但什么时候该操作什么时候不该操作,这就是艺术了,讲悟性。而现实中,有悟性的人太少。

郑州期货“大作手”:炒单、暴富和时代弃子

一位成名炒手的下单频率

黄凯说凯式挑人法则其实也不靠谱,他们公司3个月为限,新招的人能跑一半人,基本上一年换一批人,能做出头的更是风毛菱角。为了能让员工坚持久一些,黄凯还专门为新来的交易员制定了底薪,3000+五险一金,能盈利后再分上账户盈利部分的30%,就这样还是留不住员工,更谈不上找有悟性的人。

原因无他,谁也顶不住每天亏,连续亏损一个月,压力大到心态炸裂。

黄凯曾招过一个人,大专刚毕业,小伙子非常机灵,而且也接触过期货一段时间,算是有些底子,同批次人中黄凯觉得最有希望做成的就是他,但结果是他第一个离职,且说公司坏话。

黄凯回忆说,刚开始这个员工学得很快,模拟账户也做得很好,一周盈利30%,算是同期中的佼佼者。

第二周就出现问题了,周一上午的功夫就将所有的盈利吐了出来,还倒亏了不少。先是头几笔亏了个大的,整个人就开始浮躁起来,又急于挽回亏损,乱作一通,导致亏了不少钱,到最后直接账户扔在那不管了。

黄凯也试过和他谈心,让他坚持坚持再练练,可是员工已经少了那股机灵劲头,看不见到底哪才是好的交易机会,只会死板的交易,越做越亏,越做越差。

最后没撑住,第三周就离职了,走之后还在一些网上公开平台,指名道姓说公司是骗子。搞得剩下的员工们天天心里打鼓,怀疑自己适不适合做这一行,也怀疑公司的交易手法到底能不能行。

人总是在一份工作中寻找最大的确定性,而干期货,最缺的就是确定性。

现在市面上很多交易员拿到期货大赛前几名或者做出了名气,立马放弃做交易,转型做当老师办培训班。这类型的培训班一个人的学费平均是几万块,十个人就几十万,随便办个培训班讲讲课就能拿几十万到手。很多人也愿意学,肯吃苦,不像招聘的难度那么大。

黄凯在思考,如果公司也按这种模式做,把掏钱讲课变成收费培训,然后再给培训成功的学员说够资格加入公司,是不是个更好的出路。

不过,这些交易员算是幸福的,至少他们有老师教。还有些人拼命的想学习炒单,将炒单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

深陷其中的90后炒手

就算套贷款,亏着钱,也要做期货

90后个人炒手明航决定将炒单作为期货生涯最后的尝试,一定要赢。

他曾经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父母取名明航寓意期望未来一生能扬帆起航,在浩瀚的大海中肆意畅游。

但现在在父母看来,这条船可算是拐到阴沟里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沉了还得带上老两口。学什么不好,学败家第一名的赌博,跟人跑去炒期货。历史上没几个炒期货出名的,但身边有炒期货炒到最后卖房、妻离子散的。

父母的苦口婆心,没能让明航幡然醒悟,反而激起了他的逆反心态。他一定要在期货上打出一片天地证明给父母看。

明航入行的故事始于2015年,那时他还在上大学,正逢股市迎来大牛,短时间内创造了不少富翁,明航就听说在银行上班的叔叔刚在股市中赚了一套房。身边同学的话题也全变成了股票,就连股票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姑妈也赚了几万块钱。

明航心动了,他畅想着未来手指动一动就大把赚钱的生活,于是他带着下个月以及下下个月的生活费,在某知名媒体喊出那句,6000点指日可待,10000点不是梦的时候入市了。

结果可想而知,市场打的明航生活不能自理。

郑州期货“大作手”:炒单、暴富和时代弃子

明航2015年中粮地产买卖位置

那时他买了还未曾改名大悦城的中粮地产,彼时的中粮地产极其出名,有着国企混改的概念,连续大幅上涨,明航在高点也顺势买入。但是随后伞形信托泡沫破灭,A股迎来股灾,一周时间明航的股票账户没了35%,吓得他赶紧止损,没想到中粮地产随后又大幅反弹,明航又急了害怕踏空。如此反复操作三次,一个月时间账户缩水70%。

明航没有放弃,年轻就是好,有勇气,越亏越钻研。

一次偶然的机会,明航发现了期货,他被期货的交易规则深深吸引。期货当天能买卖,涨能赚钱,跌也能赚钱,而A股只能做多,并且次日才能卖出。

他以为A股的T+1限制了自己技术分析的发挥,后来才明白,没有T+1, 他这种小鱼早就死在资本的大海里面了。交易机会越频繁,亏钱机会越频繁。

为了增加技术分析水平,他一年读了不下数百本书。从股票类的《跟庄36计》、《散户的自我修养》看到技术分析类的《缠论》再到《波浪理论》和《格兰维尔八大法则 》。

明航猜对的是,期货确实流行技术分析,但没发现的一点是,多空都赚的那个高手不是他,左右打脸的那个菜鸡才是他。

2019年初那会,大宗商品全线上涨,明航在化工品种上连续3个月一直持续盈利,赚了100多万,将之前的亏损都弥补回来了。

父母一直劝明航落袋为安,但他已经开始畅想未来。“我以后可能会成立私募基金吧、自己赚钱的同时也能帮亲戚朋友们赚一些”。

在明航开始自大的时候,他的结局已然注定。

期货有个好处就是缩短认清自己的周期。

在明航赚取100万的2个月之后,受美国加息及地缘政治影响,大宗商品全线掉头。他所有的财富成了泡沫,可那时的他已经杀红了眼,反而套了几十万贷款进去,就要赌一把。不出意外短短2周贷款补仓的钱也亏进去了。

明航开始彻夜难眠,辗转反侧。他回想父母的决断才是对的,最终还是应了父母那句话“学什么不好,学败家第一名的赌博,跟人跑去炒期货”。最后还得连累他们替儿子打工还账。

炒单这种手法明航也知道没落了,但他不甘心,交易手法已经学遍了,还没成功,只剩下炒单这一种。

他要去郑州,去炒手们的耶路撒冷,最后再试一遍,为自己的青春画上句号。当然,这趟旅途没告诉父母,并且又借了一些信用卡。

一个时代的落幕

现如今随着炒单手法走向落寞,炒单者们也面临着职业的抉择。

已经意识到的炒手们,选择开培训班或者成为博主吸纳粉丝收取管理费。

但绝大多数的炒手们,并没有看到真实的情况,这批人还在山脚下,被曾经的行业神话遮住了眼。

每分每秒焦灼的走势充斥着金钱的味道,无时无刻不折磨着人性。大多数人已然回不到安心工作的日子,如同吸毒一般,继续透支自己周围的一切,前赴后继的进入已即将结束的战场上拼杀。

其实,他们不知道,时代已经在跟他们开始告别。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五环外)

文章来源:五环外

上一篇:欧洲能源危机爆发之际 欧盟对俄煤炭禁令即将生效
下一篇:民生牟一凌:未来大宗商品将进入反弹 赶紧切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