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证券 >

业绩补偿迟迟无法兑现、新实控人保证落空, 巨亏后ST高升收年报问询函

虽然韦氏家族早已经退出,但ST高升(000971.SZ)至今麻烦缠身,且股票依然带帽。在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后,ST高升也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公司对相关股东无法兑现业绩承诺、违规担保事项、会计差错更正等进行说明。

过往信息显示,ST高升在2015年实施了对上海莹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莹悦网络")的收购,其中以发行股份方式支付交易对价的56.52%,以现金方式支付交易对价的43.48%。

ST高升与莹悦网络股东袁佳宁、王宇签署了《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二)》以及《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三)》,主要约定如下∶袁佳宁、王宇承诺,莹悦网络2016年度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元,2017年度净利润不低于7000万元,2018年度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2019年度净利润不低于1.1亿元。

不过,后因莹悦网络2019年未完成承诺业绩,其原股东袁佳宁需向公司补偿相应股份,但其股份一直处于质押状态,致使公司至今无法完成相应的回购注销手续,袁佳宁也因此被湖北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在此期间,ST高升新实控人张岱于2021年6月17日承诺以自身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及个人资产提供保证:如三个月后袁佳宁不能解除质押,将以自有资产替袁佳宁履行对公司的股份补偿义务;在三个月内实现公司对袁佳宁应补偿股票26,251,609股的回购注销。

业绩补偿迟迟无法兑现、新实控人保证落空,   巨亏后ST高升收年报问询函

进展来看,袁佳宁仍未能成功履行业绩补偿承诺,张岱也未能协助处理完毕该问题。在交易所问询函中,交易所要求公司补充说明:(1)公司为解决股份回购注销事宜所采取的具体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具体时间、参与人员、采取方式、效果等,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已就该事项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并请提出充分证据;(2)在袁佳宁至今未完成股份回购注销手续的情况下,张岱依据其承诺以自有资产替袁佳宁履行对公司股份补偿义务的具体进展,张岱计划如何履行其承诺的保证责任,截至目前是否存在超期未履行承诺的情形;(3)结合上述情况及未来股份回购注销、收回违约金收入的可能性,说明公司确认上述其他权益工具、营业外收入的依据,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ST高升的年报中,公司也提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张岱在积极协助袁佳宁解决股票质押问题。尽管上述事宜已经过去接近两年多,但公司至今未采取法律手段,公司董事会仅指出:公司将采取法律诉讼等手段,尽早将袁佳宁应补偿的股票完成回购注销,或收回等值现金对价补偿款,依法维护公司及中小股东合法权益,保证上市公司利益不受损害。

需要指出的是,ST高升现实控人张岱同样为袁佳宁履行业绩承诺事项提供了保证,这意味着一旦进入法律程序,上市公司可同时对张岱、袁佳宁提起诉讼。


上一篇:又蹭到了?山河药辅“攀上”新冠特效药概念股,股价20CM涨停
下一篇:甩卖资产难回款,奋达科技年报遭监管追问,财务总监同期辞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