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证券 >

慧翰股份二度冲A:产能利用率低,实控人涉2.3亿元诉讼

做为国脉科技(002093)的实际控制人之一,陈国鹰欲推集团旗下公司慧翰微电子技术股份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慧翰股份”)再度发售。2020年,这家公司在科创板上市已经过会的情形下,积极撤回了IPO申请办理。本次申请IPO,慧翰股份转为创业板。

慧翰股份是一家致力于为智能驾驶及产业链物联网技术客户提供智能网联解决方案的高新科技服务提供商,主要是针对车联网移动智能终端、物联网智能模块的研发、生产销售, 与此同时为客户提供软件和技术咨询。

从收益看来,慧翰股份成长型比较一般,公司收入在2017年做到3.27亿元的分阶段高些,接着三年收益持续下降,直至2021年才再次修复提高至4.22亿人民币。赢利层面,企业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纯利润分别是2518万余元、2719万余元和5920万元。

上汽集团“划清”关联

早就在2020年,慧翰股份就已冲击性过科创板上市。2020年4月8日慧翰股份科创板上市IPO招股说明书得到审理,当初4月30日进到已问询函情况,期内经历二轮询问。2020年8月20日,慧翰股份取得成功上面根据,本月26日便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申请注册。从审理到提交注册,慧翰股份共历经逾四个月,但从未预料到,企业最后“倒”到了申请注册环节。

慧翰股份二度冲A:产能利用率低,实控人涉2.3亿元诉讼

在注册环节排长队6个月左右后,慧翰股份积极撤回了新三板转板申请办理。上交所官网表明,2021年2月22日,慧翰股份与承销商各自提交了撤回申请,企业科创板上市IPO在当年3月2日停止。

一位主要从事IPO行业投资银行人士表示,一般在这个阶段撤销材料,要么是企业所处的行业情况、企业实际战略发展等发生转变,要么就有可能是企业通不过现场督导这一关。

中断上市后,慧翰股份出现了三次公司股权转让。

2021年6月,慧翰股份产生第一次公司股权转让。当初6月9日、12日,慧翰股份原股东福建省南方地区小熊集团有限公司、福建省浚联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与陈国鹰签定股权转让合同,承诺上述情况两位原股东各自把它持有的慧翰股份1125亿港元、506.25亿港元股份转让给陈国鹰,转让价格为7元/股。

2021年7月,慧翰股份产生第二次公司股权转让,与上次股权转让价格同样。具体来看,当初7月20日,慧翰股份公司股东上海上汽创投核心(有限合伙企业)(下称上汽汽车创业投资)与陈国鹰签定股权转让合同,承诺前面一种把它持有的慧翰股份350亿港元股份转让给陈国鹰,转让价格为7元/股。

以上公司股权转让事宜以往不到半年,2022年1月15日,慧翰股份以每一股20元的价格新增加股份不得超过300亿港元。在其中,宜宾市晨道新能源项目股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福州市经济开发区国有资产处置运营有限责任公司、宁波市梅山保税港区超兴自主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分别以3780万余元、1000万和420万余元认缴企业增发新股189亿港元、50亿港元和21万股。

三次公司股权转让中,由上汽汽车创业投资转让的公司股权转让特别是在特别注意。

从客户结构看,慧翰股份针对大顾客上汽集团比较依靠。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公司对上汽集团的销售总额占其营业收入比例的35.72%、43.4%和43.35%。

慧翰股份二度冲A:产能利用率低,实控人涉2.3亿元诉讼

2014年,上汽集团根据孙公司上海上汽创投核心(有限合伙企业)(下称“上汽汽车创业投资”)入股投资慧翰股份,拥有其10%股份,因而慧翰股份从2015年到2021年对上汽集团销售业务都是属于关联销售。

上一轮发售环节中,新三板转板委就曾规定慧翰股份表明,上汽集团将来存不存在减持计划,如存有减持计划,对公司与上汽集团的业务是不是存在重大不良影响。

实际上,高管增持的确出现了。以上公司股权转让结束后,上汽汽车创业投资对慧翰股份的占股比例从10%下降至2.85%。这笔交易上汽汽车创业投资并划不来。

慧翰股份二度冲A:产能利用率低,实控人涉2.3亿元诉讼

本次IPO,慧翰股份拟推出不得超过1755亿港元,募资总金额71346万余元,相匹配预估股价为40.65元/股。换句话说,间距上汽汽车创业投资出让股份只是时隔一年,企业估值上涨了4.8倍。

有市场人士表示,上汽集团本次出让不除外就是为了“保持距离”。关联方交易一般都是交易中心询问的密切关注难题之一。

向竞争者供应是不是可持续性?

