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区块链 > 【评论】关于NFT应用,东方选择文化,西方选择社交

【评论】关于NFT应用,东方选择文化,西方选择社交

1011日,拍卖行苏富比举行了一场艺术拍卖会,香港导演王家卫首个电影 NFT 作品《花样年华——刹那》以 428.4 万港元价格成交,创下王家卫个人作品与亚洲电影 NFT 作品拍卖价格新高。《花样年华——刹那》是王家卫在 1999 年拍摄的经典电影《花样年华》的未发行片段,来自香港影星张曼玉和梁朝伟拍摄的第一天。该 NFT 将仅发行 1 版,时长为 1 分钟 31 秒

这场拍卖与半年前佳士得对加密艺术家Beeple的作品拍卖遥相呼应,都持续着NFT浪潮的传播,并不断将这个概念送入公众眼中。不同的是,这一次苏富比选择的主角是东方玩家。相比于国外NFT社区强调社交传播与个人志趣表达,东方的NFT明显走的是另一条道路——以文创IP为核心的文化再传播。

中外有别

纵观2021年的世界,人们关于“NFT”热潮的追捧似乎一致。但少有人注意到的是,中外关于NFT的发展节奏与其生态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王家卫的NFT电影作品拍卖与Beeple 的NFT作品拍卖恰好呈现出东西方文化内涵的不同。

首先NFT起源于加密世界,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是“舶来品”。但在中文世界提起“NFT”,免不了先对其进行名词解释。不论是“非同质化通证”还是“不可替代性数字凭证”,中文翻译的核心都是从其“数字确权”的功能出发。

【评论】关于NFT应用,东方选择文化,西方选择社交

而这一点与西方的社交传播途径是不同的,由于其“NFT”浪潮直接承接于加密社区的发展,大批NFT爱好者直接来自于加密艺术或加密货币社区。

玩家在接触NFT领域之前,就对于赛博朋克、加密货币有着一定的好奇心。所以当NBA巨星库里将自己的推特账号在换上“丧猴”系列NFT头像后,其巨大的号召力使很多人开始跟风将自己的头像换成“丧猴”NFT系列。甚至在近期的朋友圈中,你也会发现很多人的微信头像变成了一只“丧猴”或者“像素人”头像。

中文语境中,“NFT”的核心功能是“数字确权”,这是因为基于区块链系统以太坊的EIP-721协议而诞生的“NFT”可以充当数字世界中的所有权凭证。但在国外,“NFT”浪潮和加密艺术、赛博朋克等概念是紧密相连的,这种差异性也使东西方NFT概念衍生的流行文化出现不同。

“迷因”NFT化

《自私的基因》作者理查德·道金斯曾在信息演化理论中提出一个新的概念“Meme”,中文可译为“迷因”,它被视为文化传递的基本单位,在诸如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在文明中的传播更替过程中的地位,与基因在生物繁衍更替及进化的过程中相类似。 中文语境里的“热词”、“梗”就是迷因的一个体现。

而在国内的NFT生态中,所呈现的场景正是“迷因”NFT化趋势,不管是王家卫的《花样年华》,还是蚂蚁链与敦煌研究院合作推出的“飞天”系列NFT,都是先有文化迷因,再结合NFT的玩法。

具体来说,这种趋势是将“NFT”视为一种技术工具,帮助现有的文化迷因进行传播。

以腾讯推出的NFT交易平台“幻核”为例,其首期NFT为《十三邀》,这是许知远主理的一档访谈类节目,已经推出了五季,其本质是视频节目,但也衍生有书籍等其它呈现形式。“幻核”通过获得《十三邀》的授权,基于其文创IP衍生出新的黑胶音频NFT。但到了第二期,幻核推出的文化IP就换成了“五十六个中华民族”,这个名为《万华镜》系列的NFT是青年艺术家周方圆创作的中华五十六个民族印象动画作品,不变的的是其NFT技术与形式。

而支付宝推出的欧洲杯最佳射手NFT本质也是“文化IP”+“NFT形式”组合,这种“迷因”NFT化所衍生的生态呈现出如下特点,其主要角色是IP授权方,也就是现有或过去的文化“迷因”以及相应的版权所有者,而平台方则扮演为其提供NFT形式的赋能者,最典型代表就是国内的BAT大厂,最后就是购买其NFT的玩家,即NFT收藏者。

“NFT”迷因化

而在国外的NFT浪潮中,呈现出另一种生态——“NFT”迷因化。即NFT本身就能引起一种潮流文化,如17年就流行的“加密猫”,今年大火的“加密朋克”,还有库里都被吸引的的“丧猴”系列,当一位创作者或工作室想出了新创意,并利用区块链智能合约创作出一个NFT系列,上链完成后,社区中开始陆续有人注意,一旦引爆社区,这个系列就有机会成为新潮流。

当然这种模式并非无文化基础,其创作时表达的内容和引用的技术本质都有潜在的迷因的表达,并非每个NFT系列都能引起所有人的共鸣,但利用社交媒体作为传播的主要场地,它所覆盖的范围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它的传播本身都会变成文化的一部分。

当然,这两种生态只是不同文化与NFT产生碰撞融合后的产物,不分优劣,都存在各自的局限。

如国外流行的很多NFT系列山寨成本极低,例如当黑底白字的“Loot”系列火爆后,其山寨品层出不成。包括“丧猴”系列是否抄袭“加密朋克”系列,都是存在争议的话题。其本质原因是知识产权领域在新领域的界定还未成熟,而国内主流的文创IP授权形式在该方面就具有一定优势,可在一定程度避免版权方面的纠纷。

但国外的主流玩法能带来更高的社区创造力和文化活力,其生态的核心是社区而不是文化IP,一个有生命力的社区会诞生的各种各样的新迷因和新玩法,加密艺术家Beeple只是第一位叩开世界大门的NFT艺术家,仅半年过去,后续的头像类NFTNFT游戏甚至到近期的NFT碎片化等新概念已和年初完全不同,这种进化速度令人惊叹无比。

NFT故事的才刚开始,谁又能判定东西方NFT的未来发展呢?


上一篇:快看 | 又一家!币安将清退大陆用户并下架CNY交易区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