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货 >

发改委“出手”后首个交易日:铁矿石期货跌超4%,31亿资金净流出,后市下行修复概率较大

发改委“出手”后首个交易日:铁矿石期货跌超4%,31亿资金净流出,后市下行修复概率较大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叶青 北京报道

近段时间以来,国内外铁矿石价格上涨势头迅猛。自2022年11月1日至2023年1月13日,大连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累计上涨接近42%;同一时期,新加坡铁矿石期货累计涨幅接近60%。

快速上涨的势头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关注。1月15日,国家发改委在一份针对铁矿石市场的公告中称,将与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采取措施,严厉打击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等违法违规行为。

监管“出手”后的首个交易日,1月16日,国内商品期货收盘涨跌不一,沪锡涨近3%,铁矿石却跌逾4%。其中,大商所铁矿石主力合约报收于832.5元/吨,日内跌幅达4.31%。

从资金走向上看,文华财经数据显示,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日内资金流出金额为31.55亿元,是当日资金流出量最大的商品期货。

发改委约谈铁矿石资讯企业

1月1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称“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称,个别铁矿石资讯企业转载不实旧闻,混淆视听,对市场造成不良影响。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第一时间约谈有关资讯企业,提醒告诫相关企业发布市场和价格信息前必须认真核实、做到准确无误,不得编造发布虚假信息,不得捏造散布涨价信息,不得哄抬价格。

国家发改委同时强调,将持续密切关注铁矿石市场和价格变化,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采取措施,严厉打击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等违法违规行为,切实保障铁矿石市场平稳运行。

中钢期货分析师赵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当前资讯爆炸时代,信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广度传播,如果不能对信息的真伪在源头加以辨别,只追求所谓的“最前沿”信息,那么“粗糙伪劣”的信息大概率会对社会带来负面影响;作为专业资讯网站,有义务辨别信息真伪,并将真实、可靠的信息通过“公开”的渠道向市场传递;国家发改委代表国家对大宗商品进行监管,此次对相关企业的约谈,彰显了其对大宗商品价格监管的决心和对打击编造发布虚假信息的决心。

海通期货黑色分析师邱怡宏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23年以来,国家发改委等相关机构连续召开会议提示潜在的输入性通胀风险,并对铁矿石价格快速上涨的趋势予以特别关注,目标是敲响对于铁矿石市场以及整个黑色产业链造成不良影响的警钟。国家发改委此次约谈,主要针对的是通过转载不实旧闻,甚至捏造、散布、编造虚假信息意图混淆视听,以获得关注度、刺激市场的行为,这些使得铁矿石市场出现了不应有的异常波动。

对于近期市场走势,邱怡宏称,铁矿石基本面从12月中旬起就已呈现边际趋于宽松态势,其中外矿发运和到港量重心整体上移,在对于基本面趋于宽松方面所作贡献较大,非主流矿发货量在12月开始逐步恢复,外矿重心基本呈现稳步偏宽松态势运行,到港量也随着前期发运重心的抬升出现一定程度恢复。需求端,疏港量和港口现货成交同样环比出现了一定修复,虽然铁矿石港口疏港量已处于往年同期高位,远期现货日均成交基本也在今年1月份才开始升至同期高位,但现货日均成交量与同期水平相比则略显偏低。

“说明随着春节假期时间窗口的临近,虽然短期会有钢厂加速提货对疏港量和现货成交的暂时性支撑,但市场成交和心态并不算乐观,短期疏港量的高位也并不能看作是需求的复苏,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因素,而且钢企利润格局依然不佳,春节前停产检修行为的增加对于需求端趋弱的驱动仍然是较为明确的。铁矿石供需增速差仍处于同期略偏高水平,现实基本面仍存在供应偏宽松的压力。”邱怡宏称。

中钢期货分析师赵毅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期铁矿石现货价格大涨确实存在资金推动的因素。从时间周期上看,目前正值需求淡季,而铁矿石从去年11月初一直涨至今年1月中旬,其背后主要源于对房地产市场的良好预期。自2022年11月起,中央层面针对地产市场的利好政策密集出台,这也一定程度上扭转了对今年房地产行业的预期。

“而实际上,从政策的出台到落地,从资金的规划转变为新开工,都需要时间周期,春节后地产行业就迅速回暖是不现实的。同时,铁矿石价格领涨黑色系,涨幅甚至超过了与房地产行业最相关的螺纹钢,也从侧面说明了铁矿石现货价格的上涨有资金的推动。”赵毅称。

机构研判铁矿石后期走势

随着铁矿石价格暴涨,有业内人士问道,这是否对钢企的利润也有影响?

