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证券 >

上半年亏损创纪录,延期信披遭索赔,青岛中程手握印尼镍矿却麻烦不断

因手握锂电池电池关键材料之一镍矿,青岛中程(300208.SZ)近年来频频站上资本炒作的风口。不过在经历了“妖镍”风波后,青岛中程的业绩和股价非但没能一飞冲天,反而连续三年出现亏损,甚至还因身陷海外“采矿权撤销”风波而遭到投资者索赔。

9月15日晚间,青岛中程收到深交所一纸半年报问询函,直指业绩下滑、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流动性风险等六大问题。

上半年亏损创纪录

半年报显示,青岛中程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3.0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4.08%,归母净利润-7954.92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91.33%,亏损面进一步扩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40亿元,同比下降320.08%。

值得一提的是,青岛中程2019-2021年已连续三年录得业绩亏损,亏损分别达2.59亿元、4.09亿元、1.29亿元。今年上半年,青岛中程依旧颓势不改,亏损金额也创下历年上半年之最。

上半年亏损创纪录,延期信披遭索赔,青岛中程手握印尼镍矿却麻烦不断上半年亏损创纪录,延期信披遭索赔,青岛中程手握印尼镍矿却麻烦不断

对于业绩亏损,青岛中程总结了四点原因:一是报告期内国内贸易业务受疫情及市场行情影响,2022年暂未开展;二是印尼镍电项目进入后期收尾阶段,导致本报告期收入大幅减少;三是本报告期增发海外员工补贴以及办理权利证照导致管理费用大幅增长;四是本期计提减值准备对利润的影响较大。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中资中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由中国电力技术进出口公司、山东省电力局物资处、青岛市电业局和青岛变压器集团公司于1998年合资组建的国有企业——恒顺电器有限公司。目前公司第一大股东为青岛市国资委下属国企——青岛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子公司青岛城投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0.85%。

界面新闻注意到,青岛中程的经营模式及主要业务包括海外工业园运营模式、海外总承包项目运营模式两种。其中,受印尼当地新冠疫情影响,公司在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承接的燃煤电厂工程总承包项目和RKEF冶炼项目一期(镍铁矿热炉)工程面临进一步延期可能。而公司在菲律宾承接的光伏项目也因疫情原因未并网发电及结算,具体交付时间存在不确定性。

上半年亏损创纪录,延期信披遭索赔,青岛中程手握印尼镍矿却麻烦不断

分行业来看,除营收占比近三成的“贸易业务”全军覆没之外,“机械成套装备”的营收下滑也超过九成。半年报显示,机械成套装备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421.74万元,同比下降90.52%,其所占营收比重也由去年同期的29.83%下降至7.87%。对此,青岛中程解释,主要系印尼镍电项目进入后期收尾阶段,使得设备收入减少所致。

针对业绩大幅下滑情况,深交所要求青岛中程结合市场环境、疫情影响、海内外政策等,分别说明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目前在手订单情况,说明经营业绩是否存在持续下滑的风险。

此外,深交所还要求其说明机械成套装备和建造业务包含的具体产品或服务内容,并结合行业发展、市场竞争、公司核心竞争力等,分别说明机械成套装备和建造业务营业收入下滑而毛利率有所提高的原因及合理性。

延期披露遭投资者索赔

业绩大幅下滑的同时,青岛中程印尼子公司的两个采矿权证一度被当地主管部门撤销,此事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由于公司未及时披露上述事项,不仅招致了深交所问询,还有股民委托律师对此进行索赔。

8月3日,青岛中程披露的《关于累计达到重大诉讼的公告》显示,印尼投资部长分别于3月2日、4月23日针对印尼子公司旗下的Madani镍矿、IPC煤矿签发采矿权证撤销令。

其中,Madani镍矿涉案4906万元,占公司上年经审计净资产的4.08%;IPC煤矿涉案10639万元,占公司上年经审计净资产的8.84%,两项累计超过青岛中程净资产比例的12%。

