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证券 >

甩卖资产难回款,奋达科技年报遭监管追问,财务总监同期辞职

出售子公司后收不回款,奋达科技(002681.SZ)2021年财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公司于5月10日收到交易所的年报问询函。

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奋达科技就会计师对公司2021年财务报告出具保留意见的涉及事项、公司去年扣非净利、毛利率大幅下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营业收入变动不一致的的原因及合理性、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充分性等给出说明。

业绩方面,奋达科技近年来持续亏损。去年“摘帽”后,公司2021年净利不足2020年净利的5%。2022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实现营业总收入6.9亿元,同比下降17.1%;归母净利润2153.6万元,同比下降42.4%。

出售子公司后收不回款

奋达科技2021年财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主要涉及子公司的股权转让事项。

甩卖资产难回款,奋达科技年报遭监管追问,财务总监同期辞职

为挽救亏损局面,奋达科技在去年12月曾两次抛售资产,其中一则交易为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富诚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诚达”)100%股权的出售。而这笔交易在富诚达已完成工商变更后,交易对方山东麦滔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麦滔科技”)却迟迟未按协议支付股权转让款。

对此,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奋达科技2021年财务报告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指出,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证实交易对方未能履约的原因,无法预计该事项对交易最终金额可能产生的影响。

回顾来看,去年12月底,奋达科技公告称,拟将富诚达100%股权以总价5.02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麦滔科技。按照协议内容,麦滔科技在2021年12月31日之前,向奋达科技支付本次股权转让价格的51%,即2.56亿元。此后,在先决条件达成后,麦滔科技将分期支付转让价款,于2022年3月31日之前、2022年9月30日之前、2022年12月31日之前分别支付9538万元、7530万元及7530万元。

而仅进展到第二期,转让款便出现了问题。截至协议约定期限2022年3月31日,奋达科技未收到第二期股权转让款;4月15日,双方对《股转协议》的继续履行以备忘录的形式修订和补充,约定第二期转让款分两笔于4月20日支付完毕。但截至4月21日,第二期转让款尚余4538万元未收到。

对此,深交所要求奋达科技核查并说明麦滔科技未按约定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期后催收和回款情况,结合麦滔科技资产、资金状况分析说明其履约能力,剩余股权转让款的可收回性,公司已采取、拟采取收款的保障措施,以及坏账准备计提的充分性。

奋达科技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第二期转让款未尚未收到主要受疫情因素影响,在已支付51%转让款的情况下,交易对方违约可能性较小,公司后续将积极与对方沟通协商,以收回股权转让款。

事实上,富诚达给奋达科技带来的麻烦不止如此,在此次股权转让前,奋达科技已被富诚达原始股东的业绩对赌纠纷困扰多年。界面新闻梳理发现,奋达科技2017年以28.95亿元的交易作价从收购富诚达股权,因富诚达在业绩承诺期内并未实现业绩承诺,交易对方应补偿公司19.35亿元。截至2020年7月15日,富诚达原股东实际已补偿17.8亿元,与应补偿金额尚有1.55亿元差额。

奋达科技承诺将在2022年11月29日前解决上述业绩补偿差额。如富诚达原股东未足额补偿上述差额,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肖奋承诺将就公司未追回之金额或股份承担担保责任。

但目前来看,实控人肖奋的还款能力也令人担忧。截至2022年5月9日,肖奋持有奋达科技股份5.3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37%,其中被质押的股份累计4.26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79.46%。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请结合肖奋资产、资金状况,说明其还款资金来源及资金偿付能力,股份质押是否存在平仓风险,拟采取的应对措施;并就公司防范大股东资金占用相关内控制度的执行情况,核查并说明是否存在大股东占用或者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去年净利不足2020年的5%

甩卖资产难回款,奋达科技年报遭监管追问,财务总监同期辞职

奋达科技主营消费电子整机及其核心部件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电声产品、智能可穿戴、智能门锁、健康电器等四大系列。

因2018年度、2019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奋达科技于2020年5月6日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直到2021年4月13日才被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2021年1-9月,奋达科技实现营业收入29.75亿元,同比增长18.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7亿元,同比止盈转亏。

在此情况下,奋达科技去年12月接连出售亏损子公司,以剥离亏损资产。最终,公司2021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1.7亿元,同比增长17.8%;实现归母净利润0.51亿元,同比下降95.2%。虽然2021年以盈利收尾,但净利不足2020年净利的5%。

甩卖资产难回款,奋达科技年报遭监管追问,财务总监同期辞职

与此同时,奋达科技多个产品毛利率出现大幅下滑。去年,公司主营电声、健康电器、智能可穿戴及移动智能终端金属结构件产品毛利率分别为11.16%、16.25%、-6.34%、-1.89%,产品毛利率均较上年有所下降,其中,智能可穿戴产品毛利率较上年度减少近28个百分点。

受此影响,公司去年整体销售毛利率为9.80%,同比下滑7.64个百分点。而该情况实属异常,2018年-2020年,公司毛利率均均维持在17%上下,公司出现大幅亏损的2019年、2020年毛利率分别为17.95%和16.91%。

此外,在营收增长的同时,奋达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85亿元,同比减少82.15%。对此,深交所要求奋达科技一并说明公司2021年营业收入增长、扣非后净利润大幅减少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毛利率与行业同类产品是否存在重大差异、以及营业收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

值得注意的是,问询函下发的同日,奋达科技发布《关于财务总监辞职的公告》,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程川的书面辞呈,因个人原因,程川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的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的其他任何职务。


上一篇:业绩补偿迟迟无法兑现、新实控人保证落空, 巨亏后ST高升收年报问询函
下一篇:“3楼变到20楼”,ST曙光临时股东大会争议不断,两强相斗股价连创新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