慧翰股份主营包含车联网移动智能终端、物联网智能模块和软件及服务,在其中车联网智能终端产品收入占比从2019年的52.57%提升至2021年的55.98%,物联网智能模块收入占比维持在32%上下,软件及服务占有率逐渐减少。

慧翰股份二度冲A:产能利用率低,实控人涉2.3亿元诉讼

企业车联网智能终端产品包含车联网T-Box和eCall终端设备,关键销售对象是车企。车联网T-Box是一种用以车载式数据交换平台的关键控制板,根据连接车辆CAN、车载以太网、LIN等内部结构系统总线,通过核心Cpu和安全加密系统软件,融合挪动蜂窝通信系统软件,完成汽车智能网联作用。eCall 终端设备即车辆紧急呼叫系统,可以从紧急状况发生时为消费者提供救援服务,包含GNSS汽车定位、数据上传和语音聊天等。

依据佐思汽研大数据中心的统计分析,慧翰股份在2021年中国乘用车T-Box的市场占有率中排行第七,低于此外俩家国内生产商联友科技和东软。

慧翰股份二度冲A:产能利用率低,实控人涉2.3亿元诉讼

企业物联网智能模块商品包含智能模组和智能模块,用于车辆智能座舱和车体连接网络,也用于工业型物联网市场,如智能电梯等领域,关键销售对象为德赛西威(002920.SZ)、赣锋锂业(300750.SZ)和电装天等Tire1生产商。

值得关注的是,慧翰股份和德赛西威也存在竞争关系。德赛西威是前装T-Box行业的进入后者,2018 年才创立车联网工作模块,促进T-Box等产品落地,依据佐思汽研大数据中心的统计分析,德赛西威2021年在我国T-Box前装市场市场份额排行领域第九。2021年,慧翰股份对德赛西威的营业额为2941万余元,占其收益比例的6.97%。

长期看,慧翰股份对德赛西威市场销售物联网智能模块的可持续存有疑惑。

生产量低还要找外委?

慧翰股份在生产管理上也存在一定难题。

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报告期内,为提高产品质量,与此同时集中化网络资源用以研发设计和市场拓展,企业的车联网智能终端产品主要通过授权委托外委生产商生产加工的形式进行生产制造”。

2020年和2021年,慧翰股份车联网移动智能终端生产量各自仅是33.47%和52.79%,在自身生产量比较低前提下,反倒规模性运用外委生产制造,是否能够提高工作效率,恐怕是存有疑问的。

慧翰股份物联网智能模块的生产量则从2019年的74.4%降到2021年的61.72%。

慧翰股份二度冲A:产能利用率低,实控人涉2.3亿元诉讼

除此之外,慧翰股份控股股东也面临重要诉讼风险。

2016年12月9日,北京中财裕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财裕富”)与福建省泰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下称“福建省泰通”)签署《差额补足协议书之补充协议》,就福建省泰通对中财裕富根据中财定增宝5号私募投资基金参加国脉科技(002093.SZ)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购额度给予盈利确保,与此同时林惠榕对该协议书担负履约担保义务。

2021年7月28日,上诉人中财裕富向北京金融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栽定福建省泰通向中财裕富付款差额补足款2.3亿人民币及其逾期违约金;要求栽定贷款担保人林惠榕及其配偶慧翰股份实际控制人陈国鹰等对福建省泰通上述情况诉讼请求债权债务连带清偿责任。截止到招股书签署日,该起诉尚在审理中。


上一篇:利益输送?刚注册就溢价500%,民德电子向未营业新公司增资1亿元
下一篇:不甘心落后激进大扩产,天际股份这样回应质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