赵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每个行业的产业链从来都不是独立存在的,铁矿石作为黑色产业链中重要一环,其价格暴涨将传递给下游的钢铁行业,钢厂面对成本增加都会深受其影响。对于钢企的影响,其结果大概率有两种可能。

“一是继续向下游链条传导,即传导给房地产、汽车、家电、造船等更下游板块;二是自身承担。根据2022年钢厂利润来看,下半年长期处于亏损或盈亏平衡状态,即使目前利润出现回升,也仅为盈亏平衡或微盈,在没有利润情况下,整体看钢厂不具备自身消化高成本能力。”赵毅称。

继续向下游传导又会带来怎样影响?赵毅表示,工信部今年已数次发布将扩大汽车、绿色智能家电、绿色建材等促消费政策措施,“我们认为消费端产品提价和促销费存在一定冲突,因此向下游传导同样有难度,最终能否成行有待进一步观察”。

自2022年11月以来,铁矿石价格进入上涨阶段,但境内外、期现货表现不一。我国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从613元/吨上涨至1月13日的870元/吨,涨幅42%。期间,普氏指数上涨58%至127美元/吨,新交所铁矿石掉期主力合约上涨60%,青岛港61.5%PB粉上涨35%。境外市场因素是本轮铁矿石价格上涨的主要推动力量,国内铁矿石期货价格及涨幅明显低于普氏指数、新交所价格,绝对价格也低于港口主流现货。

“国内期货市场实施严格的风控措施和有效的实物交割制度,保障市场平稳运行和功能发挥。新交所铁矿石掉期、期货等以铁矿石普氏指数为标的,采用现金交割,其衍生品市场规模远小于国内铁矿石期货,更容易受到海外投资资金、基金等冲击。”永安期货北京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朱世伟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预计2023年主流矿山发运将较为稳定并有一定量的增产,今年海外经济存在衰退的预期,海外铁矿石需求可能下降,导致铁矿石从海外钢厂流到国内,对于铁矿石的供需改善有帮助。”朱世伟称。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长期来看,要从根本上改变铁矿石资源受制于人的情况,需要国内期现货市场共同发力。一方面,在“基石计划”的框架下,积极布局支持国产矿开采,促进再生钢铁原料更高效率地循环使用,丰富铁资源供应渠道,解决钢铁原料“卡脖子”的问题。另一方面,建设高质量期货市场,提高期货价格代表性和影响力,发挥好期货价格信号功能,利用港口现货市场和国内期货市场形成期现相互协同、相得益彰的市场,进而提升我国在国际铁矿石贸易中的影响力。

针对未来铁矿石价格走势,赵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前铁矿石价格包含了大量对春季复苏的良好预期,其中既有后续更多利好政策的出台,也包括了实际终端需求的改善。从已公布的统计局房地产数据看,地产行业仍处于下行阶段,除部分指标改善外,主要指标依然偏弱。“我们认为,房地产行业出现实质性扭转仍需时间,如果落实到新开工、施工环节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周期,如果当前价格已充分反应了春季预期,那么需要提防需求不及预期时的回调风险。”

邱怡宏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由于基本面在12月中旬后的边际转弱并没有在矿价上得到较客观的体现,整体背离后的修复尚未完成,预计在政策强力监管之下,铁矿石价格有望加速向产业回归。春节临近,钢厂停产检修情况和成交停滞情况继续增加,钢材产需基本均呈现周期性下行态势,铁矿石供需宽松格局有望进一步深化,铁矿石价格基本处于顶部区域,下行修复概率较大。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上一篇:广期所:2023年春节假期调整工业硅期货合约涨跌停板幅度和交易保证金标准
下一篇:世界黄金协会:2022年中国黄金ETF持仓减少24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