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证券 >

违规担保被大股东“掏空”,ST天润年报遭监管追问

ST天润(002113.SZ)在4月28日晚间对外披露了2021年年报及2022年一季报, 2021年度内部控制的有效性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否定意见,并被给出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5月9日晚间,深交所向ST天润发出了对2021年年报的问询函,要求公司对审计报告涉及的内容进行说明。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 ST天润一直深陷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担保的漩涡中,公司也多次被监管关注。在年报披露之际,证监会也向 ST天润、赖淦锋、江峰、麦少军等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022] 22 号)和《市场禁入决定书》。从正式的处罚结果来看,包括ST天润、赖淦锋、江峰、麦少军、赖钦祥、何海颖等被处以了5万元-60万元的罚款。

从湖南容信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出具的审计报告来看,审计机构主要对房产租赁合同收益权减值、其他应收款的性质及减值等给出了保留意见。

以其他应收款的性质及减值为例,截止2021年12月31日, ST天润的控股子公司广州邀邀林其他应收款中有三家单位欠款合计2930万元,其中:广东绿康源美环境科技有限公司1430万元,于2021年12月31日支付;广州翘楚商贸有限公司1000万元,于2021年8月11日和8月13日分两笔支付;广州乘风破浪实业有限公司500万元,于2021年8月11日支付。广州邀邀林仅提供了银行转账回单和部分支付申请单,申请单记录的用途为往来款;审计机构对三家公司进行了访谈,三家公司回复款项性质为借款或者预付货款,而上市公司与上述三家公司没有发生经营业务。

违规担保被大股东“掏空”,ST天润年报遭监管追问

据此,审计机构指出,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上述三家单位欠款的真实性质和可收回性,无法判断上述欠款坏账准备计提的准确性。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审计机构还指出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存在着重大不确定性。截止2021年12月31 日,ST天润违规为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担保18.35 亿元、剩余担保本金13.28 亿元,经诉讼判决或仲裁后,应由ST天润承担担保责任的本金为7.21 亿元;ST天润2021年度亏损金额较大,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23 亿元;截止2021 年12 月 31日,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仅为1.68 亿元。

从年报问询函的内容来看,主要关注到了此前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收益权,要求公司控股股东补充提供其关联方代收租金的具体金额及支付给头牌商贸的时间,并说明转交是否及时,如否说明未及时转交的具体原因,是否构成资金占用;要求公司说明是否依照回复的内容督促头牌商贸收款、保障上市公司利益,是否存在故意拖延不作为的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董事会决议显示,独立董事李美云对2021年年报、2022年一季报均投出了弃权票,主要涉及对天马合同权益的真实性以及未产生收益的原因存在疑虑、公司对三家单位欠款的真实性。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李美云对相关事项进行说明:认定公司未充分披露欠款真实性质的原因和依据,以及就三家单位欠款的调查核实情况,是否就相关事项履行主动调查核实等勤勉尽责义务。

从二级市场走势来看,在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后,ST天润的股价不跌反涨。不过,在交易所问询函发出后,公司5月10日的股价逼近跌停。


上一篇:字节跳动概念股再掀涨停潮,这些公司与抖音业务往来到底如何?
下一篇:又蹭到了?山河药辅“攀上”新冠特效药概念股,股价20CM涨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