对此,青岛中程印尼子公司就上述撤销令向印尼雅加达行政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销采矿权撤销令,两起诉讼事项分别于5月31日、7月13日被受理。

尽管采矿证撤销令签发于今年3、4月份,且两起案件受理时间分别在5月和7月,但青岛中程直到8月初才发布上述“重大诉讼的公告”,提示称“案件仍在审理中,最终判决结果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在此期间,印尼政府的相关政策是否会再次出现反复,亦具有不确定性“。鉴于对公司矿权资产权益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公司暂未计提相关矿权的减值准备。

有律师认为,青岛中程印尼子公司两采矿权证被当地政府撤销,该事宜对青岛中程影响巨大。若败诉,青岛中程将全额计提采矿权的无形资产减值。该采矿权证和相应诉讼没有及时披露的情况,因此在7月13日到8月3日期间买入青岛中程股票,并在8月3日收盘时持股的权益受损投资者,可依法主张赔偿。

9月9日,青岛中程再度披露上述案件的最新进展,称当地法院已根据Madani镍矿及IPC煤矿提出的申请对案件进行了撤诉。在此基础上,Madani镍矿的采矿权证撤销令已被撤销,采矿权证恢复;而对于IPC煤矿,尚未收到开采许可证恢复的正式函件。

青岛中程表示,IPC煤矿对公司矿权资产权益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公司暂未做转销处理,将持续与印尼投资部进行沟通。如IPC煤矿的采矿许可证最终被确认撤销,公司需全额将相应矿权资产转销。

在此次问询函中,深交所不仅要求青岛中程说明Madani镍矿和IPC煤矿的具体情况,结合上述采矿权证被撤销时间、IPC煤矿采矿权证能被恢复的可能性、目前诉讼进展等,以及未计提特许经营权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还要求其说明未及时披露上述事项的原因及整改措施。

上半年亏损创纪录,延期信披遭索赔,青岛中程手握印尼镍矿却麻烦不断

有意思的是,就在收到问询函的前一天,针对投资者询问公司为何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事项时,青岛中程董秘却矢口否认,直言“集团公司在了解到印尼子公司上述诉讼的第一时间就进行了核实及披露”。

另据媒体报道,由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代理的青岛中程投资者索赔案件,已获青岛中院立案受理。针对恢复采矿权证后的开发计划以及投资者索赔情况,界面新闻致电并发函青岛中程,但截至发稿时未获相关回复。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上述2个涉诉的矿产外,青岛中程目前在印尼还持有4个矿产公司的股权。除了印尼中苏镍矿有限公司正常运营外,其余矿产在开发过程中均遭遇波折。

根据披露,青岛中资中程印尼中加煤矿有限公司煤矿无形资产价值3.07亿元,因印尼地方政府政策的变动,导致该矿区与第三方的部分矿区产生纠纷;青岛中资中程印尼苏拉威西石灰石矿有限公司石灰石矿无形资产价值202万元,公司近期收到取消其采矿权证的通知;青岛中资中程印尼帝汶锰矿有限公司锰矿无形资产价值973万元,目前其采矿许可证已到期,公司印尼子公司正在办理延期的相关手续。

此外,深交所还关注到,青岛中程短期借款为10.24亿元,同比增长75.71%,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695万元,货币资金为1.07亿元,同比下降56.53%。截至期末,公司向控股股东借入资金余额为10亿元,已达公司审议通过的关联方借款额度上限,向5家子公司及其附属企业借出资金余额合计3.22亿元。

对此,深交所要求青岛中程说明公司具体偿债安排及偿债资金来源,并详细论述公司是否有充足的偿债能力,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并补充分析近三年来与关联方的财务费用情况,说明向关联方借款的必要性及合理性。


上一篇:复星国际到底真实债务多少?实际负债约1000亿
下一篇:上海艾录一年期首发限售股刚解禁,东方证券便计划大举减持,牛散正建仓

相关文章