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货 >

强预期支撑铜价触及7万!矿企及冶炼或切走“最大蛋糕”|行业动态

财联社1月19日讯(记者 张良德)春节将至,在国内下游需求放缓的背景下,近期铜价反而强势攀升,月内最高涨幅超过10%。

财联社记者从业内分析人士处获悉,本次铜价强势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受到宏观面和政策面的双重因素提振影响,长期来看由于供需依然偏紧,铜价仍有上行空间,或维持高位震荡。而铜产业链上游的矿山及冶炼企业盈利能力将有所提高,下游加工企业竞争加强,盈利能力或减弱。

预期向好 铜价重见7万元/吨

铜价本轮强势上涨突破前期震荡区间,再度回到7万元/吨关口之上,期货主力合约昨日夜盘更是一度达到71500元/吨,后在美联储加息预期提高的情况下有所回落。

我国作为铜的第一大消费国,目前由于春节临近,下游实际消费走弱。湖南鸿诚金属的负责人告诉财联社记者,上周公司就已经放假了,上下游也已基本开始春节假期。

此轮铜价走高,主要受宏观及政策两方面因素。上海钢联(300226)铜事业部铜分析师张达认为:“一方面宏观情绪有所转向,市场对于后续美联储加息路径放缓预期升温,美元指数短期维持弱势运行;另一方面,国内经济复苏重回市场交易逻辑,后市消费强预期提振投资者信心。”

东吴期货行业分析师张华伟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除宏观因素影响外,基本面上全球库存仍处于偏低位置。有消息称,托克公司(Trafigura)计划从伦敦金属交易所注册仓库中提走大量铜,令市场担忧LME铜供应紧张。从盘面看,国内临近春节,交易所大幅度提高保证金比例,也使得铜价大幅上涨后,空头资金压力陡增。人民币汇率高位回落,连续两日的大幅走低也使得内盘强于外盘。

湖南鸿诚负责人称,近期铜价高涨,或有多头借机拉爆空头,为节后铜价上涨做准备。

另外,昨晚铜价冲高回落,主要是由于美联储加息预期变化所致。昨日美联储鹰派官员、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以及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均表示,美联储必须进一步加息,保证通胀上升的压力消退,并认为利率应尽快达到5.0%以上。此言论一出,铜、金等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一定回落。

上海有色高级分析师于少雪认为,由于美联储2023年第一次加息将于1月31日-2月1日进行,因此应当对与其临近的美国12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年率(1月27日公布)加以关注,如果核心PCE年率公布值大于预测值,市场对紧缩货币政策预期提升,利好美元利空大宗商品,反之则利多大宗商品。

由于美元已基本接近加息末期,对大宗商品价格的负面影响日益减小,业内基本形成了对以铜为代表的工业金属和以黄金为代表的贵金属价格一致看好的预期。一方面今年只有少量冶炼和电解产能投放,而消费端则可能较去年小幅增长,电解铜的市场供需仍或处于偏紧的平衡状态。

产业链上游回收原料企业和下游加工企业也对节后铜价走势表示乐观。湖南鸿诚及河北辉煌铜业公司人士均表示:“节后铜价应该还会上涨。”

张达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据Mysteel统计,2023年中国粗炼产能新增仅27万吨,电解产能仅30万吨,而国内疫情过后,各项投资加大,2023年我国全铜需求预计增长3%至1761万吨左右,全年来看呈现供需紧平衡状态。市场强预期弱现实局面节后仍将延续,在市场强预期未被证伪之前,铜价仍有上行空间,预计节后或维持高位震荡。

矿山、冶炼行业盈利能力走强

由于铜价持续走高且需求保持偏紧状态,铜产业链中上游企业盈利能力或将走强。

有上市铜企工作人员告诉财联社记者:“今年公司冶炼收入费用大幅提升,从2022年的65美元/吨左右,提高至今年的88美元/吨。”

于少雪介绍道,去年年底矿业公司与中国冶炼厂商定的2023年铜精矿供应的处理和精炼费用(TC/RC)为每吨88美元,而近期市场上的部分散单价格超过90美元/吨,较去年有较大幅度的上涨。

冶炼企业处理和精炼费用走高主要是由于冶炼能力略小于铜精矿产量预期导致。于少雪表示,今年冶炼方面没有太多新建产能,只有几个技改和扩建,国内外新增的粗炼产能主要在2024年集中释放,在此之前铜精矿产量或较冶炼处理能力过剩。

由于铜价高位,以及上下游产能匹配情况不一,整个铜产业链利润呈现上游盈利增强,下游走弱的状态。

强预期支撑铜价触及7万!矿企及冶炼或切走“最大蛋糕”|行业动态

铜粉价格(图片来源SMM、东吴期货)

SMM和东吴期货数据显示,铜精粉和铜价走势基本高度吻合,行业利润主要集中在矿山企业端。

海通研究首席分析师陈先龙在其研报中表示,由于铜精矿TC/RC费用较2022年的每吨65美元或每磅6.5美分上涨了35%,创下自2017年以来高点,铜精矿长单加工费上涨,有利于铜冶炼端相关企业利润改善。

目前多数上市铜企的铜精粉自给率较低。云南铜业(000878)(000878.SZ)年产铜精矿10万吨左右,铜精矿自给率约8%-10%,江西铜业(600362)(600362.SH)年产铜精矿20万吨左右,自给率约12-14%,北方铜业(000737.SZ)在铜精矿自给率则在30%左右,是上市铜企中自给率最高,而铜陵有色(000630)(000630.SZ)铜精矿自给率则不足5%。

这与各家上市公司盈利情况基本成正比。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北方铜业阴极铜毛利率在14.52%,铜陵有色同产品毛利率则只有3.28%。

上述上市公司人士表示,冶炼费用的上涨有利于公司盈利能力的增加。但对方也承认,目前行业利润主要集中在矿山企业,国内多数冶炼企业矿石自给率较低,需要进口南美地区铜精矿,行业利润水平较高的企业仍是矿石自给率较高的公司。

而下游企业盈利能力或将随着铜价走高和行业竞争加剧而减弱。张达告诉财联社记者,铜加工企业的平均利润相较上年出现下降,主要因下游行业资金紧张,需求下滑,以及账期延长增加了企业资金成本,且铜价上涨企业保值成本增加明显。铜箔企业盈利能力或也出现下降,新增产能大于新增需求,新入行的企业为了抢占市场,采用降低加工费的方法来提升自身竞争力,另外下游电池企业向上承压,以量换价,到逼上游材料商降低加工费,另外铜价的持续走高也使得库存成本增加。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

上一篇: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大豆相关环节扶持政策;扩大能源资源类大宗商品战略储备
下一篇:铁矿石价格调整 存在高位回落风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