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证券 > 控股股东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合计超28亿,锂电新贵延安必康或“戴帽”

控股股东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合计超28亿,锂电新贵延安必康或“戴帽”

延安必康(002411.SZ)或将“戴帽”。

1月13日晚间,延安必康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7500万元;公司子公司徐州北盟物流有限公司在收购前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金额为27.96亿元,至今仍在担保期间;子公司西安福迪医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违规对外提供质押担保0.8亿元,该质押担保已于2021年8月16日解除。如果上述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事项不能在2022年1月27日之前解决,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上述公告显示,延安必康于2021年12月31日收到证监会陕西监管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公司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违规对外担保的情形。公司于1月4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公司在1月13日前就相关事项做出书面说明。

延安必康称,鉴于关注函中问题所涉及的事项较多、工作量较大,相关问题尚需进一步核实和完善,补充相应资料,加之目前受西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影响,给回复工作带来一定难度。为切实稳妥做好关注函回复工作,确保回复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经公司审慎研究后,已向深交所上市公司管理部申请延期至2022年1月27日前回复关注函。

至于已采取及拟采取的措施,延安必康称,公司将持续督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积极筹措资金尽快偿还占用的资金,解除上述违规担保事项,以消除对公司的影响。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出具了《关于解决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情况的承诺函》,承诺在1月27日前以现金方式偿还所占用资金;实际控制人承诺在2022年1月27日前解除北盟物流涉及的上述担保事项,若该担保事项造成公司损失,由公司实际控制人以自有资产进行弥补。

控股股东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合计超28亿,锂电新贵延安必康或“戴帽”

深交所1月4日向延安必康下发的关注函,主要聚焦于上述两桩担保事项的具体情况,疫情上市公司说明拟采取的解除担保的具体措施及期限,并要求公司全面自查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的事项,包括但不限于资金占用、违规担保、重大诉讼与仲裁、账户冻结、股份冻结、债务逾期、关联交易等。

事实上,延安必康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偿债能力已不乐观。

2021年6月,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延安必康控股股东新沂必康被申请破产重组。天眼查APP显示,新沂必康于2021年2月5日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三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根据延安必康2021年5月13日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宗松因债务问题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延安必康成立于2002年12月,公司原名为江苏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12月,延安必康借壳九九久登陆深交所。2018年,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延安必康。上市以来,延安必康业绩持续萎靡。2017年至2020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现下滑。

2020年,延安必康深陷财务造假风波并遭监管部门处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资金占用问题、债券兑付问题、信披违规等问题缠身,上市公司各主营板块业务随即“遭殃”,年内公司净亏损10.71亿元。年内,公司股价跌幅达67%。

然而,凭借着2021年六氟磷酸锂的“史诗级”行情,延安必康当年上演了业绩的“翻身”。根据公司2021年10月29日披露的公告,公司预计全年净利润为9.5亿元-10亿元,同比增长188.72%-193.39%。

截至1月13日收盘,延安必康报10.74元/股,已较2021年9月走出的股价高点17.99元/股跌去四成。


上一篇:集装箱“一箱难求”,上港集团去年净赚145亿,拟分拆锦江航运IPO
下一篇:中植系欲从美尔雅撤退,“旧相识”郑继平将上位成实控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